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护士与疝气病人
时间:2012-11-30 11:38:21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张国立  阅读:

 男人坐在屋内等,没别的事可干,他看着窗外,下着雨,罩在湿潮绿荫底下的停车场内有个女人,这种天气,她竟穿着短裙和双透明的高跟凉鞋,喔,她滑了一下,即使脚滑了,依然保持优雅的姿势,两膝同时弯下,于是白嫩的大腿便敞在眼前。

 敲门声打断了男人很久没有的兴奋,他说,请进。

 一个穿制服的女人进来,没办法看清她的脸孔,因为口罩遮去她大半张脸,但依稀能感觉得出,这是个温柔的女人。

 「衣服换好了?」女人问。

 男人点点头。

 「里面都没穿?」

 男人害羞地再点点头。

 「上床吧。」

 那是张有四个轮子的狭窄金属床,男人乖乖躺了上去,女人小心替他盖上一床绿色的薄被,并且说:

 「放松心情。」

 怎么个放松法?

 女人推着床和床上的男人经过一条细长的甬道,进了电梯,到了另一层楼,一路上都很隐蔽,没人见到他。

 进入一间很大的房子,床停下,另两个女人围上来,

 「你是张X立?」

 男人又点头,他除了点头之外也不知要做什么。

 其中一个年轻且染了半头金发的女孩掀开被子,

 「侧身转过去,背对我。」
 床很小,的确得侧躺才舒服。男人感觉女孩冰凉的手解开外袍背部的两个绳结,其中一个指头顺着脊椎骨往下摸,然后停下,她用力按了按那个突出的骨头,

 「放松。」

 为什么每个女人都叫他放松?

 一阵凉飕飕的擦拭刺激他的骨节,不,刺激他每根神经,随即像被蚊子叮了一口。

 新接手的两个女人再将他往里面推,经过另一段两边堆满杂物的通道,终于来到另一个房间,男人斜眼瞄到屋内的正中央摆着另张床,较大的床,上面有两盏很科幻的大灯。嗯,加温灯?也许她们担心他冷?

 「不要动,我们帮你脱衣服。」

 说着,两只手将他的袍子毫不客气地的往上便撩,接着是另两住手窸窸窣窣,不到两秒就把他为最后自尊而隐藏着的纸内裤给撕?扯?或剪掉?

 他想对女孩们说,他可以下床自己移到那张大床去,不过女孩不同意,她们叫他抬起半边身子,一块板子塞进他身上,再一推,男人已然躺上新床。真的,如同朋友事先告诉他的,什么事也不用做,女孩都会做。

 被子重新调整,甚至为他贴身加了床可能刚从蒸笼内拿出来的,热乎乎的,男人几乎掉泪,为什么从没人对他这么好过?

 来不及掉泪,他的下半身便曝露在两盏大灯下,一个女孩在他耳边这么说:

 「我们先帮你去毛,再消毒。」

 多丢脸的事,要陌生女孩帮他去毛还消毒,那么他会不会失态?

 不会,男人一点感觉也没,想法子仰起脖子,倒是见着挥舞在半空中的一把彷佛是一次性使用的剃刀。

 闭上眼吧,这个时候也只能任人摆布了。

 新出现一个女人,她也戴着口罩,

 「嗯,很明显地突出,」她似乎伸手按了按男人的鼠蹊,「拍张照片。」

 拍照?这女人想干嘛?

 「开始吧,」女人说,「张先生,我看您睡会儿好了,其他的交给我们。」

 这种紧要关头能睡吗?来不及,某个女孩已将氧气罩上他的口鼻。对了,男人记得他最后的感觉、最后的视网膜影象、最后的一句话,是把闪着银光的刀子,还有口罩内女人的话:

 「画好位置,别割错了。」

 

 大约一个多小时后,男人被推到周围全是相同轮床的房间,他醒了,被隔壁床上男人的打呼声吵醒。他仰脸望着白格子的天花板,想回忆,空白;想思考,空洞;想人生,空虚。

 他再被推进电梯,回到最初的房间,他望着手脚利落整理床铺的女人,莫名的感动,试图说些感谢的话,该说什么呢?他用力感受下体,仍无反应,身体有如离他远去,不是灵魂飘在空中,是身体在床上方飘来飘去看着他的灵魂。那女人可能见到他温润的眼眶吧,她明白每个男人都需要被女人温柔对待吗?

她拍拍男人的手,

 「张先生,没什么啦,你只是疝气,小手术啦。记得,麻醉退了以后,护士会替你拔掉尿管,然后你要多喝水,如果在午夜前能尿尿就一切OK啦。」

 终次有件事情可以专注地去想了,尿尿。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