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不仅仅是身体
时间:2012-10-20 10:46:41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飞泪的草  阅读:

  一、爱的理由
  “我只是想让我的心滋润起来,变成肥沃的可以供情感生长的土地,而不再是干燥的盐碱地。你懂吗?之前的那份荒芜……寸草不生,寒冷苍白,我怕了。我想让自己鲜活起来,哪怕是杂草,是毒草,我也希望自己活起来,有气息,有生气,有感觉。我想有女人对于男人的感觉。”梁晶晶说着从手包中摸出烟盒来,抽出一只烟含在红润的唇上。就在她用打火机点燃的时候,梁培猛然起身一把把烟从她的嘴里抽出来,不满的眼神刀子一样切割在梁晶晶的脸上。梁晶晶愣了一下,看了梁培一眼,想说什么却只是瘪了瘪嘴巴。
  屋子里的空气一瞬间有些沉闷,粘稠的就好像无法流动,所以梁晶晶和梁培两个人都觉得呼吸都有点困难了,两个人也在短暂的时间里僵住。屋子里的家具不动,人也不动,看上去就好像一幅静止的画面。倒是玻璃窗中射进来的如柱阳光成了活的,粗大的光柱中,细微的尘土沸沸扬扬活泼地动着。
  许久,梁培开口:“梁晶晶,你知道你在干什么吗?你的心里生长着别人的男人。你是在堕落。”她满脸的哀其不幸怒其不争。梁晶晶离婚很久,无论是生理上还是心理上她都需要一个男人,她选择一个男人相伴是对的,关键是她选择的男人有老婆,所以梁培生气。
  其实不用梁培说梁晶晶也知道自己的行为不对。
  她是一个三岁小女孩的妈妈,她应该懂得怎么处理私生活。可她最近一年时间里,总是每隔两周就在周末的时间里把孩子扔给她的妈妈,自己坐三个小时的特快火车到另一个城市和一个男人幽会。对于一个成熟女人来说,和男人幽会的内容就包括做爱。这是一种什么行为?很无耻很下流,也很卑鄙,梁晶晶知道。
  虽然梁晶晶离婚了,她有自由寻找另一份爱情,用她的话说是为了让枯竭的心灵复苏,但关键是那个男人有老婆,她不可能嫁给他。这种行为……说的难听一点就是通奸,是最最最下作的,所以梁培谴责她。
  梁晶晶和梁培说过她不做小三,不去破坏那个男人的家庭,她的行为只是为了爱情,——爱情和其它的都无关。不管她说的是真是假,是不是有道理,梁培一概都嗤之以鼻。单身女人需要性生活需要男人,这个不过分,关键是她找的那个男人……梁晶晶用心理需要掩盖生理需要,用爱情两个字给性穿外衣,听起来光鲜水滑,但真的虚伪,梁培深恶痛疾。梁培说,爱情和其它的都无关了,那爱情是什么婚姻又是什么。梁晶晶说爱情爱情婚姻婚姻,有爱情不一定有婚姻,有婚姻更不一定有爱情。梁培生气地说梁晶晶强词夺理。梁晶晶慷慨激昂地反驳说不是,她自己就是证明。
  这次两个人又为梁晶晶的事情争吵。梁晶晶心里的难过和悲哀只有她自己知道,她也生怕她们一次次的争吵破坏了和梁培的美好感情,要是没有了梁培,她到什么地方去诉说?她们是大学同学,毕业后两个人一同应聘到一家大型杂志社做记者,她们的友谊不同凡响,梁晶晶在乎梁培胜过那个叫刘坡的男人。所以尽管她不认同梁培的说法,还是说了:“你说的对,我是在堕落。”她的声音已经暗哑。
