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爱,请深爱
时间:2012-11-04 09:15:05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贝贝爱帅  阅读:

  今天咱俩谁喝倒下了谁就滚蛋
  无数个夜深露重的晚上,我穿着比秦苗内衣多不了多少的布料尾随张扬穿梭于各大酒吧迪厅之间,我叫一杯甘露咖啡,坐在角落里安静的喝。灯光闪烁间,张扬的脸在不远处忽明忽暗,渐行渐远。我一直以为甘露咖啡是一种咖啡,后来才知道,其实,那是酒。喝多了,我就去舞池里跳舞,在场中央跳的要多妖娆就有多妖娆,直到一群不怀好意的男生靠过来,我才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他们把我围在中间,眼中是昭然若揭的邪肆。我的酒早就醒了大半,局促的站在原地一动也不敢动,那一刻,我多么希望张扬会像古代的骑士一样解救我于水火之中,心里这样想着,就真的来了个骑士,只是这骑士比较新潮,还穿了匡威鞋。
  姜涛一出现那些小混混就自动让出一条路来,他亲昵的揽过我的肩膀,在我脸上轻轻亲了一下,然后板起脸,对众人说道,这是你们的新嫂子,那些小混混站在旁边低眉垂首,恭敬的叫道,姜嫂。直到被姜涛拉出酒吧我还沉浸在那句姜嫂的巨大震撼中无法自拔,他将自己的外套披到我肩上,恶声恶气的说,小孩子就不要学人家来这种地方,下次可没这么幸运碰到我这样的相公了。我双手叉腰,瞪大眼睛,我念大二,19岁,你要叫学姐的,他挑了挑眉,我念了三年高三,21岁,你要叫哥哥哦,我不屑的看着他,这有什么可值得炫耀的,再说,都是孩子爹了还好意思自称哥哥。当然,这些话我只是在心里想想,并没说出来,毕竟刚刚是他救了我,而且这里好像还是他的地盘。  从那天以后,无论我去哪家夜店都再没人来骚扰我,姜涛叫一杯路易十三陪我坐在角落慢慢的喝,他安静的时候很有几分忧郁王子的味道,可开口说话时却很少能吐出象牙来,他说,贝贝,你不适合穿这么暴露的衣服,我专注吃西瓜,无视他;他继续说,就你这身材,不脱了衣服都看不出性别,怎么好意思穿这款抹胸的裙子,我努力吃西瓜,腹谤他;他最后说,要不你干脆从了我吧,我天天给你买西瓜吃,我随手把吃剩的西瓜皮丢到地上,祈祷灯光再昏暗些,即使不把他摔成残疾,也摔成个生活不能自理。心里这样想着,我便更加卖力的啃西瓜,林小婉踩着五颜六色的灯光出现在我面前,她穿一套红色紧身裙,手里拿着瓶北京二锅头,身后跟着亦步亦趋的张扬,我定定的看着慢慢走近的张扬,眼前模糊一片,他瘦了许多,眼眶发青,面色苍白,连平时一尘不染的白衬衫都有了污渍。他过的很不好。
  林小婉把酒瓶往桌上重重一放,通红着眼睛说,今天咱俩谁喝倒下了谁就滚蛋,我悄悄拽了拽姜涛的袖子,低声道,你家媳妇太生猛了,你还是快点滚蛋吧,我替你顶一会,他转过头看着我,眼中先是愕然,再是迷茫,最后变为同情,就在我为他瞬息万变的眼神所深深折服时,林小婉那厮却爆发了,她指着我的鼻子说我是狐狸精,不要脸,抢别人男朋友。我可以忍受她的辱骂,却不能忍受她在我爱的人面前对我辱骂,这个世界上谁都可以说我是狐狸精,只有她没资格。我像街头的泼妇一样和林小婉厮打在一起,张扬从后面紧紧地抱住我,他说别打了,然后,林小婉的巴掌重重落下来,那一刻,整个酒吧都安静下来,所有的喧嚣都凝固在我泛红的脸颊上,张扬抬起手,大约是想摸摸我的脸,我微微侧头,躲开了。无论有多少理由,刚刚他确实是抱住我的手,让他爱的人狠狠给了我一巴掌,这最后的怀抱,了结了我对爱情最初的梦想。
