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拐走了我的新郎
时间:2012-11-22 09:48:21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希扣扣  阅读:

  当我正从酒吧带了一个帅得让人耳鸣眼眩的男人回家时,我居然发现亲爱的拉拉正赤着脚,穿着睡衣站在我家门前的草坪上,还披头散发、泪水涟涟的样子。我没好气地一甩我的头发,用最快的速度把钥匙抛给那个坏我好事的女人,然后飞速倒车,把这个让人流口水的男人放到大马路上。
  等我回到家,这个女人居然已经洗完澡,然后敷上一张面膜,舒服地躺在我的chuang上,享受生活了。
  我没好气地把包甩到她身上:女人,又被人甩了?我早就问过你了:男人有几个好的?还是那么喜欢投怀送抱!
  拉拉摇摇头,说:男人的好,你不是没体会过。刚才车上那个不是女的吧!
  我已经不把男人当人啦!我把他甩在大马路上了,哪有你们这些女人重要。我想我以后都不会去那家酒吧找他的!我笑了笑,诡秘地说,当然除非他自动送上门。
  拉拉一直没睡好,最后还是枕着我细小的胳膊睡着的。唉……一个少了男人连觉也睡不好的的女人,注定要常常失眠。
  第二天,我的胳膊留着那个傻女人的口水,而且麻得不得了。要不是看在她失恋的分上,我才懒得理她。拉拉仍然是春光满面,我就浅浅的眼袋沉沉地挂在我的大眼睛下面,难怪上次我的老板金钱松的儿子金钱来会问我:阿姨,你家有小妹妹吗,下次带来和我玩好吗?
  想起来就一肚子的火,我一个住这么大的别墅,的确寂寞,但我喜欢,我可以自由地带人出入,舒舒服服地享受生活。但是,那些女人常常被人甩,甩一次还不怕,非得来第二、第三甚至更多次,不是说十年怕井绳么?甩了偏偏来我这避难,然后弄得我的眼袋日积月累地膨胀起来。
  我和我的女性朋友们不一样。我不喜欢太长时间的游戏,一ye情――不超过12小时的游戏会更适合我。当然,会有人舍不得我,到酒吧来找我。但是,对于男人的纠缠,我会很讨厌。我会翻脸不认人。必要时,我会打110。
  刚到公司,金钱松就给我们一个新任务――设计今年冬季的服装,并要在9月份参加大赛和举行展示会。金钱松说,比赛级别很高,展示会工程很大,要加倍努力。这就意味着我这几个月内都要戒酒吧,戒男人。不过金钱松说给我安排一个得力的Partner。记住是得力的,他这样强调了一下。-
  什么意思呢?拉拉问我。`
  哼!听不出来吗?他是说假如我干得不好就会被他顶掉。连他五岁的儿子都看出我有眼袋来了。他戴着眼镜还能瞧不出?
  我把资料甩给了拉拉,然后开始我的工作。
  我的搭档在下午来了,出乎我意料的是这个看上去娇小乖巧的漂亮女孩,居然是六年前的wei成年少女梁淙善。
  丑丑姐姐,你好!梁淙善居然还能装成一只小鸟飞到我身边,然后拉着我的手,笑眯眯地看着我的眼睛。
  我只能微启双唇,稍作笑意,然后说:淙善,你好!叫我丑丑姐,我都不知道你在叫我了呢!呵呵,在公司大家都叫我林珑姐,。
  她吐了吐舌头,表示赞同。
  接下来的相处,比我想象的平静,我所担心的事情并没有发生。但我觉得梁淙善就像一颗定时炸弹一样按在我身边。让我陷入了失眠的慌乱之中。这么多年来,我一直从容地生活在这个世界上,哪怕我的不检点的行为被公司的人知道,我也是那么镇定地走过人群,直到现在成为设计部的经理,成为这个服装设计圈子里响当当的人物。我都没有乱过阵脚,但这一次为了这个我的克星一样的梁淙善,我却从未有过的慌乱。
  当晚,梁淙善突然打电话来。`
  林珑姐,你不想问我点什么吗?
  没什么可以问的。一切都已经过去了。我翻着《瑞丽》说。
  呵呵。她在那头纯真地笑起来,这让我的火一下子从心底窜了上来。我“啪”地挂了电话,然后穿好衣服,去迪吧。
  很快我就融入狂欢着的人们中间,很快我就被人相中,很快我也看中了一个很适合我口味的男人。只是他身边围着不少的妙龄少女。我不喜欢和别人争夺某些东西。我在6年前就开始相信宿命。
  小姐,去喝一杯?低沉的男中音,凑在我耳边说的。
  借着跳跃的灯光,我还能看得见他不是很面目可憎。于是,答应了就去。但是没把他带回家。因为我一直在想着梁淙善,而出现了梁淙善不得不提苏子龙。
  苏子龙是我以前的男朋友,甚至打算结婚生子的那种。六年前,我有了苏子龙的孩子,于是做好一切准备,等待婚期的来临。那时候的甜蜜,很少有人能体会到。大家也许不知道,我追苏子龙是追了整整一年的,花了很多的心事。好容易怀了他的孩子,决定结婚然后生子。
  苏子龙当时问我:林珑,你事业刚起步,这一下会耽搁很多的,不可惜吗?
  我告诉他:事业只是女人的一部分,是短暂的快乐和荣耀。而家庭才是终身的幸福。因此,我愿意放弃事业。
  但是当我一心一意准备做苏太太的时候,我看见了男人最丑陋的一面。那天,我一个人去医院检查回来,一切正常,我抚摩着我的大肚皮,还能感觉小宝宝在里面“咚咚咚”的心跳。那种幸福的感觉现在想起来只能使我的心不停地痉挛。因为我很快就看见苏子龙的车停在偏僻的弄堂里,我还看见这个男人和一个女人正在车内狂欢。
  我真想拣起一块石头,然后朝他们砸去。炸弹会更好!而那个女人就是18岁还差一个月的梁淙善。
  我于是回到了医院,打掉我流着我和苏子龙共同的血的肉疙瘩。
  我在12点钟回到家时,拉拉居然还在电脑上和人视频。看得出来,那个男人对漂亮的拉拉有点垂涎。
  我说:拉拉,在相亲?
  拉拉拧了一下我的屁股,害得我几乎大叫起来。很快让我身上的某一个细胞恢复了它的记忆。那时候,苏子龙就喜欢有意无意地拧上一把,我总是会卖弄feng骚地打他的肩膀。现在想起来就有点恶心。
  我甩甩手就去洗澡,然后睡觉。
  我记得拉拉是很迟才上chuang睡的,因为不久就天亮了。拉拉说她是去吃夜宵了。我没心情去拆穿她,其实从她的头发里我已经闻到了烟味,很浓很浓的。果然,在吃早饭的时候,拉拉的电话就响了起来。她有点神秘地走到阳台上去接,然后很放肆地卖弄着她的feng骚的笑声。我有点忍无可忍地一个人开车去公司。看正版家他抠抠八一八五一二四九不过,她还是很快来公司了。听说是被一个男人送来的,是个有钱的男人。  1/11    1 2 3 4 5 6 下一页 尾页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