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一个男人教成熟
时间:2012-10-27 21:54:18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肖永革  阅读:

  下了火车,西安问诗乐:“你同学来接你吗?”
  诗乐一脸怪笑地说:“我就没让来接,看你把我怎么安排?”
  他就暗下决心,反正出来了,带着诗乐这个如花似玉的姑娘,决不能让诗乐跟着自己受委屈,让她瞧不起他。他就把诗乐带到一家三星级宾馆,这是他有生来第一次住宾馆。他在大学暑假时来过北京,那时搞的时学生硬座票、睡在北京的同学宿舍里,吃的喝的是面包和凉水。
  登记的时候,服务员问他,几间房,他回头看看诗乐,想问,但诗乐却把头扭向一边,装着看什么。他就说:“一间。”

  晚上,他坐立不安地坐在沙发上看电视。诗乐洗完澡,围着浴巾出水芙念般立在他面前。他盯着诗乐痴痴地呆住了,诗乐也在痴痴地望着他。他的热血燃烧起来,跳起来把诗乐搂在怀里。诗乐没有任何反抗,似在等待着他的俘虏。他把嘴凑在诗乐的唇上,诗乐就紧紧搂住了他的脖子。但诗乐却比他有经验,舌头在引导着他,让他知道原来接吻也有这么多享受。他有些吃惊。

  他战战兢兢地把围着诗乐身上的浴巾解开,一个让他血脉膨胀的通透玉体惊现在他面前。他把诗乐抱上床,然后就无师自通地完成了他的第一次成人经历。
  第一次射的很快,他有点懊丧。原来在他的印象中,以为性爱是上天入地般的刺激呢,怎么如猪八戒吃人参果似的没有一点感觉呢。
  夜里,诗乐主动爬到他身上,让他又是吃惊。他就又来了浑身的力气,和诗乐翻云覆雨地征战了很多次。伴随着诗乐惊天动地的叫声,他终于慢慢体会到其中的奥妙。他心里暗叫:我操,原来是这么干。
  等累得半死躺下了,他才开始回想:怎么一切都这么顺畅,这么快,快得连他自己都奇怪。而以前从小受的教育、看的电影常常是,如果摸了女孩亲了女孩,无异于亵渎神灵残害生灵般可耻,绝对是要伴着一声“流氓”而迎来江姐扇甫志高一样的响亮耳光的,现在看来那简直是毒害、是误导、是误人子弟,不知耽误了多少青春美梦和花好月圆的故事,也耽误了自己这么多年的青春。要是早醒悟这些,他可能早就和女孩子交往了,也不至于让自己憋了二十多年膨胀的身体,到今天才尝禁果。

  而流畅中唯一让他有点小遗憾的是,诗乐没有流血,莫非诗乐不是处女。这他就不懂了,但他也不是太封建。他又把诗乐的下面好好看了一番,从来每见过,以前在强给他搞的录象里总看不清,等现在看清了,觉得女人那东西怎么那么难看,没有想象的那么美好。
  第二天,在天坛的回音避,淌在他血脉里的热流让他激动得大喊:“雅---美,我---爱----你---- ”
  六
  国庆节后,西安上班总是小心翼翼的,总感到好象一场暴风雨要来。
  倒是诗乐常打电话来,让他能暂时逃避思绪不想公司里烦心的事。有时,诗乐甚至课都不上跑来他公司的楼下,让他惊喜中又有点怕,他感觉诗乐的热情比火还炽烈,总担心这火能烧多久。

  他慢慢品出,诗乐绝对属于那种娇生惯养的女孩,除了天上的星星,不管什么东西,只要说喜欢,就给她妈打电话说要。回到家,那东西肯定就放在她的房间里了或者桌上了,哪怕是冬天的大西瓜、夏天的冰淇淋,绝对的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大小姐。
  父母对诗乐又宠又怕,总担心她太任性,生出什么事端了,于是,越发谦让。
  但诗乐却不领情,常给西安说:“我父亲很自私,他只关心他的官位,从来不关心我。连我国庆节在那里他都不知道。”
  于是,西安就好象成了诗乐的父亲兼男朋友,养了个女儿,交了个女朋友;看着她、护着她、宠着她;只要诗乐想要什么,就给他说,他就去想办法满足诗乐。他想,只要诗乐高兴,哪怕卖血呢,他不能负了诗乐对他的烈火浓情。
  诗乐呢,就象没那个家,整天想和他厮守在一起,和他做爱、逛街,给他讲宿舍里女孩子谁又破身了,讲昨天又摸了宿舍谁的乳房根本没有自己的大;讲为什么女孩那几天要穿深色裤子,胸罩现在叫文胸,还有杯罩的大小等等,让西安大受教育,恍然大悟了以前很多不明白的对男人来说是隐秘的世界。
  他为诗乐对他的全身心投入而感动,就把自己工作之外的一切时间和所有的金钱都花在诗乐身上。他不但把自己的工资全部花在诗乐身上,带诗乐遍尝安倍的日本料理、德发长的饺子、贾三的灌汤包子类大街小巷的各色可口美味;买让诗乐高兴的HANG TEN、GIODANO、APPLE类各款绫络绸缎,包括内衣内裤;好在诗乐青春不爱化装给他省了巨额胭脂钱;而且他还把父母给他支援买传呼机的钱也给诗乐交了健美俱乐部的报名费。

  让他暗自高兴的是,诗乐参加了健美班后,他感到诗乐的乳房的确比以前更坚挺了。
  而每当他给诗乐买了什么新衣服,过两天,他准能听到诗乐给他的汇报,说,今天又把班里的某某嫉妒的翻白眼。
  他有时自己都害怕,怎么象养了只吞钱机器。他虽然挣的还可以,但经不住两个人海阔天空地花。
  元旦,黄歌组织同学聚会。这是大家毕业后第一次聚会,早上去曲江春晓,下午去兴庆公园,晚上吃回民街灌汤包子。
 

 

  年级一百四十多人,留在西安的二十多人基本都来了。大家开西安的玩笑,说,就他发展最快,带来了家属,俩人还手拉着手。黄歌、衣服架子(同学绰号)、球星你们加油等。

  和西安在大学交往比较多的同学都发现,以前上学时最豪爽、总是争着付帐的西安,现在有了女朋友却怎么没了豪气,而且总是向聚会组织人黄歌提什么AA制。大家就猜测,看来一物降一物,这个叫诗乐的女孩绝对掌握了主动,降住了西安。
  以后黄歌也发现,从前和西安在一起吃饭,总是西安体谅他的家庭经济不行,争着付帐。现在再和西安吃饭,西安吃饭前就会问:谁买单?或者干脆就说:今天你请行不,我最近经济紧张。黄歌就奇怪,这种丢脸的话西安以前打死都说不出的,现在怎么成这样了?而且,他进出口公司的工资是自己当老师的几倍,咋能经济紧张,除非他吸毒了。

  那次分到汉中的老三结婚,西安、黄歌和衣服架子去汉中祝贺。回来的路上,西安心血来潮,对黄歌和衣服架子说:“看来老三经济不行,咱是不是合伙给他寄一千块钱?”当时黄歌才一百四十元,还要给在太原上大学的妹妹寄钱,所以心里就怪西安这熊出题目根本不考虑别人的承受能力,让别人下不了台。  5/31   首页 上一页 3 4 5 6 7 8 下一页 尾页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