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问我是谁
时间:2012-10-20 10:48:09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林广之  阅读:

  【一】
  火车追尾事故的那些天,我天天都在一个叫流浪者的酒吧里买醉,原因是我心爱的女人走了,悄然走了。我来不及问她为什么,她已经了无踪迹了。其实我也不想追问什么,我知道,在女人眼里,我是个丑男人,女人要离开我,不需要理由。但我不知道她当初为什么要选择我,还同我相处了一年多。我一直都没有问她是否爱我,我不敢。因为除了那点钱和因为长相的缺憾而表现出来的殷勤和体贴之外,我的确别无让她爱我的理由。跟她在一起的日子,我始终强迫自己这样认为,“爱”,不是一个纯粹的东西,或许她爱我这样,爱我那样。因为我虽然长相不好,但我勤劳,也有点小头脑,小有几百万的家产,说不定,她就爱上我的这些。不管她喜欢我哪一点,只要她跟我就行。因为她就是我喜欢的那种类型,美丽而且文雅。我想,能同这样的女人过一辈子,我心满意足。然而她走了,悄悄地走了,不留下什么东西,也不拿走什么东西。我莫名其妙。
  真不知老天为何给了我爆发的机会,却不给我一副称心的长相。我一直都痛恨自己的长相,常常因此苦恼不堪。人们都说有钱就可以拥有一切,我大着胆拼命地挣钱。如今有了钱,我依然得不到我想要的那种女人。可因为丑陋,我偏偏只想要一个实心踏地跟我过日子的漂亮女人,好像这样,才能弥补我天生的缺憾。她来了,可她却走了,这让我更加自卑,更加痛恨自己。
  好了,不说她了,我要说的是另一个女人。
  【二】
  先生,先生,请给我点钱吧,我饿了,身上没有一分钱了。
  那天傍晚,天色已经暗了下来,暮色沉沉包裹着四周的物体,路边的草丛虫声四起。我醉醺醺地从酒吧里出来,她不知什么时候来到我身边,问我要钱。我不理她,继续晃晃荡荡往家走。
  先生,给我点钱吧,我好饿,身上一分钱也没有了。
  她不依不挠,继续跟在我身边。
  我从来都没遇到过这样要钱的人,本想叫她滚,但看了她一眼,却没有说出口,随手从衣兜里抓了一把钞票,丢在她的怀里。
  如果没有后来的事,仅仅是这个晚上,也许我不会记得这件事。
  第二天晚上,我又喝醉了,回到大门口时,又看到了她。
  先生,请让我到你家借住吧,我已经没地方可去了。她站在我的门边,好像是专候我的到来。
  无耻。我骂了她一句,开门进去了,然后把门关上。
  又一个白天到来的时候,她在我的昏沉的大脑里留了一点印象。或许,她真的落难了,我这样想。不知为何,我当时突然起了点恻隐之心,也许是因为觉得自己也有点可怜的缘故吧,这叫同病相怜。
  还是那句话,如果她不再来了,那么就算后来我再遇上她,我肯定不会认识她。但是她还是来了,就在第三个晚上。
  先生,让我到你家借宿吧,我确实是无处可去了,火车追尾,我把一切都丢了。她看起来像一只被人遗弃的小猫,怪可怜的。
  进来吧,我说。我无所谓,当时我对一切好像都无所谓了。反正都无所谓了,进来就进来吧,偌大的房子就我一个人,她一个女人,能吃了我?
  醒来的时候,天已经大亮,从窗户进来的阳光很刺眼。揉了揉眼睛,我发现自己躺得很好,被子盖得也很好,再看看,外衣也脱了,裤子、鞋袜也脱了。我才想到昨晚屋里进来了一个女人。
  这女人——是不是睡了我。我本能的想到了我那东西,双腿动了动,没感觉到什么异样,还用手去摸了一下,没摸到什么想要摸到的东西。
  我不禁失笑。
  我起来以后,发现鞋子摆放的整整齐齐,地板也拖得亮光光的,房子收拾的很干净。
  她静静地坐在沙发上,耷拉着眼睛。
  我也没有理她,到厕所排泄,然后洗脸,刷牙。刷牙的时候牙齿出了些血,我才想到我已经好几天都不曾刷牙了。也不知道今天怎么突然就拿起牙刷了。这让我自己愣了一下。这一愣,我看到了镜子里的自己。我好像变了个人似的,头发又脏又乱,满面胡子,眼眶抠了了进去,脸色透黑,更丑。刷好牙后,我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衬衫,闻到了一股酒精味和臭味。
  我洗了个澡,换了一身衣服,然后打开冰柜取了两瓶八宝粥,丢了一瓶给她。
  你走吧,我不需要你。我说。
  她正想打开八宝粥罐子,突然就松了手,身子缩了下去,像一个漏气的气球。
  先生,请收留我吧,我把一切都弄丢了,我已经无处可去了。她说着,用乞求的口气。
  这跟我有什么关系?我说。
  她垂下头,没说话。
  没路费,我给你,从哪里来回哪里去,怎么没去处?废话。我又从衣兜里抓了一把钱丢给她。
  我没有家,我不能回去。她抱着那罐八宝粥,头垂得更低,好像在抽泣。
  不是无所谓吗?怎么突然嚷着要撵她走?我理不清自己的头绪。
  我不能回家,也不能到外头去,你就收留我吧,你让我干什么都行,你就把我当成你的丫鬟或者佣人。有什么不会做,我可以学。她突然抬起头,然后用手擦了擦挂在脸上的泪水。
  我没有心情问她为什么不能回家,还不能出去,但心就是硬不起来。我好像真相信有落难的人,落难的人真有难言之隐。或者说,我一直就是个怜香惜玉的男人。
  我懒得去管她,也不再去驱逐她,自个儿出去了。这一天,我不再去酒吧,而是漫无目地走,走到哪儿算哪儿,看着眼前能见到的人与物,走一会儿,呆一会儿。突然意识到一直空荡荡的心里又进来了一点东西——家里还有一个女人,又有了一个女人。并且,我对她没有一点戒备之心。也真怪,女人怎么不请自来?她来干嘛?有什么企图?说不定,也不一定是坏人,就说我倾慕的那个她吧,悄然走了,就是带走了我的神儿,没带走我别的什么东西。这让我很费解。
  【三】
  我回到家里时,她就躺在沙发上,睡得正香。我不由端详起她。发现她其实长得很好,头发很黑很浓,好像是刚洗过,柔软的散披在耳际。脸也很白,皮肤很细润,五官端正,并且睫毛很长。裤子是七寸裤,灰白色,被丰腴的长腿和丰满的臀挤得像香肠似的。一双小脚更白,安静地搁放在浅黄的沙发上。那件粉红色的T恤,领口下是对襟的褶边花样,像只蝴蝶。我的眼光突然落到她脖子下边的部位,很白,很丰满。她的身子像一条肥美的S型的蛇,起伏着柔美的曲线。真是一幅好身子!我的心不觉动了一下。  1/4    1 2 3 4 下一页 尾页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