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一个男人教成熟
时间:2012-10-27 21:54:18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肖永革  阅读:

  四
  西安记得自己劳动挣的第一笔钱是高一时,和强给强家里所在的家属区的煤气公司扛煤气罐。当时拿到几十块钱,俩人兴奋的不得了,买了拳击手套、军事杂志、成人玩具枪、游戏盘等,还喝了很多啤酒,这些都是以前不能想的。
  那时他就感觉到有钱真好,能支配自己很多想法,实现自己很多的愿望,得到自己想要的一切。
  周一,单位发了国庆补助和电影票。西安还没转正,只发了一半。就这他也很高兴。知道诗乐很喜欢张曼玉,就约诗乐去阿房宫电影院看王祖贤张曼玉主演的《青蛇》,然后再带她去附近的大皮院吃烤肉。他本来想叫住在附近的黄歌,但觉得诗乐肯定不高兴和外人见面,就免了。

  回民街的烤肉在西安很有名,远近的人都会在晚上跑到那去吃。诗乐没去过,但听说过,也就很高兴地答应了。
  俩人吃得满嘴流油,诗乐竟然也能吃牛筋,结果俩人吃了一河滩。
  算了帐,西安没零钱,递了张过节才发的百圆大钞。老板收了钱,用手摸摸捏捏,又在灯底下照了照,然后对西安说:“咳,咱哥,咋给张假的?!”
  西安正擦嘴,听了,就急了,道:“胡说,这是公司下午才从银行取的,咋能是假的?!”
  老板却很有耐心,说:“好我的哥呢,银行咋能就没假钞?你不信你自己看。”说着拿给西安另一张一百圆让他比着看,说:“你看我这张人头像,你摸一下,看手感;你再摸你这张,再拿到灯底下看看,这是印刷的,一点都没手感么。”
  一番比较,果然是假的,他只好掏出另一张,给了老板。老板又仔细鉴定了一番,收了。

  西安觉得在诗乐面前发生这种事有点丢面子,想不到诗乐却对他说:“你也是受害者,没事,花出去就行了。”
  “是啊,一百圆呢。”他想。在九十年代初,一百元算大钱呢。
  但把这假币如何处理,他是有点犯难。反正不可能让他自己消化,凭什么自己要吃这个亏。还是诗乐说的对,花出去就行了。但在那里花呢,连烤肉摊的老板都这么精明,大商店肯定有验钞机,看来只有小商店比较合适。反正看机会吧。他想着。
  西安送诗乐回学校。
  路过一个冷饮摊,诗乐停下车,对他说:“我想吃冰淇淋。你给我买一个。”
  他就去买,见是个八九岁的小孩看摊,就问:“这么小就做生意,啊?你家大人呢?给来一个冰淇淋,会不会拿?”说着递了十元钱。

  小孩嘟囔着:“咋不会!”说着拿给他。
  他把冰淇淋递给诗乐,诗乐却不接,吊着脸说:“谁稀罕你的冰淇淋,看你话多的!”说着,骑车就走。
  他一头雾水,不明白怎么回事,马上骑车追上,问:“对不起,我怎么了?”
  诗乐不理他。他又问:“你能不能告诉我,我那里错了?好让我死的明白。”
  诗乐摇摇头,无奈地说:“你怎么这么笨?!”
  他还是不明白,说“笨就笨吧。你快吃冰淇淋吧,都化完了。”
  “哎--”诗乐摇头叹了口气,说:“我根本不是为了吃冰淇淋,我是想帮你在那把假币花出去。你一点都不体会人家的心。”
  这回他有点吃惊了,说:“可,可那是个小孩啊。我总不能骗一个小孩呀。”

  “小孩怎么了,你不骗他,有人会骗。再说,吃亏的也不会是他,谁知道他爸做生意坑过多少人!”诗乐很平静地说。
  西安不吭声了,想不到诗乐比他才小四岁,心却这么冷酷。他有点担心,继续和诗乐交往下去,她以后会不会有一天也对他冷酷起来。而这种冷酷绝对是冷箭一样可怕。
  日期:2003-06-03 10:04:39
  五
 

 

  眼看到国庆节了,西安还是犹豫,到底陪诗乐去不去北京。现在,他倒不是担心钱了,钱可以问强或黄歌借。他担心同诗乐去了北京,俩人会发展成什么结果,而这个结果是不是他真正追求的。他心里有点怕诗乐这种女孩。

  连着几天,他没有找诗乐,但心里却感到空空的,上班老走神,给主任送报纸,竟把主任的茶杯碰翻了,吓得他忙用用报纸擦。主任冷着脸说:“哎,我看你是。。。。”说的他心惊肉跳,不知道主任的潜台词是什么。总之,他感觉可能是个大难。
  晚上,他琢磨着主任的话,越发感到不妙。他担心明天上班,会发生什么事。
  思前想后,他就坐立不安起来,想找个人说话,但却不由自主地想起诗乐,就拨通诗乐的电话。诗乐说:“是你啊,我正收拾行李呢。”
  他不知道该说什么,语无伦次地说:“你,你,我想找你。。。。。”
  诗乐不耐烦道:“怎么回事,你?”

  这下倒似刺激了他,他终于下了决心:“妈的,受够了,豁出去了,疯狂一回,哪怕不要这个工作了,省得给条狗似地没完没了受主任这帮熊人的气。”他说:“你什么时候走,我想和你一起去北京。”
  “什么?”诗乐叫了起来,接着高兴地说:“明天晚上,你陪我吗?”
  “是。我马上托人定票。”他坚定地说。
  第二天,他等着主任来找他,但一天很都平安无事。
  下班前,主任找他,说:“明天后天放假,你值下班。”
  他已经定好了晚上去北京的票,就壮着胆子,说:“主任,对不起,我家里有事,要离开西安。票已经定了。你看能不能让别人值班,我只是个勤杂工,啥都不懂。”
  主任吃惊地望着他,想不到这小子敢跟自己叫板,一时愣住了,不知道说什么。
  他说:“主任没事我先走了,我还要赶火车呢。”说着,头也不回,出了门,心里却骂:“柿子就会捡软的捏,这回我给你个贼豆子,看你怎么办,大不了走人。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

  他也不管国庆节后会发生什么事了。车到山前必有路,到事再说吧。看来,诗乐已经把他烧糊涂了,放弃了为父母,为自己坚守的许多东西。  4/31   首页 上一页 2 3 4 5 6 7 下一页 尾页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