透支爱情
时间:2012-10-18 08:26:48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writing.baby  阅读:

  【1】
  刚上高中时,凭借自己的爱好和一点小聪明,在那所名声最响的中学,雪溪如鱼得水地过活。“舞蹈队队长”、“学生会主席”等头衔随之而降。雪溪是文科班里的优秀生,也是很多女生嫉妒、男生追求的“神仙姐姐”。这一切,她都不放在心上,一副淡淡的表情独来独往。但言青的出现打乱了她的步调。
  她第一次见他,已经18岁,那是女友渝袖的生日上。他长得英俊,高瘦挺拔的个子,再配上与林志颖相似的面容,以及一股模糊不清的气质,一下子便吸引住她的眼球。
  雪溪仿佛魔怔了,表面上风轻云淡,心里却波浪滔天。生日Party上,他对所有女生都一样,逢迎殷勤,态度分明是暧昧的,却让人感到若即若离。
  上天格外眷顾雪溪,言青选得是理科班,在雪溪的隔壁教师,上下课总经过她坐的窗前。下课十分钟,她总故作休息眯着眼,透过窗户向远处看。每次言青的经过都让她兴奋地满脸通红。
  终于,机会来了。言青虽然人长得帅,可学习一塌糊涂,英语更是差到极点,而雪溪在最近的月考中有一次毫无悬念地荣登第一的宝座。由于两个班级的英语老师是同一个人,同学帮扶活动一开展,雪溪就顺理成章地挑到了言青。
  雪溪做好打持久战的准备,一见钟情不靠谱,那日久生情也不错。可几个回合下来,尽管雪溪把自己学习的知识和窍门都毫无保留地传授了,可言青的成绩依然没有好转。不仅如此,他还结交外面的朋友,偷偷抽烟旷起课来。
  言青除了“谢谢”之外,表现得很平静,有时甚至在雪溪身边睡着了。雪溪有些挫败感,心知计划落空。18岁的女孩子是张扬而自信的,她在女友渝袖的怂恿下,放学的时候挡在言青的摩托车前,她说,喂,带我一程。
  言青又高又瘦,白衬衫和水磨蓝色的牛仔裤,看起来就像一个忧郁的诗人,更像一个充满了艺术气息的画家,虽然他的本质是一个小混混,每天开着摩托车到处飙。
  言青载着雪溪,坚持要请雪溪吃饭。言青点了份肉沫茄子,吸了两颗烟,然后淡淡地说,雪溪,谢谢你,你以后好好学习吧,别再管我了,我天生不是读书的料,别因为我耽误了你。
  雪溪想说什么,但最后她一句话也没说。
  高中毕业那天,雪溪剪成短发,站在阳光下,对言青说,我喜欢你,很久了。言青若即若离的眼神和似笑非笑的嘴角让雪溪彻底沦陷了。
  【2】
  2004年,言青和几个朋友在上海开了家广告公司,雪溪就去了上海读书。什么道理都明白,但最后还是控制不住自己。雪溪每周都去言青的公寓,帮他打扫卫生、洗衣服、做饭、丢垃圾,甚至换煤气这样男人的活,她都包了,她就是那么心甘情愿的为他付出一切。甚至为了言青她拒绝了其他异性的表白。
  言青的身边依旧美女如云,他出入各种酒吧,在雪溪面前秀恩爱。雪溪实在是憎恨自己没骨气,明明刚发过誓,忘了他,不要理睬他,可是他的一句话,她便像小鸟一般飞扑过去。2005年的夏天,言青的公司由于经营不善,破产了,并且欠了一大笔钱。他逃到N城。雪溪发了疯似的找他,他的朋友都说没见过他,好不容易从言青的QQ好友中找到一个叫“亲亲青青”的女友,她告诉雪溪,言青的遭遇,以及他在N城的联系方式。女孩好聪明,她说,你是雪溪吧,太傻了,他这种人,你还要爱他爱到几时?
  雪溪的心微微颤抖了一下,其实,什么道理都明白,但最后还是控制不住自己。
  她动用自己的关系,向亲人朋友借钱帮言青还了债务,然后,按照“亲亲青青”网友提供的联系方式,找到了言青。
  言青又黑又瘦,他不敢面对自己的父亲,整日躲在月租100的民房里抽烟喝酒打游戏。所有的朋友怕惹祸上身,都不肯帮助他。原来人走茶凉是亘古不变的真理。他见到着急憔悴的她,倚在她怀里哭泣,她抚摸他的头发,像他是她的孩子。
  她陪了他在N城整整一星期,回到上海,他竟恢复往日的风采,照例笙歌不止,只是对雪溪,他更加的放肆,有时当着她的面把刚炖好的汤倒掉,他不掩饰,也更加放肆,他知道,无论他多么过分,雪溪都会原谅他。
  【3】
  在那一天,雪溪的生日,他们一起去吃饭,言青嗜辣,点了满满的一桌子红彤彤的菜,那个时候,雪溪突然就觉得委屈起来,她说,你从来都没有关心过我的喜好,我从来都不喜欢吃辣。言青却理直气壮地说,你从来都没有告诉过我。
  导火线便是从这里点燃的,雪溪夹着泪水,带着从未有过的愤怒和言青争吵了起来。雪溪将这些年压在心中的不满和委屈全都爆发出来,她真得是压抑太久了。
  吵完了,哭完了,雪溪狠下心来离开了上海,去了北方的城市,上海带给她太多的伤害,她要去一座下雪的城市,冰冻心中的伤痕,然后,重新开始。
  一年,又一年,雪溪再没和言青见面。她遇见不同的男人,又经历恋爱,时间如同柔软的沙,掩盖了一切。
  后来,雪溪认识了萧暮,他成熟稳重体贴。周末,他陪雪溪逛街,帮他拎一包包的衣服和鞋子,为雪溪开车门,甚至在闹市区,单膝跪在地上为雪溪揉搓扭伤的脚踝。情人节,他会在厨房忙碌一整天,只为一顿可口的烛光晚餐。有闪电的夜晚,他会一直发短信给雪溪,直到确定她安心地睡着。
  雪溪明白,虽然没有那么多的激情,但萧暮是一个值得天长地久,白头偕老的男人。
  在雪溪和萧暮结婚登记那天,一个陌生电话打来了。接通电话,是他。言青象征性地聊了很久才谈到正题,他说,雪溪,我要结婚了,可最近生意上出了点问题,缺了一笔钱,女友催房催得紧,你能不能帮我一把?后面,就是一大堆惭愧和感激的话。
  雪溪安静地听着,站在那里像尊雕塑。远处的萧暮幸福地向她招手,并晃了晃手中的户口本。这一次,雪溪终于明白,纵然她再去爱惜言青,结局都会落空。曾经的战争是自己与自己的缠斗,雪溪叫停了,他也只是淡然如水的普通朋友。她累了,只有付出没有回报的爱,让她透支的身心疲惫。当初,一厢情愿的眷恋而无法放手,如今,她不想再纠缠不清,各自幸福,岁月静好。
  雪溪坦然地朝萧暮走去,并顺手把手机丢进了垃圾桶。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