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只记得我爱过
时间:2012-11-18 08:42:42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成小晟  阅读:

   那天,我决定下手。年恩给任涛打电话让他晚上去我那里等他谈事情,而我早早布置好一切。任涛来之前,我把自己从未穿过的性感睡衣取出来,喷着淡淡的香水,在镜子前,我撩拨着自己的头发,仿佛等待着自己深爱的男人一步步走向我。
   任涛来了,在我蜗居的出租房里,狭小的客厅与我的床铺只有一条飘逸的紫色帘幔隔着,风一吹,阵阵香气。年恩迟迟没来,任涛显得有些坐卧不安。我与他并肩坐在沙发上,宛如是新婚的一对夫妻
   那晚,年恩最终没来,而我不停地为任涛倒水。深夜两点,任涛在沙发上沉沉睡去。
   看着眼前的这个男人,我的心突然疼痛了起来。我有些不忍,但还是依偎在了他温暖的怀抱里。
   5.
   第二天一大早,年恩就打来电话,而任涛,已经不在。
   我没有回答年恩急切想要得到的问题,只是在电话里啜泣。
   年恩飞快地赶来了,随后,黄黄也到了。
   我一直哭,眼泪犹如泄洪的闸门,一发而不可收拾。年恩没有再追问,只是颓废地蜷缩在沙发里哭。黄黄发疯似地拿起电话拨任涛的号码,关机。随后,她大声地喊,报警,不能便宜了这龟孙子。
   我理智地制止了这一切,我的理由很简单,我不想天下皆知我的耻辱。
   年恩上来抱着我,哭着说,老三,对不起,对不起,都是我害了你。
   年恩最终与任涛分手了,因为她在这个城市再也没有找到过任涛。任涛仿佛凭空蒸发了,没有留下一丝一毫的痕迹。
   三个月后,黄黄按原计划举行了婚礼,而年恩也在父母的安排下进行了订婚仪式,我都参加了,但我一点也不开心。
   之后不久,我辞了工作,要离开这座伤心的城市。黄黄和年恩紧紧拥抱着我,久久不能分开。
   我说,谢谢老大对我的照顾,谢谢老二对我的疼爱,从此天涯各两边,不知道哪年还能再见面。
   黄黄说,干什么啊,又不是生离死别,我会去看你,生了孩子你还要做小姨呢!年恩说,你答应我结婚多出血的,不许赖账。
   听到这些,我的心又生生地疼起来。
   6.
   第二天,我没有等她们来送我,就急急地走了,我违背了自己的诺言,从此再无联系,也没有回来过。
   我和任涛又见面了,我们谈起了恋爱,在一个没人认识的小城开始了另一种生活。
   偶尔,我还是会想念黄黄和年恩。我想,如果她们想念我,就一定会埋怨。而我,只能任由她们埋怨,那是我深夜折磨自己的方式。
   一年后,我还是与任涛和平分开了,因为我不能忘记很多事情的残酷真相,犹如我不能面对自己一手策划的骗局。
   其实,年恩的父母知道任涛是由于我的匿名告密。我毛遂自荐试探任涛,也只是想以此分开他与年恩。任涛并没有侵犯我,他的沉睡是因为喝了我放有安眠药的茶水。我告诉任涛,年恩那晚是要和他分手的,而他的家人也不会放过他,所以他才不声不响远走高飞。任涛一直觉得自己对我乱了性,他与我的交往,说到底,并不是爱,而是一个男人的愧疚而已。
   也许任涛根本不记得,五年前的那个晚上,他的一个单纯举动,让一个女孩情根深种,为此寻找到他所去的那个城市。苦苦寻觅,女孩想到此生也许无缘相见的时候,他却以好姐妹男友的身份突然出现。
   我只记得我曾经爱过,全然不顾旁人的感受。费尽心机,梦中的五彩祥云,最终如缤纷的肥皂泡一样破灭。爱最终无果,原本那么多我该珍惜的,也一并丢失了。

 2/2   首页 上一页 1 2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