  我接过姜涛递来的冰块,顺势偎进他怀里,林小婉得意洋洋的双眼瞬间蒙上熊熊怒火,我把脑袋深深埋进他的胸膛,即使这里不属于我也借我稍稍靠一下吧,哪怕是怜悯,请不要推开我。
  那天晚上姜涛替我报了仇,我冷眼看着他的胳膊高高举起,然后狠狠落下却没有阻止,我承认我是个小气又记仇的人,那一刻,我巴不得姜涛变成法力无边的孙大圣立马把林小婉打回原形,可是张扬却挡在了她的面前,明明灭灭的灯光中,我忽然看不清张扬的脸,满眼都是他嘴角边那丝细细的鲜红血痕。
  我趴在姜涛的怀里,无声而剧烈的哭泣,张扬和我分手,我不哭,林小婉当众骂我是狐狸精,我不哭,甚至众目睽睽之下她狠狠甩我一巴掌,我也不哭,可是,我看到张扬略红的脸颊,眼泪一下子就涌了出来,他一定很疼吧,刚刚林小婉打我时,我是真的很疼,那他一定也很疼吧。
  那天晚上我喝了很多酒,一杯接一杯,就像喝农夫山泉。林小婉被内保拖出去时还在歇斯底里的大骂姜涛始乱终弃,而我将不得好死。我闭着眼睛大口喝酒,连脑袋都没抬一下,我不是怕丢人,我只是怕看到张扬,怕看到他的眼睛为别人而难过,那样,我会比他更难过。
  呼吸停止,爱方终止
  当吧台上摆满大小不一的空酒杯时,姜涛背起摇摇欲坠的我出了酒吧。深夜的风有点凉,我抹了下鼻子,将手中的高粘度液体不着痕迹的蹭在眼前的白色外套上,然后紧紧搂住他的脖子。他连女人都打,一会要是被发现了,我可不敢保证他会不会非常有力度的把我丢出去。
  第二天醒来,头疼的厉害,只记得前一天晚上喝多了酒后姜涛把我背出酒吧,我迅速掀开被子瞧了瞧,幸好,衣服还在,只是有点皱,我又抬头环视了一下房间,索恩的吊灯,米舒拉艾美的桌椅,没错,我确定这是我家。整个城市只有桃源别墅区才舍得花钱配这么高级的东西,当然,当初我老爸买房子时花的银子也是很高级的。
  正当我躺在床上佩服自己酒品了得,醉成那样还记得回家的路时,姜涛推门进来了,他递给我一杯热牛奶,有些不好意思的说,家里就剩下这袋纯牛奶了,还是过期两天的,将就一下吧,我疑惑的看着他,虽然家里一般只有我一个人住,但会有钟点工定时来打扫并且把食品补足,他淡笑着说,这是我家,你家在隔壁。
  那天的天气很好,天空有飞机划过云朵留下的痕迹,我和姜涛并肩坐在阳台上,像年迈的老人一样,沐浴在阳光中絮絮着陈年旧事。
  在此之前,我从不知道这世上竟还有与我如此相似的同类,我们住同一个小区,念同一所大学,连房间的装修都一模一样,其实,这房子没有经过任何装修,买时是什么模样现在还是什么模样,他和我一样,都是被扔进华丽城堡的孤独小孩,我们有大把的时间,大把的银子,却不知道怎样才能把房子变成家,更不知道怎样才能把半年都难得见一面的父母变到家里来。
  姜涛说他认识我,早在四年前。那时他和父亲一起来这看房子,站在二楼的阳台上刚好看到缩在角落里大口喝酒的我,他父亲指着我,满眼怜悯的告诉他,这是苏氏集团的独生女,苏贝贝,父母离婚后各自成家都搬出去了,原本好好地家就剩她一个了,多可怜。那是姜涛第一次见我,他站在朗朗日光下将我看的通通透透,而我坐在角落里喝的浑浑噩噩,就是这一眼,误君半生不知春。  2/3   首页 上一页 1 2 3 下一页 尾页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