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的华尔兹--色与戒
时间:2012-11-10 10:01:09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安庆j  阅读:

  这个小故事,曾经让我震动,因而甘心一遍遍修改多年。在改写的过程中,丝毫也没有意识到三十年过去了。爱,就是不问值不值得。
  --张爱玲·《色戒》·卷首语

  她在凯司令咖啡馆的奶白色陶瓷杯子的边沿上,留下那道殷红的有些不可思议的弯月状唇印后,就失魂落魄的转身离开了。
  对她来说,今天下午的那些照的人眼生疼的明媚阳光,并不曾驱散来回游离在咖啡馆四周的黑衣男子们在她心头间播下的阴影。她若有所思的在即将推开的这扇咖啡馆的透明玻璃门前,心事重重的站立了一个片段。
  而影片的画面,就是在这个意味深长的停滞时辰里,被见缝插针般的迅速切换到了三年前……
  那时的她还是个素颜朝天的名叫王佳芝的学生,落魄的坐在一辆人头攒动的军用卡车上出神凝望远方。一群肩上扛着民国军旗心中装着救国幻想的青年学生,在抑扬顿挫的齐声呼喊着保家卫国的请缨军歌。刺耳的婴儿哭泣声,就是在这个百无聊赖的时刻,像极午夜时分的绣花钢针,游刃有余的刺穿了每一颗噤若寒蝉的心脏。战争或就是这样:生与死,从来都是宛若亲朋般毗邻而居。
  稍后的一些镜头里,爱国学生邝裕民的出场显然有些穿凿附会。打着邀请同校女生参演爱国话剧的名号搭讪异性的不雅举止,让他刚出场时浑身上下就沾染了小丑的滑稽感。他悲剧而简短的一生就像那出即将开演的爱国话剧一样,使人啼笑皆非。仅仅是因为话剧的成功上演所带来的快感没有真刀实枪的刺杀一具肉体的汉奸来得酣畅,他就异想天开的将虚拟的话剧搬进了现实的人间。
  故事的地点在那个荒唐的暑假,被千里迢迢的转移到了1939年的香港。暴风雨临来前的平静生活,从摇篮到坟墓都堆满了摄人魂魄的死寂。六个乳臭未干的青年学生以临时租来的洋房为根据地,有模有样的干起了刺杀汉奸的爱国运动。由于己方全部都是正面角色,反面角色就只好被主观臆断的锁定到了当时汪伪国民政府在香港全权代理的魁首汉奸易默生的身上。
  然则,令人意想不到的是,这场漏洞百出的以****为主要手法以刺杀为终极目的闹剧,前前后后竟然持续了长达三年多的时间。并且随着时间的推移,剧情被命运一再改写。以致最后,故事的主人公在接连被稀里糊涂的推上断头台时,依旧浑然无觉无知。
  依托邝裕民同乡老曹的关系,假扮麦太太的女一号间谍王桂芝成功打进了易家的牌桌。影片中大篇幅的稀里哗啦的麻将碰撞声韵,至始至终都如影随形。阴谋的男女主角,就是在这张耐人寻味的牌桌上,有过了几次三番的****。暧昧的眼神,妖娆的举止,挑逗的措辞……每一次的温情邂逅,都有可能在劫难逃。可向来防备严实的易默生,根本不给青年学生们任何下手的机会。行事诡异的他,早就习惯了深居简出的谨慎生活。任何人想要从他身上找到破绽,都必须要付出比破绽本身强大许多的高昂代价。
  在接连几次的尝试都无果而终后,气急败坏的邝裕民们终于若有所悟:就像是钓鱼那样,既然是****,就必须下足充裕的诱饵。尚还是****身份的麦太太,又一次被自己同甘共苦的战友们合法的出卖了。上一次出卖的是色相,这些稍稍有些不同,这次出卖的是童贞的肉身。
