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租色欲的女人
时间:2012-11-23 11:02:21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佚石  阅读:

  多长的时间,有多少男人,她不知道。此时的她,被扒光了衣服像个活死人躺在那里,任人宰割。她心里好难受,好痛,好疼!眼泪终于从她好强的眼里流了出来……
  时间过得很快,眨眼快一个月了。一天,蓝蓝接到家里的一个电话、她母亲病重了,住进了省城一个大医院里。要做手术,需要一万元钱。
  蓝蓝哭了,她打电话给王欢,王欢说你不要着急,钱的事,她会想办法,让蓝蓝由厂里预付一些工资。一万元钱,还不是大事。
  蓝蓝找到了王厂长,王厂长很是同情,他爽快地答应预付她的工资,并且打手机给他的会计,预付蓝蓝五千元钱。蓝蓝千谢万谢的离开了王厂长后,来到了财务科。
  蓝蓝轻轻地推开了财务室的门,屋内无人。蓝蓝心急如焚的内外屋的找了个遍,就是不见蔡会计。“这个死鬼,跑哪儿去了?”
  蓝蓝出得屋来,东张西望的找着。远处厕所里走出一个矮个、胖乎乎的、脑门无发的中年人。他叼着半截香烟,咳嗽着一边走路一边收拾着他的裤衩子,他就是蔡会计。
  “你下午来,现在没有那没多的现金。”
  “蔡会计,我妈……”
  没等蓝蓝说完,蔡会计色迷迷的看着蓝蓝,忽然转身掏出他的阳具,朝着厕所跑去,另一只手向后摇着说,“说好了,下午十三点。”他钻进厕所就没有在出来。
  蓝蓝没有办法了,看他刚才那样子,就不是什么好东西。蓝蓝轻声骂了一句;“草包!”而无奈的离开了。
  只好等到下午十三点,但愿这个蔡会计不在为难她了。蓝蓝这样想着,她扒完碗里的米饭,十二点半就到了财务室门口。
  蓝蓝敲了门,进得屋来。蔡会计从他的皮夹里取出一沓钱来,摔在桌上说;“你数数。”
  蓝蓝舔着手指笨手笨脚数着钱。
  蔡会计却两眼直勾勾地看着蓝蓝的圆乎乎高翘的乳房。
  蓝蓝很激动,她数完了钱收好后,转身要走,却怎么也挪不了步。她也不知咋的,此时浑身软绵绵的……
  蔡会计在钱上面撒了情色粉。他垂涎三尺的看到蓝蓝软绵绵倒下去,忙上前一手抱住蓝蓝,另一只手推去桌上的物品,然后双手把蓝蓝放在桌子上。
  他靠近蓝蓝泛着桃红色的脸颊,用他的手,脸轻轻地摩擦。一股少女的清香,扑向蔡会计。他掀开她的上衣,撕下黑色的奶罩,露出了一对雪白很挺的奶子。这家伙疯了,看见蓝蓝粉红色的乳头,而狂性大发,伸手拉下了她的内裤……
  蓝蓝被蔡会计强奸了。
  蓝蓝衣装散乱不堪,她哭着拨响了王欢的电话;“王欢,我被人欺负了!”
  电话那边的王欢,一听就火了,“狗日的,敢欺负我的人,看我不劈了他!”
  王欢从一辆急速驶来的出租车上跳下来,她手抡一把砍刀。问清了蓝蓝的情况后,直奔财务室。她一脚踢开财务室的门,见满脸冒着虚汗,被王欢这一举动吓得浑身哆嗦的蔡会计,忙夺路躲避。“你,你是谁?”
  “老娘先劈了你再说!”王欢抡着砍刀追着蔡会计一阵的乱砍。
  蔡会计左胳膊挂了一刀,吓得他忙“扑通”跪倒在地求饶,“大姐别的,有话好说!你杀了人,也会,会偿命的的。”
  “我妹子,可是黄花大闺女,你掐了头彩少说也得八千元。”
  “八千元?饶了我吧!哪有这个价。”
  “你还讨价还价!”王欢抡起砍刀又挥动起来。
  “五千元,我这只有五千元了。要么你杀了我得了!”蔡会计眼一闭,受死了。
  “你—算你狗日得狠!”王欢看着他耍起了死狗,心想还是见好就收吧,于是,他们达成协议,王欢拿了蔡会计五千元钱,出来财务室。给了蓝蓝说,“算了,给你妈看病要紧。五千元钱,收好!”
  蓝蓝擦了擦红肿的双眼,坐上王欢拦下的出租车,急速驶去了。
  在车上,蓝蓝接了个电话,一个母亲离世的噩耗。犹如晴天霹雳,把正在留血的伤口又撕开了个口子。蓝蓝“哇”的一声哭了,“王欢,我妈不在了,我妈去世了!”蓝蓝抱住王欢,哭得好伤心。王欢也哭了。
  出租车司机把车停在了路的一边,等了一会儿。“大姐,现在……”
  “麻烦你送我们到城南x村。”王欢拍了拍蓝蓝的后肩说。
  出租车在一个挂满白幔放着花圈的大门前停下。王欢拉开门,蓝蓝跌脚爬坡的下了车,她的一声山摇地动哭喊,在场的人们无不触情落泪。
  “姐!”蓝蓝的妹妹,倩倩从屋里扑了出来。姐妹俩抱在了一起,哭成了泪人。“姐,我们没有妈了!妈走了,她老人家走得好苦,好揪心呀……”
  蓝蓝跪倒在她母亲的灵前,有人帮她披上了孝衣,戴上了孝帽。她的泪水像断了线的珠子,给她的母亲恭恭敬敬的上了香。
  蓝蓝猛回头,看见憔悴、衰老、一副病态的父亲。好不伤心,好不撕心裂肺!“爸!这到底咋回事?我妈有病,不至于一下子……
  ”蓝蓝跪到在了她父亲的面前。
  “姐,咱妈是因为钱不够,医院没有及时做手术……”
  原来蓝蓝的母亲病重送到医院。院方查出需做手术,但首先需交齐一万元钱。可是倩倩父女俩只拿了五百元钱。主治大夫告诉他们,赶紧凑钱吧,病人再耽搁,就危险了……
  “姐,妈是拉着我的手,我看着痛死的。”
  “妈……”蓝蓝哭死了过去。
  料理完母亲的后事,蓝蓝也要走了、然而父亲的病是她非常揪心。医生告诉蓝蓝他父亲的病不能再耽搁了,发展成癌就危险了。蓝蓝走的前天晚上他静静地在他父亲的床前守候了一宿,最后含泪走了。
  “姐!咱爸需要钱看病!”
  倩倩追到了村口,她哭着说。
  蓝蓝停下了脚步,可她没有回头。眼泪从她红肿的眼里心里流了里出来,重重的砸在了地上。她走了,她要豁出命也要挣钱为他的父亲治病!  3/4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下一页 尾页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