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问我是谁
时间:2012-10-20 10:48:09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林广之  阅读:

  阿芳被认定是失踪。
  阿芳死了吗?村里的人都认为她死了。
  只有阿努不相信,失踪不等于死亡。她每天上完课,就拉着儿子在村口的木桥上等,天晴等,下雨也等,等着阿芳出现在桥的那头。
  月亮圆了,又缺了,升上来了,又落下去了。人们总看到一个大人牵着一个孩子的手站在村口的桥头,成了一对雕塑,劝也劝不动。
  一个大雨的傍晚,山洪把村口的小桥卷走了,被卷走的还有桥头的那对雕塑。
  农村里的人都说,飞来的巨财是灾祸。好像一点都不假。
  阿努的父亲再也禁不起飞来横祸打击,在悲哀和痛苦中也咽气了。在咽气之前,老人把阿努的那笔钱都捐了出来,要村长建一座新桥。老人说,新桥建好了,阿努跟阿芳就可以在桥上相见了。全村的人都为老人的话流下了眼泪。
  桥修好的时候,阿芳却回来了,真的回来了,起初人们都认为阿芳是鬼魂,后来见她哭得昏厥过去,才知道她是人阿芳,她真的回来了。人们还发现她断了两个手指。
  人人都责怪阿芳没有给阿努和孩子通电话,报平安。阿芳说在火车追尾后她被震蒙了,等到她清醒过来的时候,她发现什么都丢了,打了半年工,一分钱也没能带回家,她没脸见阿努和孩子。她想还是留下来继续打工,没想到又被机器扎断了两根手指,她不想让阿努担心,她怕一跟阿努说上话,她就忍不住要哭,这样阿努会更担心,她就打不了工了。所以她不跟阿努通电话。断了两根手指,老板赔了她五万块钱,她想等手指好了后,回家再跟阿努细说。没想到,等她回家了,阿努和孩子早都没了。
  真是太惨了,太可怜了。阿花说。
  听着阿花的故事,我想起了闯入我房子的女人,想起了那两节血淋淋的手指,打了一个激灵。
  我们走到桥的另一头。桥头的边上立了一个碑,碑上刻着三个大字,“重逢桥”。一个女人正在碑脚下烧冥纸,熟悉的身影顿时出现在我的眼前。我不敢再看她,更跟不敢看她的手指,扛上行李箱,挡住脸,匆匆走进了村庄,把阿花丢在身后。
  阿芳嫂——
  我听到阿花跟她打招呼,喊她,心里像塞进一大冰块,猛然收缩了一下。

 4/4   首页 上一页 2 3 4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