  梁晶晶知道,就算堕落她也愿意,她想要那个男人,每次和他在一起不仅仅是身体的需要更重要的是精神需要,他能够把他们做爱的过程提升到精神的最高境界。她不下作,她和他做爱更想要的是精神的锲合,并不是动物似的寻求感官刺激,只想要身体上跌宕起伏的高潮。在这方面,刘坡虽然强壮但不是每次都能够把那件事情做到极致,可梁晶晶就喜欢和他做,她感觉他们每次在一起都完美无缺,他能够让她感觉到她是融化在男人爱意包围中的女人,哪怕她的身体还毫无反应他就缴械投降她也满足的一塌糊涂。偎依在他怀里她像只壁虎一样紧紧地吸附着他,觉得他才是她赖于生存的最佳环境。一句话,她要他给予的那种感觉,她在他的身边才可以把自己还原成是真正的女人,需要男人的女人。梁晶晶心里清楚他们做爱的过程不是用身体而是用灵魂,所以她无法离开那个男人。
  明天是星期六,梁晶晶把女儿送到妈妈家里回来,默默地坐到沙发里潸然泪下。她已经买到了火车票想去见刘坡,可梁培的话响在耳边,她不知道明天是不是还去那个城市和刘坡相会。感情上她是要去的可理智上不能去,所以她痛苦矛盾。
  梁晶晶是大牌记者,东走西颠什么样的男人没见过?可刘坡给她的感觉就是不一样。
  刘坡是那个城市杰出的企业家,杂志社追踪新闻人物派梁晶晶去采访刘坡。梁晶晶自己是文人,她觉得一个企业家无论怎么着也是和钱挂钩,身上或多或少有铜臭味,所以她对刘坡也是不以为然的。没想到一见之下她的眼前一片亮丽:刘坡是商人,可他的身上只有学者的气息,儒雅的学者气息,这是她喜欢的风格,所以一见之下她不光完全摒弃了对刘坡的偏见还暗暗地崇拜刘坡。更让梁晶晶没想到的是刘坡绝对没有辱没他的外表,渊博的知识精明的头脑和他的外表相得益彰,使她在崇拜之余不自觉地喜欢刘坡。后来梁晶晶的那篇纪实报道被单位评了奖,刘坡的企业也名气大增。梁晶晶不知道是刘坡的精彩烘托了她文笔的精彩还是她的文笔衬托了刘坡的精彩。
  为了那篇文章的真实和完美,梁晶晶是几次往返两个城市的,文章成功了,他们两个人的感情也成功了,梁晶晶往返两座城市成了定期。
  如今,梁晶晶不知道自己该不该继续在两个城市之间往返下去。刘坡有老婆,她并不是希望将来能够取代那个女人和刘坡组织家庭,她只是和刘坡相爱。她知道自己不应该和刘坡有这种关系,可她舍不得他。她知道她和那个女人分享了刘坡是她的错,她是惭愧的,她真的不想将来登堂入室取代那个女人的位置,不想把有女人的情人变成老公,可她就是不想离开刘坡。梁晶晶想,能够这样下去一辈子吗?如果能够一辈子的话,她也愿意,她只要维持和刘坡的关系其它的什么都不计较。但是……就像梁培说的那样,她的做法是危险的,她自由不代表刘坡也自由,万一刘坡的家庭出事她就是第三者,是可耻的小三。梁晶晶也怕,她是有文化有品位的女人,怎么能够去做第三者?
  可就这样和刘坡断了关系,梁晶晶等于杀了自己。两个星期一次的真正接触,他们淋漓尽致地体会男女间的欢畅和幸福,她百爪鱼一般抓着刘坡不愿意松开,每一次还没有分手就期待下一次的到来。一次次,他们用相同的方式感受幸福,两个人就好像两条流淌在一起的小河一样不分彼此,然后她带着刘坡的气息回来。有刘坡的气息在,她是温暖的踏实的,他的气息渐渐消失了也到了他们又一次相会的日子,如此循环往复。——就是这种情形,梁晶晶怎么忍受没有刘坡的日子?  1/6    1 2 3 4 5 6 下一页 尾页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