  破处实验这场戏,实在拙劣的可以。唯一和妓女有染的梁润生当仁不让的被大家一致举荐为王桂芝床戏老师的第一人选。父亲的抛弃已经使她整个人的存在都显得若有若无。如今自己含辛茹苦坚守的肉体,也被一个嗜性如命的嫖客轻而易举的一把夺走。空空如也的这具皮囊下,她的灵魂连同肉身都一起可耻起来。
  电话铃声就在那天床上功夫被几经淬炼的基本上算是炉火纯青时,曲终奏雅的响了起来。易家要搬回上海,这无疑是个令人发指的辛辣嘲讽。所有人在垂死一般秉持的信念只在这样一个不合时宜的瞬间,就被一句若无其事的道别击的一地粉碎。历史似也惯于用这种温水煮青蛙的反讽方式,无情的嘲弄不识时务者。
  或算是一场李代桃僵的谢幕演出,六个学生同仇敌忾的以一种事倍功半的生硬手段诛杀了声言要挟爱国行动的老曹。每一刀都既像是抛砖引玉,又貌似练习刀法。素来把自己打扮的油头粉面的老曹,怕是怎么也不会想到,自己这具享尽了人世荣华富贵的躯壳,竟然是以马蜂窝式的窘厄体态行将就木。
  血腥的场面一直持续到1942年的春天。沦陷后的香港,早就是面目全非。那场虎头蛇尾的闹剧,终也在战火的硝烟里被炮灰一遍遍的覆盖。当初那柄桶死老曹的生锈铁刀,把所有曾经紧握过它的手掌,都雕琢的同样盘根错节。可故事的女主角王佳芝,却因为当时惊魂不定的逃离,侥幸的躲过了时间的审判。她楚楚的面容,依旧完好如初。尽管寄居表姨家的生活索然无味,可毕竟在这兵荒马乱的时节,能有个确切的着落已实属万幸。
  一个弱女子适应生存的能力往往大的惊人。她不关心国家存亡民族兴衰,因而她的内心也凭空多出了几许的笃定。然而,寂寞总是难免的。日渐乏味的生活,已经显示出比岁月还要残酷百倍的能量在一步步的腐蚀着她这张姣好的面孔。身为女子唯一值得炫耀的贞节,已被陌路的嫖客戏虐的玷污了。除了这张尚还看得过去的月貌花容,她真的是彻头彻尾的孤魂野鬼了。一个再响亮不过的念头,像是那晚震耳发聩的迫击炮般的袭上她的心头:她一定要展开积极而彻底的自救。
  天公做美的是,就在她这个念想产生的下一个时差里,三年前失散的邝裕民又再次像蘑菇那样的从地面冒了出来。已经不是学生也不再是王桂芝暗恋对象的邝裕民,这次见面倒是稳重了许多。他没有像久别重逢的故友或者挥斥方遒的同学那样,罗哩罗嗦的来上一番煽情的演讲,而是在说了该说的事由以后,就开门见山的邀请王桂芝再次加入到刺杀易默成的行动中来。主要成员还是原班人马,可这次行动是依托重庆方面的政治力量。
  有了坚强的靠山与正义的理由,王桂芝根本没有听完邝裕民接下去的那些道貌岸然的吹嘘,就沉默的点头一口答应了下来。这个妩媚的点头,让冷寂多时的易家牌桌又重新热闹了起来。
  四十年代初的上海,到处都弥漫着一股怀旧的氛围。又一次顺利进入易家的王桂芝,举手投足已经多出了几分贵太太的洗练媚俗。她在牌桌上有说有笑的搓着麻将,心里头牵肠挂肚的却始终是那个身着中山装竖着后背头的易默成。那些分不清是仇恨还是渴慕的****,如同热锅上的蚂蚁,在她心口里肆意的爬来爬去。绯红的脸颊、湿润的嘴唇、舒展的臂弯……每一个放荡的动作,都在不折不扣的出卖着她内心鼎沸的欲火。  1/2    1 2 下一页 尾页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