爱,风情万种
时间:2012-12-09 12:44:52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梅雪梨月  阅读:

  一、杯
  恋慕她久了,却对他总是若即若离,似有如无。约她便出来,心情不好就推三搪四,但下次一定很守时的出现。他摸不着头脑,热情慢慢的晒,如潮涨潮落,却是没有进展。
  她生日,请了好多朋友,多数是携儿带女,席上,东家女儿尿了,西家儿子哭了,很不尽兴。散了后便去他家喝红酒。酒至微醺,她要解酒茶。他便搬来全套的家私为她筛茶。
  他是风雅的人,茶具可见一斑,她睨着眼看他的茶功夫。水如注,茶如舟,飘摇沉浮,绿浪癫覆,心也浓香满室了。
  这样好的气氛,他借茶香吻她,她轻避开,呷着茶:“明明是我一个人喝茶,却为何要配四个杯?”
  壶是紫砂的极品,珠圆玉润,玲珑小巧,四个茶杯更是可爱,小小的手环刚好伸进一只手指,握在手隔着热气,滑腻融融。
  “不都是这样配的,方便客人多啊”他随口一答。
  她轻轻一叹:“夜了,我回去了”
  杯中的茶水还温着,她却远了。
  “一壶四杯”他轻念着,忽然顿悟,扬手摔碎了三个杯子,嘴角带笑,半年后便抱得佳人归。
  二、猫
  她听过中原的猫叫,夜半的时候如同一只野兽,撕着神经,压着心脏,走起路来“咚咚”作响,不但鼠被惊跑,胆小的人也吓的不轻。两只一起游戏的时候,更是如同战争,天昏地暗,多少次午夜如靥,分不清在撕咬同类还是她。
  她不怎么听到北方的猫叫,间或一只两只,也是小小声的,腻腻的,怕吓到谁似的,步态优美,轻昂头尾,傲气袭人,毛顺皮滑,温婉可人。
  不管是中原的猫兽还是北方的猫可人,她其实在心底都是羡慕的,它们说来便来,说去便去,如风如电,身心自在,攀檐跳瓦,腾空平地。没有礼数,没有制约,只要高兴,天地为家。
  多少年了,她一直如此,也快乐也逍遥,但她毕竟不是猫,不能无拘无束的浪迹天涯,因为她还活在一个称之为“社会”的体系中,她有着一种叫“档案”的东西来证明她的所作所为,终于她被折腾的累了,又回到了生她的地方安静的度余生,听说猫老了,也会日夜在火炉边取暖,赖着不动,
  但是一听到猫的叫声,她的心便又不安份起来,于是她决定小心而深沉的做起半猫半人来,白天,她是一个优雅娴淑的妇人,到了夜晚,她便同猫一样来去,有着自己的世界自己的秘密和自己的快乐。
  或许若干年后,她白发苍苍时,只能坐在摇椅里抱着猫取暖,但无论如何,这时她是真正快乐的,或许吧。
  三、玉
  她比他小五岁,是父母相亲认识的。在这之前对他一无所知,虽然相亲的方式老土,但他的年龄不小了,应该是负得起责任的时候,而且他深沉、内敛,不擅言语却精致有神,她年纪虽小,一见心动,且是初恋,自然格外珍惜。更可喜的是他的态度不远不近,不卑不亢,比一般轻浮的男孩叫人可爱可怜。
  生日的时候,她为他挑选礼物,想送他一块美玉,以喻人如良玉,总认为爱情应该是无瑕的,便挑的仔细,嫌翡翠的杂纹过多,嫌红玉的质地不好,嫌和田的纯度不够。却发现他有些絮烦了,神情涣散。
  一个女子的身影从眼前闪过,他忽地紧张了一下,随后电话就响了,他去人少的地方接电话。她意识到什么。
  订婚之后,她见到了那女子,是她用尽一切方法找到的,她想见识一下,让他慌乱的到底是何等样人。
  那女人篷头乱发,不修边幅,还带着宿醉,但眼神凄迷,只是祝福他们快乐,她坚定着眼神,坚定着幸福,虽然那女人冷笑着诉说和他在一起的快乐,她却没有退路。
  婚礼上,他戴上了她送的玉,却只有那么一天,就永远的藏在柜中。她的坚定和信念在平淡的幸福中消磨,后来有了儿子,她以为婚姻不过如此。她如同水中一片小小的茶叶,享受着他温慢的节奏。只是不知,另一片茶叶的幸福是沸水的快乐还是漫卷的舒缓?
  四、器
  她有三分姿色,年轻的时候朋友皆叹:“人比花娇”。所以便拖延着,想找一个好的瓶器盛装。这样延误码着,30开外了,见朋友们携夫带女的,才着急起来。
  虽然她相貌较嫩,见过的人都以为刚20出头,又兼身姿苗条,有着良好的工作和家世,招惹的蜂蝶不少,她却不要有婚史的,有家小的,条件不好的也不考虑。可是够这些条件的一听到她的芳龄,人家相亲的兴趣便也没有了,都言年纪这么大,没有嫁出去,不是有毛病,就是历史遗留问题。
  她一天急似一天,好象过一天,自己离滞销便更近一步。终于,在朋友的帮助下,出嫁了,夫家身世不俗,人是老实人,只是话不多,人又稍嫌丑些、矮些、黑些、憨厚些,时间久了,没有浪漫,比起当年追求她的男子,差了十万八千里。她是吃到了酒又嫌酸,心内着实的不自在,一朵鲜花插在牛粪上,时常有这种想法。丈夫对她的克薄倒不计较,总是笑呵呵的说“庄稼一枝花,全靠粪当家”,这话俗的她直打冷战。
  直到遇见了她心目的“名器”,不消说细腻的花纹,钧净的外表,便是潜藏的无限风光已让她目不瑕接,深恨自未能早生些许年。架不住他勇猛无前的进攻。终和丈夫撕破了脸皮,搬到他处公然同居。
  花瓶是美,但不屑于只盛放一朵花儿,且是一朵即将开败的花儿,她日渐憔悴,在忧心重重、患得患失中,颜色将褪,一病在床不起,那浪子是逾发懒得理她,久不来探忘,孤独和被抛弃的恐惧使她陷入绝望。
  这时候还是那陀“粪”的出现,不计前嫌的把她接回家,仔细调理,笑面相迎,治好了她的外病和内病。
  “唉,花的好坏不在乎是名器的相配还是插在粪堆上的悲哀,重要的是适合花的生长,一朵死花还有什么资格去评判自己应该生在什么地方呢。”当她悟出这个道理后,她又容光焕发,一日美似一日了。
  癌
  嫁给他的时候,便把一切都给了他,全心全意,可是却换不来他的全心全意。只能在午夜等他归家的时候,回想起从前种种的甜蜜。
  那时候,追求她发狂,终于在她公司的一次旅行时,偷偷打听到行踪,预先住到酒店,在她累了一天,又寂寞又孤单的瞬间出现,打动了她的心。可是这一切就如同梦一般,远了,远了,现在只有加倍的孤寂夜夜捱到天亮。  1/2    1 2 下一页 尾页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