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不在家
时间:2012-10-17 08:59:40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820119677  阅读:

  “我是海洋她老公。”
  “哇噻,是姐夫大人啊,进来歇一会儿,先喝茶喝茶。”
  “在请谁喝茶?”海洋洋洋洒洒,便问便架她那28自行车,抬起头:
  “嘢,你怎么回来啦?”
  “嗯嗯,老板他补的假。”德才刻意地突出了“老板”二字,不敢提老板娘了。
  “你们老板不是出车祸了吗,没伤着?”海洋快人快语。德才看得出了,女人好像没有生自己气,他一五一十地讲起了单位近年来发生的一些事情。
  “我们单位原来的老板是出了车祸,当场就死了。他千不该万不该请个不知底的驾驶员来开车。说来说去也怪老板娘,鬼使神差地相信这个驾驶员能说会道,人机灵;要形象有形象;要体力有体力。结果,开车时油门当成刹车,老板死的很惨。驾驶员什么事倒没有,他信誓旦旦地向老板娘保证,要报答她把厂搞下去……”
  “这个驾驶员是不是耍心机,想谋财害命又想人喽?”这是仁美的第一反应,多数人都会这样想的。
  德才接着说:
  “其实驾驶员是个外地人,看不出有想和老板娘结合的意思。可越是这样,老板娘就越觉得这个人靠得住,大事小事都征求他意见,俨然把他放在‘小老板’的位置。他对工人不薄,大家有时候就默认他们的这种关系。这一次,我正好要回来,小老板在外打电话给老板娘,又说出车祸了。老板娘吓得失声痛哭,命怎么就这么苦呢?小老板又在电话里安慰她,不过不要紧,自己只受了点皮外伤,但车子被扣了,接受处理要三天时间。所以小老板办不了的事就只有请我代办了。还好小老板说三天就三天,平安无事地回来了,特准了我的假。
  慧莹是个离了婚的人,她深知女人既然离了婚,就要低调些,不能再随随便便地乱嫁人。她不懂一个丧偶的女人的心。丧偶者,心里一定会痛,遇上个适合的好人能说说话,谈谈心,容易忘记不幸,重新开始。想想自己也有个离了婚的姐姐在外地,没有男人疼着,牵挂着,她脸色明显不好。
  “慧莹,你这是怎么啦?”海洋还是能看得出状态的,及时地问。
  “慧莹?谁是慧莹?你昨天电话里也问慧晶,慧莹,怎么回事?”德才很是惊讶,问道。
  “她就是慧莹,她有个姐姐叫慧晶,说在浙江开厂。”海洋立即回答道。
  “开的什么厂?我们老板娘叫慧晶啊,你别说,长的还真有点像呢。”
  “开什么玩笑,我姐是在浙江,她说她离婚了。”慧莹根本不相信。
  “打电话,打电话问问。”海洋大姐激动起来,催德才拿手机打电话。
  “喂,老板娘啊,我到家了。”
  “到家好啊,好好和嫂子聚聚。”
  “嗯,我想问你件事儿,你是不是有个叫慧莹的妹妹呀?”
  “是啊,有什么消息吗?”老板娘声音很小。
  “她就在我旁边呢,来,慧莹,接电话,真是你姐。”慧莹接过电话喊了声姐姐,已止不住泪流满面,不知道说什么?
  姐姐安慰妹妹:“知道了就行,知道了就行。没事就随德才大哥一起来杭州吧!”
  “嗯嗯,一定去,一定去。”慧莹不知何时挂断了电话。当初结婚时姐姐、姐夫没能参加自己的婚礼,还是前年离婚后和姐姐在电话里谈过心,姐姐说,她也面临着离婚,不适合离就离吧。现在从时间上推断,那时姐夫肯定已经出车祸了。但是姐姐当时就是没有说让妹妹到杭州去玩玩或散散心,这次,该去了,因为有了方向。
  德才显得拘谨起来。要单独带一个刚认识的单身女人同行?海洋会怎么想?他不敢往下想,眼睛不停地闪动,一时间,气氛凝重起来。他更不敢伤慧莹的心!
  海洋发话了:“不是我海洋心眼小,这次仁美也跟着一起去,一路上方便些,有个照应,慧莹回来也正好有个伴。你们速去速回,别忘了给我们娘儿俩带点杭州特产回来。”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德才愧疚了,是啊,回来这么多趟,就没有想过带些杭州特产回来。天色已夜幕降临,仁美表态:“此事包在小妹身上,今晚,我请大家吃‘三毛麻辣烫’。”   “三毛麻辣烫”很出名,生意特火爆,就位于露天广场不远处的巷子里,坐在包厢里,能听见广场上舞曲的节奏。从不独自涉足舞厅,茶社的德才,惊叹家乡夜生活的丰富多彩。几个人小吃过后,路过广场,仁美和慧莹借机说疯一会儿再回去,有意回避了大姐夫妻俩。女人心里明白:大姐小别胜新婚……
  老舞伴老远瞧见了她们,不是时样地依旧风度翩翩地向海洋发出了邀请,俨然没有在意海洋身旁站着个男人。
  海洋手一挥飘进了舞场中央,或远或近,优美的舞姿,动人的神情,德才是此生没有发现过妻子还有如此才艺。看他们配合地那么默契娴熟,又那么得体大方,真是无语。一曲过后,海洋回到原位,挽起老公的手臂,说:“咱们回家吧,让她们们疯去。”
  其实,海洋是在释放一种信号,不是女人偏要恋上舞,每个女人都能舞!
  仁美和慧莹疯够了回来了。此时他们发现大姐窗户上粉红色的窗帘已重新挂上,往日昏暗的灯光已经熄灭,该入梦了。
  和以前一样,停留了一天,第三天清晨,天空飘着小雨,德才领着两个不是自己女人的女人,消失在濛濛细雨之中,院子里显得格外的清静……
  慧莹晕车很厉害,在车上昏昏沉沉。刚结婚的时候,准备到姐姐那儿度蜜月的。姐姐没见过妹婿,当时就因为新娘子晕车,也就没有长途跋涉。几年之后,竟然有儿子见不着,有男人爱自己,男人却做不了自己的主。想到这些,慧莹突然惊叫了起来,两只手疯狂地搭上了德才的脖子。仁美惊讶地望着慧莹,看到德才满脸通红地在挪慧莹那缠绵的双臂,定了定神,说:“哎呀歪,海洋大姐真有眼,让我陪着,你看你手在抓什么啊?”
  “不,我怎么啦?迷迷糊糊的,让我醒醒,醒醒。”慧莹努力镇定自己,一脸尴尬地对德才说:“不好意思了。”  3/5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