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私:一个洗浴中心小姐的日记
时间:2012-11-22 14:32:17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昝怡婷h1   阅读:

五月二十六日星期四晴  

 

我是一名洗浴中心的小姐,全国都把做我这一行的人叫做“鸡”,因为只读到初中,所以到现在都不能理解为什么中国把做我这行的人比喻成“鸡”。还好,用简单的头脑想一下,十二生宵里面有鸡,证明中国的传统还是很喜欢鸡的,起码里面没有鸭.所以我也不想问人这个由来了。  

 

心情是我最好的朋友,今天决定开始用网络记录这个朋友的行踪给自己。我是个简单的人,文字也很简单,简单因为不想太累。  

 

今天武汉的天气比较热,所以起得特别早,吃完中饭就到了公司(酒店桑拿中心),上班是我生活的必须,工作时间每个星期会调换一次,早班13:00至晚上8:00。如果换成晚班就是晚上7:30至第二天早上6:00,每月如此。当然,每个月都有休息,而且是连休,时间长短看自己的身体情况了。  

 

公司在酒店的六楼。按照公司的规定,我们上班下班是不能乘坐大堂的电梯,和往常一样,我从最右边的楼梯间上楼,今天的我突然学会了思考:“电梯不是给人使用的吗?也许是公司怕什么事情吧?”反正这种问题也不该我思考,说到底还不是要爬楼梯?也好,能锻炼身体,我们这行有句话“身体是革命的本钱。”   

 

到了公司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化妆,每天差不多我都是第一个到公司。第一个到公司可以第一个化妆,这样起码有第一个上钟的机会,好象有句老话叫“早起的鸟儿有虫吃”,化妆师每天都跟我化的很浓的妆,眼影上的很多,看起来我的眼睛就更加大了。但是她的腮红总是上不均,也难怪,每天都要面对那么多人,每个人都精雕细琢,她就不用做量赚钱了。  

 

化完妆以后,和平时一样,坐在休息室里打发无聊的时间。等待着其他同事的到来,等待着客人的到来。  

 

每天的开始都是这样,就当今天刚刚开始吧!今天不想写结束,因为对于我每天的结束都一样,今天太累太累

五月二十七日星期五晴

 

路过民众乐园时,看了下手机。快十二点了,在麦当劳外卖窗口买了个五块钱的汉堡,于是往公司赶,起码要提前10分钟到。


当走进公司时,化妆师笑着说“又是你第一个到,今天有客人已经来了,要洗盐奶浴。赶快跟你化妆吧!”

妆刚化完,林经理就急急忙忙进来了,“58号你快点,客人都等了半天了,一个小姐都没来,打电话个个都还在路上,你快去哈子,客人同意就跟他做,一个盐奶加全套。”(桑拿行业大家都很少叫名字,只叫号码,习惯了,真的很适应。打个不是很恰当但又很贴切的比方,和监狱一样,每个人都有号码,因为人员流动性太大,来的来去的去,唯一的好处,客人更容易记住,下次会找我,一般所有小姐编号的尾数都带六或者八,也有哗众取宠者,如一号,二号。而我是58号)


  换过工作装后,走过那熟悉的大厅。我来到洗浴房间,和往常一样,先敲门。“进来”,一个有几分浑浊的声音。走进房间,一个中年的胖男人躺在洗浴的床上,穿着一次性的消毒衣服。


  “先生您好,58号很高兴为您服务”
  “嗯”他瞟了我一眼。
  “先生。我帮你把衣服脱了,跟您洗盐奶浴好吗?”


  他坐了起来,在帮他脱掉衣服的时候我闻到了一阵很刺鼻的酒味。不过习惯了,男人喝醉酒出来找小姐的比例比清醒时候高很多。除去上衣后,看到他那挺起的将军肚,用腹大如鼓形容再恰当不过了。刚把衣服脱掉,他就又躺下了,看上去真的很累。伴随着他晕晕呼呼的动作,我习惯的脱掉了他的裤子。


  他的弟弟真的很小,像那款袖珍形的mp3,想想他也挺不容易的,小便时他找到自己的弟弟真的也是件不太容易的事情,当然,短小的我喜欢。


  我打开水龙头,调试了一下水温。稍微把热水拧大了一点,(喝醉酒的人经常身体会觉得冷),轻轻的让水洒在他的手臂上,看他没什么反应,我开始往用花洒淋湿他的全身,流下的水淋湿了我的鞋子,这时才发现脚上穿着那双旧鞋。其实我对新鞋旧鞋都无所谓,只要合脚。


  我认真的洗着他的每一寸肌肤,用盐和沐浴露,为了自己。(因为等会我的舌头要经过这些位置。)他很乖,不发表任何提议,手也没有乱动。当然如果他要那样我也无所谓。因为他已经给了钱。在这一个钟里面我是他的。


  拭干他的身体那一瞬间,我发现他比先前清醒了好多,能够自己穿衣服并自己走出房间。也许这也是一种成熟吧!不象很多年轻的男人还非要我帮他穿衣服。

当我把他带到606房间,打开熟悉的灯,还是那么昏暗。半扶着让他躺在床上。


  “我口干”
  他说出了清晰的三个字。
  “先生要喝热的还是冰的?”
  “冰的”
  “哦,马上跟你端来”


  我到走廊上那个饮水机上打了两杯冰水一杯热水,回到606。他一饮而尽,感觉的到这时他很痛快。


  另外的两杯水是为他的身体准备的,我把热水含在嘴里,用舌头开始舔他的耳朵,耳洞,他很有感觉,呼吸开始急促。顺着脖子往下,他的呼吸更加急促。当我换了冰水吮吸他的*时,他打了个寒战,对一个正常的男人生理上的刺激就是这样直接,这样的快。突然他翻过身,把我按在床上,迅速的脱掉我的衣服,那么的爆发!但理智的他知道戴上我准备的安全套,用传统的姿势进入我的身体,不停的抽动,他身体压的我几乎喘不过气来。只有闭着眼睛呻吟着,(其实我们工作时候的叫床,是对客人负责,平时大家在休息室都互相交流如何叫的更好听,道理很简单,男人对声音所享受的刺激其实超过肉体的东西。)配合着他的抽动,我的叫声开始更有连续性,但不是很大,有点象潜水时候发出的声音。模糊又那么有穿透力。


  没到五分钟,他释放出来了,表情上很自然,就象压抑很久的东西顺着火山口喷发的熔岩流入大地。他顺势躺在床上。剩下的就事情就是我来收拾一切,都是垃圾,归属地是垃圾袋。穿上衣服后,拎着垃圾对他说了句“您先休息会,我马上回来”  1/45    1 2 3 4 5 6 下一页 尾页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