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喜欢我的脖子
时间:2012-12-01 09:10:15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c686868  阅读:

  经过讨价还价车主同意六元上路。
  路越来越空旷,人越来越稀少,车嘟嘟地向前飞驰,我忽然害怕起来。在这荒无人烟的郊外,是作案的极好场所。我想起中年女人向我暧昧地眨着眼睛,她是否在向我暗示什么。这个长相粗陋的驾车人会不会是劫财劫色的惯犯呢?我浑身乱颤起来,后悔没有喊着锋一起来。我掏出手机生怕再没电了,心里默背着办公室的电话,随时准备打出去。伸头看看公路两旁,看看跳车时是否方便,那一刻甚至想到就要和这个世界告别了……
  就在我胡思乱想的时候,忽听车主说:到了。
  映入我眼帘的是一望无际的黄河湿地,郁郁葱葱的野生柳林,熠熠生辉的金银沙滩,广淼浩瀚的澎湖清水……前方一排积木似的彩色房子提醒我已到了目的地。
  车主微笑地收了钱,我歉意地向他笑笑,为刚才的胡思乱想。
  这次我签下了两万元的广告合同(给付门票,而不是现金)。
  这时已近六点钟。太阳渐渐地向西山落下,远山和湖面都被染成彩红色,一只大雁展翅飞过,我不由得吟出一句诗来:落霞与孤鹜齐飞……
  走到K景区门口,见一辆旅游外线车停在那里,我便花了四元钱,高兴地坐了上去。在车上见到一起签合同的那对年轻人,他们是另外一家杂志的,专门做广告,这次他们也签了一万元(全是门票)。
  两人快乐地哼着歌,女孩剥了一个口香糖塞进男孩嘴里,男孩买了两人的车票。
  看到他们幸福的样子,我忽然悲哀地想到我和锋之间年龄的差距。
  K景区广告登出后,我提了六张通票(一张面值一千元)。当天傍晚我和锋一起下班回去,见美在,便高兴地把票给了她一张,感谢她给我提供的信息。然后又掏出票来给了锋一张。锋把他的青春和爱给了我,我真的不知怎样报答他。
  那天晚上,我们三个共同动手,我炒菜,他俩打下手,我们做了六个菜(全是素的),喝了三瓶啤酒,说了许多话,以“面包会有的牛奶会有的”为祝酒词,最后每个人都带着醉意各自睡去。
  半夜,锋像只温顺的羔羊一样,听话地躺在我身边。我贪婪地吻着他的唇,抚摸着他凝脂般的身体……
  锋像一股清泉,我的干渴从此消失。
  
  (七)
  我存折上的钱一天天在减少,我的恐惧在一日日增加。衣服可以不买,吃的尽可能俭省,可房租一分都不能少呀。每到该交房租时,房东太太那一向和气的脸就开始拉了下来,生怕谁赖账似的。我真的羡慕那个和我年龄差不多的房东太太,她有一幢楼,靠收房租年收入就可达十来万。而我呢,上班半年了,至今连一分钱的工资都没领到,靠过去的一点积蓄生活。眼看积蓄就要花完,将到捉襟见肘、山穷水尽的地步。——我更痛恨那个道貌岸然的主编,这个写过几本书,至今仍在温饱线上挣扎的男人,他怎么就敢无视员工的劳动呢?账上没钱,没有收入就是理由吗?你赔你愿意,而员工在给你劳动,你就得给人家报酬,哪怕你去借钱呢?难道你就愿做新时代的黄世仁、周扒皮吗?
  我真想向他借钱,但听说他老爹老娘先后住院,我终于把这个想法打消了。
  四千元门票,若是钱该多好,门票顶什么用,画饼充饥,充得了吗?
  星期天,美去朋友那儿玩去了。我和锋趁此机会缱绻在床上,尽情地享受爱的滋润。冲过澡的我,浑身是那样清爽,皮肤光滑并富有弹性,我还在几个关键地方洒了香水。香水可以诱发男人的性欲,对锋我已屡试不爽。富打电话的时候,锋正在我身上疯狂地舔舐着。他的舌尖恰到好处地拨弄着我的几处敏感部位,我便有一种欲死欲仙的快感,这时我就想同性恋本可以发生,因为锋的嘴有时竟比他的性器更让我快活。
  富说请我喝咖啡,我想拒绝,可这时我的大脑中忽然闪过对钱的渴望,于是我躲过锋的热吻,匆匆穿衣出门。
  在路上我一直在想富对我是一种什么感情呢,他老婆是一个标准的美人坯子,他怎么会爱我呢?是因为我有才华吗?女人的才华会比美貌更能征服男人吗?那为什么是赵飞燕当了汉成帝的皇后,而不是班婕妤呢?
  我俩坐在本市最大的咖啡厅里,慢慢地品味着浓香的咖啡,听着悦耳的轻音乐……我吃惊于自己的角色转变竟这样快,刚刚还在和锋热火朝天地做爱,这会儿又坦然地坐在这里和富聊天。
  小枚你说什么是爱情?富突然又问起这个问题,我愣了一下说,爱情曾经是这杯咖啡,爱情现在是老鼠爱大米。
  富冲动地抓住我的手:“小枚这话不像是你说的……我老婆说这话我可以理解,但你不该说这话……”他的眼睛死死地盯着我。我慌乱地抽出手,用手撩了撩头发,喝了口咖啡,然后从皮包里抽出一张K景区的通票:“给你,十一你们全家可以去玩玩。”
  富惊喜地接过票,“哦,面值这么大呀!谢谢!不过我得给你钱。”说着他就从包里掏出一沓钱,熟练地数出十张递给我。那是十张崭新的百元钞,这一千元钱对我来说,简直如雪中送炭,雨中送伞,我暂时的很多困难都会因为有了它而迎刃而解。我几乎就要伸出手去接住它,然而从我的嘴里却吐出这样的话,“不,我不要钱,你拿钱我就不给你了。”“那好,我给你一半,另一半算你送我的……”富说着要往我包里塞钱,我抓起提包站了起来,“你再说钱我就走了。”我做出欲走的姿势,富慌张地把钱装了起来,尴尬地说:“好,好,我不给你了。”
  就这样我自己放弃了和富见面最初的意图,忍受着兜里即将没钱的恐慌,默背着《圣经》里的句子“百合花怎么长起来?它也不劳苦,也不纺线……野地里的草今天还在,明天就丢在炉里,神还给它这样的妆饰,何况你们呢!你们不要求吃什么,喝什么,也不要挂心”,我翻来覆去地背诵着这几句,心里茫然着明天的早餐在哪里……
  (八)
  美平时晚上经常去她同事女友那儿住,可这段时间她很少去。特别是近段,她傍晚下班时,总要给锋打电话,让我俩下班时,经过她单位门口等她。
  锋总会很急切地骑车向她单位跑去,远远地把我撇在后边,我又气又恼地赶上他,就会发现锋正东张西望地寻找美,而美见到锋后,就会露出惊喜娇羞的表情。看到他们这样,我心里很别扭,当美提出要坐锋的车子,我就愠怒地提醒她坐我的车子。锋不敢坚持,最后我们三个人只好推车步行回去。  4/5   首页 上一页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