列车出轨
时间:2012-11-12 09:47:39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金海浪  阅读:

  她没有很快睡着。烦闷的情绪纠缠着她冷寂的身心。她一边怨艾着丈夫,一边可怜着自己。怨艾和可怜来来回回在她的体内穿梭,无休无止。渐渐地,一个男人的身影鬼蜮一样悄悄爬进房门,站立在了前进面前,笑容可掬含情脉脉地看着她。她仿佛听见他说,嗨,你是个寂寞的女人,让我来访问你,好吗?
  前进被吓了一跳。她揉了揉自己的眼睛,什么也没有发现。她苦笑了笑,嘟囔一句,真是撞了鬼了。她希望自己能很快睡着,躲开这个莫名其妙的男人的纷扰。可是不行。她在后来的时间里看见了河边那个男人明亮的眼睛、松竹般的鼻子以及他抽烟的优雅姿势。夜色里他手里的烟星儿像星星一样,一闪一闪的,叫前进格外神往。
  还有近来常常出现的他看自己时的那种玩味的目光。
  他是谁,是干什么的?住在哪里?有一个什么样的家?他为什么跟自己一样,也喜欢静河?喜欢在静河边走来走去的?前进的思绪完全跟那个还没有同自己说过一句话的陌生男人发生起关联。
  
  二
  
  狄颜色最近爱上一个人。她幸福的感觉已装满身心,一个劲儿地往外溢。没有办法,她只好瞄住前进这个好友,整天诉说个不停。一会儿当面说,一会儿又在电话里谈。她的眼里涨满幸福。她嘴里流涌出来的话,也全都幸福的不行。把前进腻得有些反胃。因为前进没有经历过这么甜蜜的幸福,所以前进不太适应狄颜色好心赠给自己的这种分享。司徒马不是个有情趣的男人,他似乎根本不懂得怎么去爱这个世上的女人。他的心思不在这上面,也不研究女人的需求。他只知道做学问,别的什么也没有兴趣。所以,狄颜色的幸福把前进腻得没有办法承受。狄颜色哪管这些?她心里高兴就什么话都想表达出来,想让他人与她分享。也不管前进能不能接受她这种不管不顾的肆意表达。前进面对着女友的风狂的巨浪拍岸般的热烈表达有些怯了。心想,爱情怎么是这样一种东西,可以把一个平日里聪明理智的女人完全变异,换成另外一个人的模样?  狄颜色在那个喜欢自己的男人那里癫狂够了便会克制不住地来找前进。一个星期不知道要找多少回。前进后来都惧怕这种近似于非理性的表达了。于是,前进开始躲避狄颜色,尽量让她难以找到自己。可是恋爱中的人不知怎么了,变得特别的神。不管前进找什么理由、躲避到哪里,最终也总会被狄颜色给揪出来,乖乖地听她喋喋不休地继续讲在她本人看来是非常感人的爱情故事。前进没有办法,只好硬着头皮倾听下去。可她听的特别勉强,没有兴致。她一遍一遍地打着犯困的哈欠,让狄颜色看着就生气。狄颜色瞪着眼睛鼓起两腮毫不客气地说,你这人真没劲!不懂感情,更加不会欣赏感情。你是个可怜的女人!
  前进没有反驳。她觉得狄颜色说得不错。她的确是个不懂感情不会欣赏感情的人。这不怪自己,这完全跟一个人的经历有关。前进的经历很简单。或者换句话说就是一个没有什么经历的女人。她的感情史也书写的简练粗糙,没有什么动人的情节,更没有什么精彩的可以向别人炫耀的地方。当初在大学的时候,同班的一个男生刚刚对她有了那么一点想法,流露出了一点意思,就被在大学里做教授的母亲发现了。教授严肃地对前进说,别跟他走的这样近,赶快疏远!你不适合这样的人,肯定不适合。教授的话就是圣旨,不能违拗。前进从小就跟着教授,没有感受过父亲的温暖。父亲在她出生后不久就见异思迁爱上别人同教授分手了,是教授一个人把前进抚养大的。前进从小就在教授的严厉看管下没有思想没有主张地盲从地生活着。婚姻这件事也是。司徒马便是后来教授经过周密思考经过精挑细选之后硬塞给前进的。司徒马是个博士。教授说只有司徒马这样学识过人的人才配做教授家的女婿。前进跟博士司徒马恋爱了整整两年也不来电,没有擦出耀眼的火花。有一天前进硬着头皮对教授说,算了吧,我对这个家伙没有什么感觉。教授听了说,你知道什么叫感觉?还没有感觉感觉的。感觉是什么东西?也配让人寻找和信赖?哼!教授冷笑了起来,它是个虚无的不能再虚无的可怕名词!你妈妈我当初倒是挺有感觉的。可没出三年,那个给了你生命的人就撇了咱们走了。走的那么快那么坚决那么义无返顾。他倒是个让人特别有感觉的人。可有什么用呢?你绑不住这样人的心。你妈我都绑不住,我看你也未必行。他们的心上长着翅膀,随时可能会飞。再说了,浪漫又不能当饭吃,感觉这东西也是相对而言。什么叫有,什么叫没有?看你怎么来界定。依我看,你还是老老实实跟司徒马继续下去吧。今后的日子可能是平实的,但却会让人感觉塌实,没有危机感……教授被人遗弃了一次,就吓成了这样,非得逼着自己的女儿前进嫁给司徒马。司徒马倒是沉稳老实,可死板的近乎迂腐,不懂生活,没有情趣,甚至连吻都显得是那样的笨拙,没有滋味。这样的人让前进如何能收进自己的心坎里呢?可是教授不管这些,教授只管让女儿一直向前走向前走。最后终于走进了博士的家。
  前进想起自己乏味的没有一星儿半点儿幸福可言的婚姻就觉得委屈和怅惘。
  前进因为这场让她毫无激情的婚姻便特别怨恨母亲。因为怨恨,前进结婚以后很少回娘家去。教授经常打电话让他们回家,特别是周末的时候,教授的邀请就更加的恳切。因为她孤独,需要来自孩子方面的感情慰藉。可是前进去的很少。前进总是推说自己有事,搪塞教授。前进惧怕跟教授见面。她不知道见了教授的面该跟她说些什么。说自己失败的不幸福的婚姻生活吗?她一定会问日子过的怎么样?她这样问的时候该怎么跟她说呢?说实话她会伤心,说假话自己不会。所以最好的办法是回避不见面。不见面两清爽,谁也不用替谁忧伤难过。前进虽然不愿意回家,但并不代表她不孝顺。她还是很有孝心的一个女儿,她知道教授晚年孤独,就花钱给教授请了一个有知识的年轻保姆。这样不仅可以照顾教授的衣食起居,还可以跟教授交流聊天。尽管如此教授还是对前进心存不满。教授说我千辛万苦把你养大,付出了大半生的心血,为了怕你受委屈我甚至没有再婚,你一个保姆就把我打发了?前进知道教授需要亲情的温暖。可她知道她跟教授之间实际上已经谈不上有什么亲情可言了。一个拿自己亲生女儿的婚姻当儿戏的母亲,还应该希冀女儿对她延续母女之情吗?
  前进的心灵因为婚姻而变成一支伤心的河流。  2/11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6 下一页 尾页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