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扣儿
时间:2012-12-01 09:06:50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李运昌  阅读:

  春岔开话题:“你小子揭我短吧!我问你话,你要老实说来……你这鼻尖是咋地了?”风惨淡述说一遍发生战火的过程,春开心地笑道:“嘿嘿嘿,不亏你啊,这世界是非颠倒了,阴阳不分了,好人遭遇好报的时刻,就这样终于到来了。老哥咋个说你呢?别人都是把扣子解开,把活儿做了,就这样完事。而你规矩做人也罢,怎么能连人的扣子都拔掉,老弟你真是个罪有应得!”风急切切地辩解说:“老哥你呀!这个态度不正确,真个是判事不公道了。龟儿子知道那是哪个傻妞的扣子,被管家婆妻子穷追不舍,害得我如此狼狈,有家不能回了。”春说:“好人做事不当,也做不好人。坏人做事得当,也是好人。你呢?虽不做坏事,却被老婆如此款待?你真是个好人啊!且是个好人堆里的良民,你老婆有眼不识金镶玉啊!悲哀,你真个是悲哀的好人。”
  风用手触摸一下被妻子秋抓伤的鼻尖,哭笑不得地说道:“我是坏人,你是个好人?你好个鸟儿,你老实告诉我,就你这一辆小卧车儿,买回来以后,玩过多少次车震了?”春说:“我玩过多少次车震,还需要向你个好人汇报?你这个仓皇的样子,混得如此落魄狼狈,有个家也不能回的,我能向你汇报吗?我想向你汇报工作,你也不够格儿啊!”风说:“你真行啊!不说是吧?你不老实交代,下次在发生那个夜不归宿,嫂子找我要人,我可不在帮你打圆场了。”春嘿嘿一声笑:“你小子还记仇呢?赶快下车吧!到你们单位了。车子是不能上楼的,只能委屈你一下,停到你们文联的楼梯口了。”
  谈话闲聊之间,春驾驶着小轿车,把风送到单位。风感觉别扭,捂着鼻子下了车,径直朝二楼的办公室里窜,单位的同事见他这般神态,迷惑不解地问道:“风,你这个大作家咋地了,捂着鼻子,头也不抬地朝前走?没当官就摆起谱来了,若是当官,还能和我们打声招呼吗?”风前言不搭后语,惶惑地应答着同事的问话:“当官的都是昂首挺胸的走路,哪里能像我这样的捂着鼻子朝前走啊?我是那个……这个……风寒……就是鼻炎……感冒和风寒了。”
  风心急火燎地躲避着同事们的问话,他急急忙如丧家犬地上楼打开办公室的门,一头扎进去再也不出来了。
  
  
  五
  风闷着头,泡一杯普洱茶,独自叹气不止。他坐在办公桌前,回忆着昨天晚上发生的一切。风前后左思右想一番,就是想不起来,他车子上的那一枚钮扣,究竟是来自哪一个女人。他的私家车,在亲朋好友的眼里,就是一私家车公家用,谁爱趁坐谁就趁坐,谁爱驾驶谁就驾驶,就像是一头驴子,谁想骑谁就骑的,他风从来就没有说一半个“不”字。现在倒好,那么多男男女女趁坐过他的车,现今却如此冒出一枚神秘的钮扣,被妻子秋如此侦察到了,这不是此地无银三百两吗?风清白半生,咋能对妻子秋解释个清清楚楚的?大事不妙啊!关于这一枚钮扣的问题,原本就不是一个问题,现在却上升到家庭的重要矛盾,他就是跳到黄河洗一个澡,也洗不清自身的清白了。
  风站起身来,对着办公室的一个镜子照亮一下自己,发现自己英俊的容颜,再也洒脱不起来了。他英俊的脸色,就这被妻子的玉指给毁掉了。今后这几日,参加个文学活动什么的,咋个出门儿,咋个会文学界的朋友呢!大家伙儿闲得无聊,嗅出个什么味儿,还不是敲打键盘,摇动笔杆子,使劲的添油加醋,锦上绣花,闹出一个什么诗歌文章来。
  其实,风也不是那么单纯,他也有过想出轨犯错的时候。半年前,他风喝多了酒,因此而失态,想占雨的便宜,没想的,平时被人称为狐狸精的雨,确切让风领教了她的清白。风擅长于作诗写文章,脑子开窍的早,被人奉承为天上的文曲星,可是他聪明一世糊涂一时,哪里看得明白,雨是如此的清清白白,却容不得他下手?风自以为喝多了,其实他没喝多,就是凭借个酒劲儿,假装个不正经。
  那天晚上,他搂抱着雨在歌厅跳舞,彼此陶醉其中的那个节骨眼儿上,他凭借酒胆儿,一时心动。人心一动,手就不甘落后,紧跟着行动了。他的手刚碰到雨胸前的钮扣,雨就一个巴掌扇过来,那一巴掌实在不够温柔,把风打一个大红脸,五个指头的印记,像刀刻的浮雕图画一样,深深地刻在他的脸上。风那天晚上假装不正经,雨那天却特别的正经,她也凭着酒劲说:“风,你看错人了,别人以为我是风流女人,我是一个花瓶儿,你也这样以为吗?我现在郑重地告诉你,风!你给我老老实实听着,我雨就是雨,雨就是我,我就是雨,你若再对我想入非非,动手动脚,我就不客气了,明天我就对你的领导说,是你非礼我,我让你从此以后臭名远扬,我让你离开文联,让你丢掉工作!今后,你对我要规规矩矩的!”
  从此以后,风对雨,再也没有发生过奇想,彼此相处融洽,而且依然以兄妹相称呼,就这般和平共处,和谐谋事。可是风没有想到……老婆因为一枚钮扣,把个鼻尖给划出一道子,这不是让他风颜面扫地,让他找一个地缝儿往里钻吗?
  风正在胡思乱想,雨就推门进来,她左手捂着脸,见了风就骂道:“风,你那个死婆娘,你得好好管教管教,她无法无天了。”风忙不迭地问:“咋着呢?”雨松开捂着脸的手,对着风吼叫道:“你看看,你看一看,我的脸,我这一张脸就毁在你妻子的手里了!”风原本郁闷的心,更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他诧异地问:“这个该死的管家婆,他的手咋长的那么长啊?他刚抓了我的鼻尖,就把你的脸也给给抓破了?!”雨痛苦不堪地说道:“你那个管家婆,你真的该管教一下了。我前天新买一挎包,那个包上的钮扣,可能是昨天掉在你的车上了。我给你打电话,你个乌龟也不说接听,我就前去家中找你……想找回我挎包上的扣子,不料想,你那个老婆,她见了我,不由我分说个道理,就伸手抓我的脸……我这张脸是给人看的,是叫她抓的吗?”
  风望着雨,更加手足无措了。他忙不迭地给雨道着歉,恭恭敬敬地对雨说:“有她好瞧的,你等着,我一定跟她离婚……不就是一个钮扣吗?看她这个女人闹腾的……”  3/4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下一页 尾页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