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爱情生涯中的两个女人
时间:2012-10-27 21:40:13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果朋飞  阅读:

  此刻我的未婚妻正在婚纱店盘头做嫁妆,而我赤身**与小丽缠抵在一起。时而想起,罪恶的快感如电流走过全身。
  灯光昏黄厚重,沉沉打在我俩身上。我挪了挪角度,看到小树苗进出在那个地方,就像一根羸弱的羊鞭摆在没有火的木炭上烧烤。

  “你还有烟没?”我问她。
  “没啊!”女孩专心致志的收拾自己的东西,像愉悦的劳动人民,收割好了麦子,开心的回家过年。
  “做多久了呀?” “几个月呀。”女孩套上衣服,麻利又迅速,对我莞尔一笑,“老板下次来再叫我呀,我带个姐妹儿一起伺候你!” “不陪我坐会儿吗?” “下次啦!”说完,带上了门,把我独自留在昏暗的房里。
  我百无聊
  日期:2012-09-26 11:36:21

   我百无聊赖,躺在床上看手机。
  小丽的QQ头像是蓝色头发的系统头像,从来没有亮过。我怀疑她是不是忘记了怎么上QQ,又或者忘了号码或者密码。
  可是她的签名改成了,“小丽永远爱小祥。”
  是在给她申请完QQ的第二天早上,她自己跑去改的。
  日期:2012-09-26 11:37:36
  这么多年,也是不经意的就过去了。小丽的名字始终像盘根错节的植物,扎进我的心里。可随着时间的推移,我只能隐约拼凑起小丽的音容笑貌,可是很多次在梦中,我都再也看不清楚她的脸。

  这才发现,我们连一张合影都没有。在一起只顾着吃饭和上床,青春是来不及享受便开始缅怀的经历,这过程全部都是暴走的性欲与食欲。
  刚买电脑那几年,给小丽留言是我每天必备的工作。我对她寒暄,跟她嬉笑,时不时凶她一凶,很少眼泪鼻涕的求她回来。
  小丽现在,孩子应该都很大了吧。或许会像小丽一样,有雪白的皮肤黑亮的头发,健硕又温柔。我要是抱他,他应该也会用好听的普通话问,“叔叔,你是谁呀?”
  日期:2012-09-26 11:47:53
  可能小丽也胖了,至少不会太走样。每天在她身上践踏的汉子,应该是皮肤黑溜溜的农村人吧?听说有点关系,难不成会是小县城里肥头大耳的小公务员?只见他在小丽身上动不几下,就交了枪,气喘吁吁的红了脸,像我第一次见小丽时一样——而小丽也温柔安慰他,两人说着说着,便笑了。
  日期:2012-09-26 11:48:11
  时间过去了那么久,我根本都不会哭了。“像个男人一点!”小丽的话时常在心底响起,在我每一个撑不下去的瞬间。

  小丽走的那天我也没哭,像终年笼罩在这个城市上空的薄雾,揪心不止。
  在候车室,小丽买了本杂志,准备路上看。我坐在她旁边,看守着她的大包小包。
  小丽异常的冷淡,看得出来装的也很勉强。
  她随手翻书看扉页,忽然对我说,
  “小祥你看,这首歌我会唱诶!我唱给你听好不?”
  我看,是杂志的最后一页,印着通俗歌曲和简谱,歌名叫《风筝》,歌手是孙燕姿。

  日期:2012-09-26 11:49:00
   在人声鼎沸的火车站里,小丽在我耳边轻声浅唱,一如她每日在我枕边轻轻的喘息。
  仿佛世间只剩下我们二人,音符错落有致的跳跃着,句句伤神。
  我只盼时间过的再慢点,若洪荒仍有主管,请将我们永远抛弃。
  我送她上车,安顿好,怕过路车走的急,便下去在月台看她。

  隔着模糊的车窗,小丽的脸就此在记忆里道别,从此再无音讯。
   半夜还是去陪了小张,虽被她责怪,但看得出她蛮开心。
  天快光时,我们坐不同的车分头回家。几个小时后,在乱哄哄的喝彩中,我被司仪鼓励向小张表白。
  小张的婚纱是影楼租来的,在镁光灯下有些黯淡。她依旧挂着不冷不热的笑容,宛如这个社会精心培育的淑女一般,亭亭玉立的站在我的面前。
  在我遇到小丽之前,小张这样子的女生,一定是我心目中的完美女神,当时若知此日,定死而无憾矣。
  可小丽偏偏非要给我打上一枚烙印,像军荼利养的孔雀王,让我懵懂之年遇到极限的经历,让我而后的日子都成了废墟。
  塞翁失马,安知非福?

  若我可以一直普普通通的活过来,那么今天,我一定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忽然间好像明白了小张那不屑的笑,她似乎在说,“你这样的男人,能娶到我,不是天大的幸运吗?”
  是的,是的,以前来说的话,是的。
  真的,对不起。
  ——台下的人起哄的热切,瓜子和糖块时不时丢来。我看着小张,她也看我。她的眼神很古怪,就像前几天她收拾屋子时,随手扔了我的那件T恤。
  那是我们第一次吵架。换句话说,那是我第一次对小张反抗,甚至动怒。小张自然不吃我这一套,一个电话弄得两边家里鸡犬不宁,四个老人轮流给我道歉疏导,谁也不知道扔了件破衣服,怎么就这么大仇了?

  日期:2012-09-26 11:49:48
  小张心里一定清明的很,那件T恤几乎洗得破了,纤维与棉料近乎透明,还藏着不扔,不是信物,又是何物?
  她轻而易举的打碎了我与小丽的来世。
  灯光让我有些眼晕,小张的脸看起来更加趾高气扬。
  主持人又在催了,逼我说一些我从未说过的话。

  小丽结婚时,会听到什么呢?怎样的话就能让她眉眼弯弯了?
  “不工作了好吗?”我问小张。
  “你养我啊?”小张冷哼。
  “我爱你!”我冲口说出这句,小张和主持人都楞了一下,这好像不是原先设计好的原词。
  莫名其妙的桥段还是让观众们沸腾起来,主持人宣布开席,我俩就退了下去。
  几个朋友随着我们,去换衣服的路上,准备给包间敬酒。
  路过分叉口时,小张落下一步,让过几个伴娘,在我身后道,

  “我也爱你啊。”
  (完)
 

 24/24   首页 上一页 22 23 24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