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一个男人教成熟
时间:2012-10-27 21:54:18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肖永革  阅读:

  女孩说:“哈哈,有意思。我叫诗乐,不是Xerox的施乐啊。”
  这个女孩,成了他了解女人的启蒙老师。
  三
  西安和诗乐见的多了,上完课请着吃了两次夜宵,就熟了。他知道了诗乐的一些情况:祖籍山东,人似大多数山东人一样,长得高高大大的,她在初中时随当副局长的父亲调来西安。她们这一代都是独生子女,诗乐就成了家里的掌上明珠。

  这一切都合西安的口味。他一直想找一个大城市的、家庭背景好、父母有知识的、大学、个子高,身材好的女孩。而这样的女孩绝对是稀缺品,身后也肯定是一大堆色狼在跟着伺机下爪。想不到还真是天上掉下个林妹妹,让西安直觉自己有福气。
  他开始相信,商场失利必然情场得意。因为他搞不明白为什么办公室主任总是无缘无故批评他,唠唠叨叨一点不象个四十几岁的男人:一会嫌他把传真文件没有及时送到领导那了,一会嫌厕所的水没冲干净了,一会又是把作废的文件没有反面回收利用啦,搞得他手忙脚乱、战战兢兢。他上了班最盼望的就是下班。
  但西安商场情场都想要。
  周末那天,一个同事嫌他没及时换传真机的纸,耽误了一份国外的传真,就告到主任那。主任就大着嗓门吼道:“再这样不负责任就开除你!”挨了训,心情不好,晚上上理论课时,他一个人没精打采地坐在最后。诗乐来晚了,坐到他身边。看他心不在焉的样子,对他说:“真没劲,回家。你走不走?”
  他没说话,然后收拾东西随诗乐出门。诗乐家在东门外,西安家在兴庆路,离得很近。
  俩人取了车子,往回家的路上骑。

  西安是个闷葫芦,不爱说话,尤其在女性面前。他和诗乐并车骑着,觉得有点沉闷,就乱找话题,但一时又找不到合适的。看来经验太重要了。
  倒是诗乐先开口,说:“给你猜个谜语:女孩子身上有一个部位,爸爸可以碰两次,妈妈也可以碰两次,男朋友只能碰一次,老公一次也不能碰。是什么啊?”
  他觉得这个女孩敢出这么野的谜语,一定比自己年级的女生放得开。
  诗乐笑着说:“你不许乱想啊,我出的谜语绝对是健康卫生的。”
  他想,表面的意思有点黄,但肯定是误导,想了想,一时想不出,就问谜底。
 

 

  诗乐撅着嘴,说:“真笨,你的Phonetics(语音学)怎么学的?是嘴唇。你试着读这几个词。是不是?哈哈,你刚才是不是乱想呢?”
  他也笑了。
  接着两人就扯开了话题,他问:“你最喜欢的英文歌是那一首?”
  诗乐说:“,,and so on. And you ?”
  他答:“Richard Max’s〈sailing〉. 很有阳刚之美,很有沧桑感。”
  诗乐说:“现在有一首歌挺流行的,《同桌的你》,好象也有点沧桑。”

  他说:“怀旧而已。”
  诗乐说:“有一句:你总说毕业遥遥无期,转眼就各奔东西。你现在和我的感觉不一样吧?”
  他说:“是呀。我现在很怀念以前上学的日子,无忧无虑的,整天就是想着旷课玩。”
  “谁说无忧无虑了。我们班那些男生,象苍蝇一样,烦死了。还有,算了不说了。反正我现在就想毕业,就想挣钱,挣很多很多的钱,买自己最喜欢最喜欢的衣服,然后在我们班那些弱智的自以为班花的女生面前晃,一个个气死他们。”诗乐恶狠狠地说。
  西安笑了,暗想:“女人真是头发长见识短,有了钱就想这等破事。几件衣服就能让她高兴或难受几天,真是可怜。”他又想起以前看过的历史书,描述当年白人在掠夺非洲时,用几块花布就和女酋长换得大片大片的土地。看来此事不假。

  他问诗乐:“明天星期天,你有什么事吗?”
  诗乐说:“现在还没什么计划。你呢?”
  他说:“我想到那散散心。你知道吗,城墙上很静,我好多年前去过,明天想去走走。你有时间吗?”
  诗乐高兴地说:“好呀。”
  第二天,西安带诗乐推着车子来到城墙上。诗乐高兴得象个孩子,说:“我在西安这么多年,还是第一次来。真想不到,这闹烘烘的城市里,还有这么安静的地方。”然后就双手合拢在嘴前,大喊:“啊-------啊------”

  西安也来了情绪,憋粗了脖子,大喊:“啊------,我--爱---你---” 却不知该怎样接,瞅了瞅身旁推着车子的诗乐正望着他笑,就喊;“人---民----币-----”
  然后俩人就互相大笑,笑得放浪形骸。
  诗乐笑着对他说:“我们宿舍的人知道我认识了一个外面的人,知道她们怎么议论你吗?”
  西安一脸迷茫,想:“这帮女生,怎么什么事都拿到宿舍开会。”他问:“不知道。怎么议论?”
  “说你是个大款。哈哈。”诗乐大笑。
  西安听了,尴尬地笑了,红着脸说:“我可不是,不过,以后肯定是。”
  诗乐瞅着他,拖长音问:“是---吗?”
  他又尴尬得不知说什么了,只是哈哈地干笑。

  诗乐又问:“马上过国庆节了,我准备去北京玩。我那里有同学。你呢?”
  他想,看不出这女孩这么大气,去北京要花多少钱呢。他现在都工作了,没转正的工资都让他不敢太大手大脚;而她一个学生,北京一趟,一点都不眨眼,看来家里的底气肯定很足。
  但他也明白,这是诗乐的暗示,如果可以借机和诗乐一起去,这样就可以很快和诗乐的关系有一个突破。他犹豫着。他笑着说:“我还要看单位的安排。如果能去的话,你可给我做护花使者的机会啊。”
  诗乐笑着说:“那要看你的诚意了,机会是争取来的不是赏赐的。”
  他想:“也是。一切都是因为自己在乎这个钱字吗。要有很多很多钱该多好。”

  他想,什么是幸福,对自己来说能躺在满屋子的钱堆里就是幸福。忽然他觉得自己怎么这么俗气了,怎么和自己曾嘲笑的爱花一大堆钱买一大堆衣服的女人一样那么爱钱,把钱当命根子了。  3/31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6 下一页 尾页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