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问我是谁
时间:2012-10-20 10:48:09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林广之  阅读:

  她在想什么?我不知道。除了她跟我说过的那些事,其它的她什么都没说。我渐渐觉得我除了享受她的美和她的身体之外,我没有得到其它什么东西,更没有得到心灵的抚慰。甚至觉得她离我越来越远。或者她从来都不曾走近过我。她到底是什么人?是不是真的就像她所说的那样?我又开始怀疑起来。
  你是哪里人?家住哪里?你叫什么名字?我问她。
  她没有回答,也没有什么表情,静静的坐在那里。沉默,是她对我的态度。
  你是谁?我又问。
  她依然不答。
  我不再问,心里空荡荡的。
  【六】
  那天晚上,她格外的温柔,光滑的身体紧紧地贴着我,纤柔的手指缠绕着我的肢体。而我,疯得手忙脚乱,使出了所有的力气,似乎在报复,但恨意未消就精疲力竭。
  她哭了,泪水很多,脸上一片汪洋。
  我翻身下来,没有一丝力气,像所有的筋都被抽走了一般,却不想去抚慰她。
  你委屈了是吗?那么我呢?除了长相不好,我有哪点不好?我恨,我也伤心!我说。
  我不是委屈,这是我自愿的,这是我自个的命,我不怨你,我不是怨你。她解释说。
  我再也说不出话来,我觉得她说得或许有理,或许每个人的命,都怨不得别人。
  我应该感谢你。她握住我的手。
  感谢我什么?我说。
  感谢你给我一个避难的地方,感谢你给了我逃亡的路费……
  那你为什么不跟我说心里话,为什么还要走?我问。
  我知道你对我好,可我心里还是不能接受你,我知道说这些你听到会伤心,可我说的是真心话,……我终究要走的,呆的时间越长会越伤你的心,我明天就走。她说。
  我不知说什么好,依然感到可惜。身边的女人让人陶醉!走了,还会再来吗?
  请你帮个忙,明天把我送到医院。她握着我的手,松了一下,又握住。我感觉她的手在颤抖。
  去医院干嘛?你——
  我以为她出了什么事,或者我弄出了什么事。
  她说没什么事,也与我无关。只需我把她送到医院就行了。她说着,看着左手的手指头,好像在欣赏她那光洁的手指。
  我答应她,却不再去想她的事。她要走了,反正她要走了。
  第二天早上,她用菜刀断了自己的两个手指,血流如注,飙地老高。我从未见过这样惊心动魄的场面。
  【七】
  又一个女人走了,给我印象最深刻的是她的美貌和让我满足的身体,还有那两个断了之后还在砧板上蹦跶了两下的手指头。我想,其中定有一个隐秘的故事,但我是得不到好奇的满足了。半年时间,我一直沉沦在身体的满足和麻木中,失去了五万钞票,得到的还是伤心和苦恼。
  天生的长相,注定我永远无法找到一个漂亮的女人作我的终身伴侣。钱,只能买到她们的身体,但永远也得不到她们的芳心,甚至连她们是谁都不知道。其实,为钱的女人,我无需问,也无需知道她是谁。
  两年后,我选择了一个四川的打工妹,叫阿花,不好看,但也不很难看,我们决定结婚。阿花要我跟她一同回四川见她的父母。我担心她的父母看到我的长相会不同意,不想去。但阿花说就是父母不同意她也会死心踏地的跟我在一起。于是我去了一趟四川。那天正是清明节。
  我们在一个小镇下了车,然后还要走十多里,才能到达阿花的村子。小镇不大,人却很多,新建的房子到处都是,真的想春笋一样崛起。据阿花说,现在人口都逐渐城镇化,越来越多的农村人搬到镇上来,在这里摆摊子或买门面,做生意。有的甚至在镇上买了房子安了家,彻底离开了他们的土地,过上了城镇生活。
  阿花的村子口有一条小河,不大,却有点急,一座新建的水泥桥搭过去。阿花说这座桥是才建的,是村里的一个小学教师捐款建的。
  阿花跟我讲关于这座桥的故事
  这十里八乡长得最俊的女子阿芳嫁给这十里八乡长得最美的男子阿努,让十里八乡的男人和女人羡慕得扯喉咙流口水,却传为佳话。流口水又怎么样?人家是天造地设的,你们自个儿没那命。阿努不光长得英俊,还是村里的小学教师,有文化有知识,这是阿芳最得意的。可是阿努的家庭不怎么样,母亲去世得早,父亲年老多病,全家人只靠阿努那点工资养活。两人有了儿子之后,生活就更加艰难。村里的人都出去打工找钱,发了财衣锦还乡,回家建房子,买家具,在镇上买地基建房子开门面做生意,日子过得红红火火。唯独每月领国家工资的阿努日子显得越来越难过。他们建不起房子,依然住在村子破旧的学校里。还别说房子,他们就连衣服都穿的不如人,辜负了一副好相貌。阿努说干脆把工作辞了,一起出去打工。但阿芳不同意,说孩子还小,父亲又年老多病,加上她也舍不得让阿努辞去这份工作,这不光是一份工作,也是一份荣誉,一份骄傲。阿芳说让她一个人去打工,啊怒开始也不同意,他说不忍心让她一个人去。两个人思来想去,还是觉得如果能在镇上买一个门面做一点生意是最好的,镇上近,这样就不要出去打工了。可到哪儿去找钱?买一个门面,做一点小生意也要很多本钱呀,至少也要几万。她们手上一点积蓄也没有。没办法,最后阿努只能让阿芳出去打工。
  可是想挣到几万块钱哪有这样容易呀,阿芳打了半年工才挣到几千块钱,日子又苦又累。阿努很心疼阿芳,打电话叫阿芳回家,说儿子想妈了。那几天,儿子就快慢三岁。
  儿子过生日那天,阿努带儿子到镇上玩,在镇上买了一张彩票,号子就是儿子的生日。本来只是觉得好玩,没想到却中了大奖。不是一般的数目呀——500万。全镇都炸开了锅,全村都炸开了锅,消息像热风一样传播着,人们都在叹羡,喟叹命运的促变。
  阿努太高兴了,太激动了,第一反应就是拨打阿芳的手机,要让她一同分享从天而降的快乐。可是怎么都打不通。就在这一天,电视报道了温州火车追尾事故。
  阿芳,就在这列车上。
  阿努跑到温州火车追尾现场,却找不到阿芳的踪迹,人不见,尸也不见。阿努找呀找呀,走遍了附近的每一个地方,也问便了附近所有的人,在那里盘桓了半个月,还是没有一点阿芳的消息,这边却接到了询问乘客下落的电话。  3/4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下一页 尾页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