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身日记
时间:2012-11-17 10:28:43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王如米  阅读:

Steven给我博客留言的那天晚上,我买了两张刀片,在拿出其中一张淮备割手腕时,我竟然找不到我的动脉。我发现我对自已的身体构造一无所知,我沮丧地将刀片扔向了垃圾桶。我突然不想死,一个连自己动脉都找不到的人,这样不明不白的死毫义意义和价值。

  从高一到高二,我一直小心翼翼地呵护着Steven,我时时害怕他转身离开。我发现全年级的女生对他虎视眈眈,我不能没有Steven。这期间我是Steven的女朋友。

  Steven留言对我说,我不值得你爱,我在你身上带走了很多的东西,除了对不起还是对不起。

  从我割腕自杀找不到动脉后,我再没有掉过眼泪。面对所有同学惊讶的眼光,笑笑说,是啊,我厌烦了所以把他丢掉。可是我明白而清楚地感受到,心里面某一种温暖的东西正在消失。我一个人上课,回宿舍,吃饭,睡觉。花很多的时间上网,发呆。我只是嫉妒得变形的压迫者。

 

  我在我新浪博客上贴的文章很快地引起了一些人的注意,有很多骑士纷纷跨上他们的白马,往我紧闭的城堡出发,他们说,你还好吗?千万不要太伤心哪!世界上还有很多好男生,例如我。童话故事里,真正可以拯救公主的王子通常只有一个,其他人都会失败。但是在网络上等待白马王子的出现,真的是一件很蠢的事。我甚至连个好好聊天的人都找不到。对话落入千篇一律的公式里,可我还是坐在电脑前面,忍受,麻木。  

 

  圣诞节快到的某一个很冷的上午,我在博客里收到一个神秘的小纸条……   

  我在那篇博文中写道:“活著,一个人,或许会有些寂寞,I enjoy it。”神秘男生发给我的第一留言:“活著,年轻,常常会有很多寂寞,I don't like it。” 

  我生气的是,简单几句话就把我悲伤的文字变成乐观进取的样子,我害怕的是,神秘男生知道我。就算把开始腐烂的伤口盖上几层烂布,他还是看见我咬牙的痛。我回了他,客气地谢谢他的注目还用心帮我改写了一部份。我说,你写得很好。

  

  站在镜子前面,流泪。高一的下学期,Steven愤怒地要我把眼镜摘掉,他让我带隐型眼镜。

“给我一个全新的形象,好不好?”

  从那之后,我摘掉了陪伴我17年的近视眼镜。我很听话,甚至在妈妈面前辩驳我戴隐型眼镜的理由都可以振振有词。

  高二上学期,他又兴致冲冲地要我把眼镜带上,也是一副无赖的口气说:“我还是喜欢你戴架子眼镜时的样子……”

  只是在我没配好新的眼镜时,就失去了配新眼镜的理由。分手了,还固守着一些莫名其妙的东西么?习惯地捏了捏耳根,那是Steven最喜欢咬我的地方。这是他熟悉的地方,有他熟悉的触感。我伸手环绕着自己,想念他。他竟然可以在爱着我的时候拥抱别的女生,享受欢愉……  

  我无法忍受Steven在感情上的背叛。虽然他辩解,没有感情也可以享受欢愉……至少是有那么一点喜欢她的吧。Steven跟我陆陆续续又约了几次。走的时候,他伸手放在我的脸颊上,眼神无比温柔。“好好照顾你自己。”  

 

  神秘男生给我发来第二个纸条:你知道要把鸟放生,笼门打开的时候鸟儿不会怯场的哟!明明那一扇门没有上锁,你却赖在里面不走啊!不说任何安慰你的话……自己看著办吧!

  什么叫我自己看着办?可怜的我依赖那些我不屑的安慰生活,我营造出受害者的姿态,像一株沾满花蜜大加绽放的花朵。

  不得不承认,神秘男生的话是一面超级大镜子,是我要人家来救我的,不是吗?这是个无解的论证,我无法证明对方的虚假,一如无法证明对方的真心诚意。   

 

  神秘男生的第三个纸条:周未的时候一个人在洛杉矶市区逛着,不知不觉就过了一天。忍不住想起在国内的朋友现在在忙些什么……我的生活是游牧而非放牧。游牧没有固定的羊圈可以休憩。你还在笼子里面,我却有些厌倦驱赶游牧了……下次我决不一个人逛街了。 

  天气预报说洛杉矶在下雨,很阴冷的雨。神秘男生撑着伞在繁忙的人群里走的时候是用哪一种节奏?突然想起梦里面的我,是攀着一只木筏漂浮。有种久违的温暖的东西涌向我。

  

  高一年级的每个假期,Steven总是起得很晚,我必须骑车出去帮他买中餐。

  “这是什么?你明明知道我最讨厌吃汉堡!”我堆着一脸的笑,不知道该怎么办。  

  “我喜欢吃什么你怎么还是搞不清楚。”

  “可乐呢?只吃汉堡怎么吃得下去?”

  因为没有经过超市,我想,喝白开水就好了。

  “我知道你很节省,也不用省到我头上来吧?”

  我看着他吃汶堡时那一脸愠恼,起身出门去帮他买可乐。

  而外面下着很冷的雨。

  为什么要这么讨好他?所有的同学都问我相同的问题。我只能嗫嚅回答,我爱他。他爱我吗?那当然,他从不放弃任何教育我的机会说:“要追我的女生多的是,你上辈子不晓得烧了多少好香才跟我在一起。”是的,我一直都很相信他是我最优秀的男人,太过在乎,连自尊都可以无所谓。

 

  寂寞这只猛兽,一口将我吞进肚子里,我陷入了酸楚的胃液包围群,分解、剥离、消失。  

 

  我草率地关掉跟其他人的聊天窗口。这一天,正好是我和Steven同居两周年的纪念日。

  我显得有些慌乱,拼命地打字掩饰我颤抖的手指。突然而来的静默让我难以适应,神秘男生在黑幕之后的表情,我一无所知。没有比此刻更痛恨自己该死的诚实的时候了……原来以为网络的匿名把我隐藏,就算表现得痛苦也没有关系,最终不会有人知道我的。下意识里的操纵欲望,从背叛的刺激蹦跳出来,因为我对不可控制的情况太过熟悉,也太过害怕。神秘男生的打字速度不慢,可是他常常等我说完三行话才会开口。他表现得温缓理智,甚至对我的愤怒和悲伤也不置可否。为什么不说一些安慰我的话呢?为什么跟其他人都不一样呢?  1/3    1 2 3 下一页 尾页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