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爱,请深爱
时间:2012-11-04 09:15:05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贝贝爱帅  阅读:

  随传随到的夜礼服假面
  开学伊始,张扬作为学生代表上台讲话,他穿白衬衫配白色马克华菲休闲裤,双眼微微眯起,冲我的方向温柔一笑,瞬间,以我为圆点,半径百米内的女生双眼通通成粉红桃心状,我无比骄傲的挺直了脊梁,一副与有荣焉的臭屁模样,其实哪个女生没点虚荣心呢,何况是张扬这种内外兼修的优质男,我恨不得天天把他拴在腰上招摇过市。
  当天下午,我和张扬的合影就被放到了学校的论坛上,看着照片里那两颗紧紧挨在一起的脑袋,我不禁感叹,真是绝配啊,男才女貌不说还有夫妻相呢,秦苗把一片薯片塞到我嘴巴里,恶声恶气的说道,全世界的人都知道张扬是你苏贝贝的,有必要在这显摆吗?
  我瞪大双眼,故作无辜的看着她,当然有必要,有很多如狼似虎的大一女生还不知道呢,我一面说一面拿出手机拨号码,心动不如行动,我要让全世界的人都知道,张扬,是我苏贝贝的。
  没一会,张扬就出现在女生宿舍楼下,他穿我最爱的白衬衫,怀里抱着满满的红玫瑰,像第一次对我表白时一样,大声呼喊我的名字,一遍又一遍。直到宿舍所有的窗子都打开,无数羡慕嫉妒恨的脑袋探出来,我才慢悠悠的晃下楼。秦苗说她要代表月亮消灭我这个虚荣任性的小巫女,我笑着给她一个飞吻,有本事你也找个随传随到的夜礼服假面啊。
  所有人都知道,张扬爱我,爱的人神共愤,路人皆知,可即使这样,我仍然诚惶诚恐,如履薄冰。对于轻易得到的东西,我总是没有安全感,何况是张扬,优秀如斯,怎么会轻易喜欢上我呢,所以,我总是要他说爱我,不分时间不分场合,高调而华丽,我只是想一再的证明,他爱我。
  秦苗说,我所谓的没有安全感不过是给自己的刁蛮任性找个好听的借口,说穿了,就是张扬给惯出来的坏毛病,她一边用力戳着我的脑门一边继续数落我,你这样欺负老实人,是要遭报应的。
  我一直觉得,秦苗才是真正的巫女,因为她说完这话的第二天,我的报应就来了,医生说智齿发炎,一定要拔掉。我坐在医院走廊的椅子上,捏着挂号单的手满是汗水。张扬学生会有事不能来,可又不放心我一个人,于是他拜托秦苗来医院照顾我,我转头看着冷汗涔涔的秦苗,真不知道我俩是谁照顾谁。
  牙科旁边是妇产科,不时有和我们年纪相仿的女孩从那扇白色大门里进进出出,她们或面白如纸,或泪流满面,我和秦苗的手紧紧握在一起,低垂着脑袋,掌心的汗水足够浇灌一棵松树苗。
  一双黑色的匡威新款男鞋从眼前经过,我迅速抬头,想告诉他牙科在这边,可还没来得及说出口,他就扶起刚刚在手术室里叫的特清新脱俗的一女生,我冲他翻了个大大的白眼,长的人模人样,却尽干些畜生的事,秦苗用力握了一下我的手,我扬高下巴,挑衅的看向前方,我苏贝贝既然敢说就不怕被人听到,那个男生回头粲然一笑,露出一排明晃晃的小白牙,流里流气的说道“我爸妈可以证明,我不但长的人模人样,衣服底下还是一特正常的地球人,你要不要验验”
  我瞬间涨红了脸,丢下一句臭流氓就拉着秦苗落荒而逃,虽然我不是保守刻板的人但也没开放到这种变态的地步。
  我这么爱他,即使他要离开我了,我都舍不得他难过
  回到学校后,我的智齿神奇的不疼了,我想一定是被那个变态的匡威男给刺激的,不过我没想到更刺激的事还在后面。
  迎新晚会上,张扬利用自己学生会主席的职务之便在第一排贵宾席给我弄了个座位。我正悠闲的吃着瓜子,忽然,全场的灯都暗了下来,帷幕缓缓拉开,一个穿着红色波西米亚裙的女生出现在舞台上,那个变态的匡威男在角落里深情的弹一首卡门,我激动的一口吐掉了瓜子仁,拉着张扬的袖子,指着台上的两个人半天说不出话来。张扬顺着我的手指看过去,他的眼睛瞬间定格在台上那一抹艳红上,我看到有光在他眼中闪过,那么明亮,刺疼了我的心。
  我的手慢慢垂下来,放进上衣口袋里,我从没像现在这样痛恨自己的手指,就是这轻轻的一指,我把我的张扬指到了别人怀里。
  我像平时一样,照常上课,照常吃饭,假装什么都没发生过,但我知道,有些事情已经在悄悄的改变了。张扬总会找这样或那样的理由往金融系跑,那里有一个会跳卡门的大一新生,她穿大红的衣裳,化浓艳的烟熏妆,连名字都魅惑而妖娆,林小婉,和那个古代名妓董小宛简直如出一辙。
  秦苗拍着我的肩膀安慰我,她说,贝贝,你别担心,林小婉已经有个固定的嫖客了,就是医院里的那个变态男,姜涛,听说他俩可是青梅竹马,张扬没希望的,过了新鲜劲自然就回到你身边了。
  我趴在桌子上不说话,爱情不是买卖,赚了继续做,赔了转身走,我爱张扬,从很久很久以前,爱的深刻而卑微,哪怕只是他退而求其次的次,我也愿意。
  就当我在这伤春悲秋的时候,门口有人叫张扬的名字,我习惯性的抬头张望,是林小婉,所有的悲伤瞬间转化成怒火,我像个小火箭似的噌的一下窜到教室门口,可林小婉显然比我更愤怒,她指着我的鼻子尖,气势汹汹的说,你能不能叫你家张扬离我远点,这是我男朋友姜涛,看见了吗,货真价实,以后叫他别缠着我了。
  教室门口围了很多看热闹的人,我涨红了脸站在中间,可我一点也不觉得丢人,真的,一点也不。一直站在旁边看的饶有兴致的姜涛突然开口,他说,你男朋友那么喜欢我女朋友,礼尚往来,我是不是也应该喜欢你一下啊,我当时只觉得他是故意讽刺我,可是很多年之后,我才知道,他说的是真的,他对我说的每一句话都是真的。
  事情闹到这个地步,我即使想假装什么都不知道也不可能了,和张扬分手那天,我出奇的平静,不哭不闹,连嘴角上翘的弧度都和从前一样,他低垂着头,说对不起,眼圈微微发红,我的心一下子就软了,你看,我这么爱他,即使他要离开我了,我都舍不得他难过
  秦苗寸步不离的守在我身边,她说,贝贝你哭出来吧,这样不声不响的,我害怕。
  我冲她微微的笑,像英国女皇一样,既矜持又婉转,我哭什么呀,我苏贝贝既然能追到张扬一次,就肯定会有第二次,他不就是喜欢林小婉那种非主流豪放型吗,神州行,我也行。
  打从那天起,我和张扬还有林小婉之间就形成了一种非常微妙的关系,张扬追着林小婉,我追着张扬,彼此视而不见,孜孜不倦。  1/3    1 2 3 下一页 尾页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