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旅馆:我在外语学院旁开小旅馆的故事
时间:2012-04-24 10:43:30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雷立刚  阅读:

  我一饮而尽,突然感到一种久违了的豪情。和他们三人一起大碗喝酒大块吃肉,看着头上夏夜的繁星,竟然生出一种拓荒者的悲壮感,仿佛真的是在干一番事业。
 

 

  5

  我知道,在叙述完整个故事之前,事先将写作意图暴露出来,是有损于这个故事的吸引力的。然而,我还是想说,我之所以想写下曾亲身经历的小旅馆的故事,是因为它是在一片周围数公里完全蛮荒的农田上自发形成了一个商业区,如同在孤岛上突然空降了一个小社会,于是小社会里的人与人之间,立即发生了争夺与欺压。
  我曾经思考:是不是利益导致了这种争夺?如果结论是‘是’,那么我未必会动笔写这个故事,因为这个结论在以往的故事中,太寻常了。
  但我最后思考的结论是:这些争夺与欺压,并非仅仅因为利益,而是如同一群彼此陌生的猴子,被空降到一个岛屿,作为动物,它们必然就要争夺出一个各自在群体里的位置,这是动物本性,也是人类所谓社会性的本质原因。因此我想写下小旅馆的故事。有趣的是,它是真实发生过的。

  此外,更有趣的是,这八个被非常辛苦地改造为商业街的农家院子,形成一个麻雀肚子般微小的小社会,却又如同大千世界般复杂,如同宫廷斗争般诡异,但仅仅不到一年半之后,这个自发的商区被更大的利益体拆除,夷为了平地,所有曾经在那里上演过的争夺、汗水、血水、泪水,在一堆废墟面前,呈现出了巨大的荒谬感,如同《百年孤独》里那个最后消失的村庄。
  而这一切并不是虚构,竟然全部真实。”

  现在,你已经提前知道这个故事的结局了,那就是,小旅馆已经不在了,所有在那里发生过的一切,也已经尘归尘,土归土。如果你仅仅想知道结局,那你没必要继续看这个故事,因为结局正如所有人的人生终点,是一片虚无。但是,过程才是重要的,过程里的那些爱与恨,甚至哪怕是性的冲动与惩罚,一起构成了人生丰富的要素,人的存在因此才有了意义。

  我们这个时代,之所以让人失望,难道仅仅因为拜金?难道仅仅因为犬儒?不,也许更是因为“只要结果,不择手段”被合理化了。爆发户们叫嚣着:“我只要结果!”那么理直气壮,却忘记了“不以成败论英雄”。所谓是非成败转头空,真正的英雄,哪里是区区成败所能界定。承认过程比结果重要,是一个时代依然健康的标志。可惜如今,除了在性爱进行里,其他时候,谁还在乎过程?
  为什么性爱成为了这个时代唯一的例外?无论是肥胖的阿黄,还是瘦高的小马,又或者我,并且我相信包括正在阅读的你们,沉迷于性的过程之中,而非最终繁殖的结果。我是男人,我永远无法真切明白女人在性过程中的感受,所以我承认我永远猜不透女人的心。正如在阿黄占有历鹃的那也夜晚,我们几个曾一起在风城的苏格酒吧喝酒,摇曳的灯光下,历鹃比白天更美,女人是夜行动物,她们的夜晚比白天好。
  我和历鹃居然是老乡,我们碰杯,一点点红酒,她对我似乎很信赖,她目光清澈,学习努力,并且不算虚荣,使我相信阿黄绝对上不了她,然而仅仅几小时过后,阿黄就把她上了。

  那是一段美女如云的日子,商业街刚形成的那些天,仿佛整个外语学院的美女都集中而来,并且如同我们预料,发生了许多弥漫着性欲的碎片。然而现在我先不讲那些,我要先讲述我们那自以为的创业,讲述2008年盛夏的那个夜晚,我在何军他们的三号院里的那些自信满满的规划,讲述夏天的风是如何婵娟,讲述我以及张超,如何一边与何军喝酒,一边用眼角的余光勾勒他妻子薄薄夏衣下的曲线。别误会,我们都不算坏男人,也都不是最后伤害到何军的人,我们只是,与99%的正常男人一样,忍不住要意淫美艳逼人的女人。

  好象我还没有给你们描述何军的妻子卿云,你们看过电影《本能》吗,里面的萨朗斯通,就与卿云神似。卿云足有1米7,南方女人少见的修长曼妙,并且有一张混血的脸,在任何地方都肯定是所有目光的焦点。她太美了,何军配不上她,只是那时,我们的经历都还并不够丰富,我们都还不知道或不相信,一个男人若与自己实力所不匹配的过于美的女人在一起,即使她很爱你,也如同携带着一枚和氏璧,意味着某个灾难,在你人生的前方陷阱般等待着你。别说我们寻常人等,哪怕八十万禁军总教练林冲,不也如此。
 

6.jpg

 

 (卿云近似图,注:非其本人画像,为网上找到的气质神情相似图片)

 

  6

  那晚,我们喝到半夜,大家都有些醉了,我睡在三号院,第二天中午才醒。记得醒来时,我看到床边有好几盘蚊香围着我,这里的蚊子十分疯狂,他们为我考虑得周到。那一瞬,我很庆幸能有这么多意气相投的年轻人,一起开旅馆,一起创业,一起将这片村庄化腐朽为神奇。

  中午还是在三号院吃的饭,稀饭,二号院的杜老师也来了。这才知道二号院是两个哥们合伙搞的,一个是外语学院成人教育学院的老师,姓杜;另一个是他朋友,大家喊他强哥。强哥做餐馆多年,在风城西郊开有规模不小的馆子,叫做“英雄谱”,小有名气,所以他们的二号院,就叫“英雄谱外语学院新区店”,匾都已经做好了,一到开学前就会挂起。
  强哥平时经常不在,这个店主要由杜老师管,那天他带我去看了看二号院,进去发现,装修也基本做完了,厨房,餐厅,显得十分专业,外墙正在刷墙面漆,我估计他们肯定也是早就租下了院子,一问果然如此,他们只比何军张超晚半个月,租得也非常早。至于价钱,杜老师却笑而不言,让我觉得杜老师很有城府。

  最靠路边的一号院,也是租得最晚的之一,原先的人也才刚开始搬走。和其他几个院子不同,一号院原先就有人租来做小餐馆,主要对象是那些修外语学院新校区的建筑工,如今新校区基本修好,建筑工人越来越少,原先的餐馆老板就想将院子转让了,不过由于见过一些世面,餐馆老板待价而沽,喊了个1万的转让费,所以之前一直没人愿意接手,直到几天前,阿黄和罗老师,才一起盘下了那个院子。  4/57   首页 上一页 2 3 4 5 6 7 下一页 尾页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