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只记得我爱过
时间:2012-11-18 08:42:42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成小晟  阅读:

          1.
   我是通过同事黄黄认识徐年恩的,她绝对是公认的美女,鸭蛋脸,水蛇腰,再加上家世背景好,全身的装备更让她锦上添花。
   说实话,我一贯不喜欢这样的富家小姐,也更懒得上前阿谀奉承,只是淡淡地笑着打招呼。还好,徐年恩并不是耍派头的人,她热情地与我打招呼,并顺势靠着我坐了下来。
   她叫我嘉嘉,这种称呼也只有我妈妈叫得出口,不由得让我对她多了几分好感。那晚,她和我说话比较多,也许是第一次见面怕我尴尬,当然,我相信黄黄一定在她面前说了我不少好话。
   那晚很尽兴,临走时,徐年恩抢着埋单,看着她顺势从LV包里取出卡,我还是有些不自在。因为顺路,她开着她那辆黄色的甲壳虫送我。她说,嘉嘉,以后多出来玩,我和黄黄是发小,她的姐妹就是我的。
   出于礼貌,第二次我回请她们。没想到,饭还没吃完,她又拿出卡来。我有些生气,而她大咧咧地说,咱们姐妹,谁请不一样啊,我结婚的时候,你们多出点血就是了。
   很自然的,我和黄黄,许年恩从此成了无话不谈的闺蜜。因为性格的关系,我想我是做不到知无不言的,但对于徐年恩来说,她应该是言无不尽的。
   黄黄更是义气,没多久的一次聚会,趁着酒醉,就干脆拉着我和年恩跪在地上拜起了把子。她说,我都订婚了,是老大,老徐恋爱中,是老二,嘉和空窗期,算老三。以后我们三姐妹有福同享有祸同当,不过,有男人可不能一起用啊,这是原则。就这样,稀里糊涂的,我成了受人呵护的小妹。
   那是段快乐的时光,因为她们,让我这个在这个城市工作的外地人第一次有了家的感觉。
   2.
   黄黄的未婚夫我们都熟悉,我们叫他姐夫,人很好,不仅要容忍黄黄的臭脾气,偶尔还要为我们充当司机。
   年恩的男性朋友很多,大多我们都见过,但都知道那只是路边的花花草草而已。其实,她有正牌的男友,是双方父母很早就定下来的,只不过男孩在国外留学,一年也回不来几次。有段时间,听她神秘地说相中了一位靠谱的,但我和黄黄一直无缘得见。那天,经不起我和黄黄的软磨硬泡,她最终答应让我们一睹庐山真面目。在我们等神秘男嘉宾时,年恩一再嘱咐,你们两个嘴给我把门些啊,千万不能让我爸妈知道,如果泄露出来,唯你们是问!
   我们点头如捣蒜。
   等年恩的神秘私藏真正现身时,我张着大嘴,竟有些说不出话来。年恩介绍,任涛,健身教练。任涛文雅地点头致意,我看着他,有些跑神,亏得黄黄踢了一脚,我才醒过神来。任涛确实很帅,身材就更不用说了,那气质,就好比羽毛球场上的超级丹一样。
   我觉得自己很没出息,好像没见过帅哥一样,当时肯定糗大发了。后来,黄黄一度拿这个打趣我,老三该谈男朋友了啊,要不然,还不见了帅哥就去咬两口啊,那家伙,欲火都冲到三里远,亏得你口水流得及时出来浇灭了,要不然,整个餐厅都被你点燃了。
   我讪笑之余,只有昂着脖子回应,我才不是这样的人呢?我还等着我的意中人踏着五彩祥云来迎娶我呢!
   黄黄和年恩于是一本正经地拉着我的手说,哎,好妹妹,还真是个痴情种。如果他走半路掉悬崖了,你不会打算当尼姑去吧?说完,两人哈哈大笑。
   直到看到我黑起脸,她们才作罢,于是,又是一阵安慰,并且信誓旦旦地说,老三,你放心,如果哪一天碰到他,即使他在别人的怀里,我们也帮你抢回来。
   可我一点也不开心,所谓的意中人也只不过是我一厢情愿的暗恋罢了。我甚至不能想象还能否遇到他,即使碰面,我想他根本也不会记得他曾经无意救过的一个普通女生吧。
   那是惊鸿一瞥的缘分。那时,我还在另外一个城市上大学,毕业前夕去参加另一所大学的老乡会,回校的路上碰到几个不坏好意的家伙,而这时,他和一帮人正巧路过,拿着酒瓶吆喝了几句就替我解了围。没来及我道谢,他就扬长而去,而他的面容在微弱的路灯下还是让我时刻铭记。
   等我兜兜转转打听到他的消息时,他已经不在了那个城市。这是我个人的秘密,我从未详尽地和她们说起。我就好比一个自导自演的家伙,乞求一天漂亮地站在他面前,他会笑着拥抱我,然后感慨缘分的奇妙,可我的运气始终没有怎么好过。
   3.
   年恩也很不走运,因为她的父母很快就知道了任涛的存在。
   据理力争,哭天喊地,年恩使劲了各种手段,可还是抵抗不住父母的压力。她的车被没收了,卡被冻结了,连夜生活也被剥夺了。不多久,她海外的正牌男友也急匆匆地赶回来了。
   年恩在我和黄黄面前哭着,梨花带雨一般。
   黄黄一向是坚持爱情至上的,可此时也没了主意。我坐了一边,沉默不语。
   最后,还是我的理智打破了僵局。我说,哭有什么用啊?除非你不过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日子私奔,除非你敢与父母断绝关系,可这样的日子你能过得了吗?再说,你那么努力争取,任涛呢?他都做了些什么?你爱他,他有那么爱你吗?爱情如果能当饭吃,你就去吃。可爱情到了最后不都是平淡地过日子吗?其实,我能理解你爸妈,那么大的年纪才有了你,供你吃喝不愁,为了一个男人要死要活的,再说,这个男人靠得住靠不住还两说呢?
   年恩吃惊地看着我,停止了哽咽。黄黄也嚷,是骡子是马拉出来溜溜不就知道了。我们试他一下,如果他靠得住,那你再下决心跟他也不迟。
   年恩无助地看着我和黄黄。
   我心一横,上前抱着年恩说,老二,如果你相信我,就让我来试探他吧。如果他心中有你,自然就是坐怀不乱的柳下惠,如果他混蛋一个,那就趁早踢了他,继续你的好日子。
   年恩趴在我的怀里又哭了起来。她说,老三,谢谢你。
   我自认为没有年恩漂亮,更没有黄黄开朗,我想自己做出这样的举动,一定是想起了等待的那个男人了吧。
   4.
   大话说起来容易,可要计划实施得天衣无缝,还是要破费一番周折的。
   我开始一次次约任涛见面,表面上是替年恩传递消息,实际上是对任涛进行各方面的了解。
   我能感觉到任涛也爱年恩,可他心里也一直很自卑。一个来自外地的打工仔,除了一份工作,他一无所有。一个偶然的机会,他碰到了喜欢他的年恩,这份感情让他温暖,同时也要面对傍富家女小白脸的尴尬。  1/2    1 2 下一页 尾页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