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的华尔兹--色与戒
时间:2012-11-10 10:01:09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安庆j  阅读:

  三年前的那些如同锥子一般要扎进她身体里的眼神,又一次呈现在了她的面前。她不止一刻的在想,这具冰冷的面具下究竟压抑着多少亟待喷薄的****?即使是当着自己太太的面,他那双如饥似渴的瞳孔也在一刻不停的扫视着她身体上每一件诱人的器官。她似乎也感应到了他颤栗的身体里急促而粗重的喘息。她哆嗦着抬了抬头,用了一个同样饥渴的目光,回应了他淫乱的****。
  基调昏暗的房间里,她试图用一种还未尝试过的慢条斯理来勾起他早就按捺不住的****。她不紧不慢的脱掉身上本就少的可怜的衣着,他正襟危坐的呆在不远处的椅子上不动声色的耐心品味。她以为自己幼稚的表演已经完全攫取了他的欢悦,可接下来要发生的事情却让她有十二分的咋舌。
  就在她还卖弄****的掀起裙裾时,欲火焚身的他忽的从椅子上弹了起来,箭步如飞的直接扑到了她的身上。然后粗暴的把她摁在墙壁上,接着焦躁的撕开她下身的内衣,紧跟着便是一把将她推倒在床上。
  他愤怒的解下自己的皮带,使劲浑身解数狠狠的一下下的抽打她那嫩的可以摁出水来的肉身。等他抽的大约有些累了,又系鞋带似的将她柳条般的细手牢牢的捆住。最后的一个动作,当然是像剥橘子皮一样的粗鲁的扒光她的衣物。从她崛起的后身,一次次的强劲的狂躁的凌虐般的深深进入。
  镜头再一次恢复平静时,他依然面无表情的坐在一把靠近床沿的椅子上,无动于衷的玩味着这具软的不比云团强出多少的****。而她呢,佝偻着身子歪躺在床上一动不动。凌乱的头发和污浊的泪痕,在明确的交待着不久之前发生的那件类似于****的床姊之欢。
  她的心里该有些微的恨意吧?然而却不。细看她憔悴的脸颊上,确乎一脸得意的神情。这个已经玩弄过无数女人的汉奸,用他惯有的伎俩势如破竹的打开了一个女人尘封已久的心门,又或者阴门。她的知觉在感到疼痛的同时,肉体以及灵魂明明都是在愉悦的升华当中。那个男人强有力的进入,像是一把挖耳勺那样,挠的她浑身上下有说不出的酥麻瘙痒。
  在回来的路上,她依然春心荡漾的焦灼期许着第二次甚至第三次第四次交媾的欢快。她躁动的思维里,一切关乎革命的言辞都抵不过那个男子猛烈的抽动。
  很快第二次第三次都仿若梦境般如约而至。他一次比一次更深的进入,她也一次比一次汹涌的迎合。她紧紧的攥着他起伏的脊背,任由他坚挺的插进。她开始主动的翘起白嫩的后臀,贪婪的擦拭着他猛烈的撞击。抽动似乎一次比一次凶猛,摩擦的声响也似乎一次比一次刺耳。此一刻,他能感受到的最大真实,便是那个滑润的要夹碎他的洞穴。而她也是一样。那根强悍的孔武的棱角分明的****,好似笔直的由下身经过肺腑直抵咽喉。
  在那个无关战争的临界点上,他们共同向着一个更猛烈的****,雄健的迈进。****与****交欢的碰撞像是火车车轮与轨道衔接的震荡,不时的发出嘎吱嘎吱的浪叫。一串串暴虐的呻吟声后,必有一股股腥膻的潮吹喷出。
  终于,他的身子突然直挺挺的僵硬在那里,像一尊雕塑般再也动弹不得。而她呢,只听见她的喉咙里发出阵阵嘶哑的干咳。他面部的青筋突然像溃堤般的暴涨起来,她的脸颊亦如被勒紧了脖子那样红的发紫。
  他们彼此这样像抓着一根救命稻草一般,死死的扣住对方的肉体,一起等待那个神圣时刻的君临。他把牙齿深深嵌入她红肿的肌肤后狂烈的吼叫,一股似有一千度的热浪就呼啸着冲溃了她两腿跟紧紧夹着的堤岸。他的每一次射精似都能带给她从脚尖到头顶的灼热,而她潮湿的身体更是让他颤抖的神经每每欲罢不能。
  在王佳芝与易默成无数次的畸形媾合后,重庆方面突然取消了刺杀易默成的计划。一批失踪的军火极有可能掌控在易默成的手中,而王佳芝的任务由先前的****刺杀改为了刺探情报。偷鸡不成蚀把米的被戏弄感,让她对着眼前这个比嫖客还要心狠手辣的政客,失控的咆哮起来。站在一旁的邝裕民大概就是在这个时候,暗暗下定了私自刺杀易默成的决心。老谋深算的老吴不会看不出邝裕民接下来要耍玩的把戏,他用控诉易默成滔天罪恶的方式默许了邝裕民的这一铤而走险的决定。
  日本妓院里,王佳芝的一曲《天涯歌女》,竟然唱的易默成这个阴险狡诈的魁首汉奸老泪纵横。只是一句“我比你更懂怎么做娼妓”,到底隐含了他多少身不由己的无可奈何。和王佳芝一样,他不过也是傀儡。
  他给了她一枚信封,是去一家戒指店订制一枚价值连城的粉红钻戒。她不会不明白这意味着什么,但她还是选择了出卖他。她对他平静的提起要他陪着一起去取钻戒,他没有怀疑。戒指店的四周早就埋伏的密不透风,只要易默成一只脚踏进店铺的附近,他的另一只脚也同时踏进了地狱的冥门。
  粉红的硕大钻戒像是命运那样,紧紧勒住了她的心脏。他怜惜的抚摸着那双镶着红钻的纤手,用孩子的目光凝望着她的目光,并深情的对她说出了此生最后的情话:你跟我在一起。
  她流泪了。她这样想,至少在那个他深情凝望她的瞬间,他是爱她的。仅仅为了这片刻的虚情假意,她也甘愿搭上一生的背信弃义。
  她犹豫着动了动嘴唇,嗫嚅着说出第一声“快走”时,他并没有听懂。他只是如是深情的观望着她,像把玩自己简单而纯粹的一生。
  她几乎是拼尽生命本能的又紧跟着补充了一句:“快走”。
  他的脸色霎时阴沉了下来。
  影片从这以后的所有镜头,都成了画蛇添足的赘述。
  最紧要的是,他活着,而她死了。
  临死前,她坐在或是去往福开森路的那间曾经与他幽会的公寓里的人力车上,嗓音清脆的对车夫说:
  “回家”

 2/2   首页 上一页 1 2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