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问我是谁
时间:2012-10-20 10:48:09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林广之  阅读:

  晚上,我做了一个梦,梦见离开了我的女人,并且在床上,很美,但很惨。就在将要进入佳境的时候,梦却突然醒了。我努力保持着原来的姿势,闭上眼睛,调整呼吸,尽力想着梦中情形,想让梦再继续,可它却不再凝聚,还是散去了。挺着一股劲,我觉得特难受,睡意全无。
  我突然想起睡在另一间房的女人,想起她睡在沙发上的样子,心砰砰跳起来。
  门是虚掩的,床头灯也是亮的,她背对着门,枕头垫得较高,侧身而卧,薄毛毯从胸部割下来,裹住臀部,露出光光的背部和腿,头发裹着脸。这睡姿,就像人体摄影或画布里的裸体模特,的确比那个离开了我的女人丰腴得多,很诱人。这让我全身发热,并且开始发抖。我没有扑上去,我怕吓着她,但我又不知如何是好,坐在床沿上看着她,手心直冒汗。禁不住,我用颤抖的手指轻轻地在她的小腿上画圈,再画圈,等她醒来。
  她没有吓着,翻过身,看着我,眼睛里没有一点刚睡醒的样子。
  我看着她,她也看着我。我没说话,听到自己的喉结在蠕动。她,轻轻地咬着下唇。
  我说我很想。
  我想她应该知道我很想做什么。但她还是没说话,不说好,也不说不好,不摇头也不点头,眼光闪烁不定。
  好吗?我喉结又动了一下。这回是我乞求她。
  你可以给我补偿吗?她问。眼睛投向窗外。窗外什么都没有,黑乎乎的,窗玻璃反映着卧室里的虚影。
  当然可以,我说,我全身都在发热,像一团火,急不可待。
  【四】
  她的确让我感到很满足,感觉了丰满带来的惬意。
  第二天我给了她一把钱,数都没数,就这样递过去。我让她去买些衣服或别的什么,多买点。她进来的时候确实是两手空空。
  只要有钱,女人天生都很会打扮,特别是漂亮的女人。她穿上时尚的衣服,更好看,更动人。就因此,除了去买食物,我再也不想出去。她每天给我弄吃的,我们什么时候饿了就吃,吃了就蜷在沙发上。看电视好,上网也好,她的头总靠在我的怀里,我的头总靠在她的大腿上。我什么时候想做,她就做,很顺从,也很配合,没有表现出一点倦意。除了要钱,她其它什么话也没说。她每天都把我的房子打理的整洁干净,把我的衣服和鞋袜都洗得干干净净,每天还为我做美味可口的饭菜。我真的觉得这样也很好,觉得自己躺在一个温柔的梦里。
  可这样的梦能维持多久?
  一个月过去,她始终没有提到要离开,我突然又想,如果她就这样实心踏地的跟我过一辈子,我愿意,我也乐意,就算我把所有的一切都给她。
  但这可能吗?我试图试探和了解她。
  你喜欢这样的日子吗?我问她。
  她开始是摇头,随后又点头。
  你真的不想离开这里?我又问。
  我不知道要上哪儿去,我老公天天赌博,我埋怨他,他就打我,我说要跟他离婚,他也不同意,还说只要他发现我逃跑或跟了别的男人,就算我逃到天涯海角,他也会找到我,然后就会杀了我,他就是那样的人,他做的出来。我想躲一段时间,趁着这次火车追尾,什么东西都丢了,或许他真的以为我死了,或真的失踪了,就不再找我了。
  她的样子很可怜,也因为可怜的样子,变得更楚楚动人。
  我知道了,她终究还是会走的,只是还要过一段时间。她之所以要钱,只是为了攒足躲避的盘缠。我,只是她的盘缠的提供者,只是她暂时的避难所。所谓温柔的梦乡,只是我痛楚发泄的假象效果。我的心又一次被刺痛了。我感到有些愤怒。
  你滚吧。我本想这样说,但我还是说不出口。我说你走吧,我这儿不是你的避难所。我从沙发上站起来,走进自己的卧室。
  我看着天花板,不住地想,她真的是为了避难吗?或许她只是为钱才编造这样的谎言?为了钱,她就这样出卖自己的肉体?她跟我睡觉的时候会不会感到恶心?
  她会不会就是一只“鸡”?
  “鸡”是不会感到恶心的,我为他辩解,也是为自己辩解。她的样子,她的装束,不像是一只“鸡”。这里的“鸡”不是这样子。我很难想象,一个女人在跟一个自己不喜欢的丑陋的男人做爱时有多难受。可她居然能做得这样从容。难道这真是金钱的魔力?
  她真的是从火车爆炸的废墟中爬出来的吗?她真的不想回家吗?她男人真的那样虐待她了吗?这些都是她说的,我能相信吗?
  就是一个跟我不相干的女人!我想这么多干嘛?
  【五】
  第二天我起来的时候,她已经收拾好了东西,其实也没什么,就是几件衣服。她看了看我,然后又把眼光移开。我看到她的眼睛有些发红,眼皮有点臃肿。
  她哭了,我想。
  想着她那样子我又生起怜惜心来。我可以决定他的去留,但我却不能决定。她的确不像是“鸡”,她这样柔顺,这样安静,这样谦和,又这样勤快。一只“鸡”会这样做吗?一时间,我分不清楚是真的怜惜她,还是被她带来的欢愉所蛊惑。我宁愿她说的一切都是真的。
  你终究还是要走的,我说。我坐在她身边。
  她没说话。等于默认。
  你觉得一个人的相貌真的就这样重要吗?我问。
  我自觉除了貌不如人之外,其它方面也还不差。但我马上就觉得问得多余。这样的问题我应该问自己。我自己为什么一定非要找一个漂亮的女子?明知道臭脚只能穿烂鞋呀。
  我说不准,不过相貌好的人,至少第一眼就能给人一种好感,至于人怎么样,得慢慢认识和了解。也许,当你觉得这个人很好的时候,你就不会去在乎他的相貌了。她说。好像在给我一丝幻想的机会。
  真的会这样吗?我不知道,我不敢相信一个漂亮的女人会因为我的好而不计较我的丑陋。但我到底还是不能抵御一个温柔美女的诱惑,心里还是抱着一丝自欺的幻想。
  管它的,就算是别人养一个小三好了,她比小三好得多,她就像我的一个佣人或一个丫鬟,我要她做什么她就做什么,从不违抗。我是个单身男子,我无需担心什么流言蜚语。不就是花些钱吗?我有钱,我要这些钱干什么?
  日子就这样又去了一两个月,她依然同往常一样,没说要留多久,也没说什么时候走。她很少出去,出去也是在晚上,并用围巾遮着脸,好像真的怕被人认出来似的。有时我从外面回家,会看见她站在阳台上,望着远方出神,特别是在月亮当空的晚上。  2/4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下一页 尾页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