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石匠的青葱岁月
时间:2012-10-10 09:50:22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竹林吹箫  阅读:

  “离家出走十余年的张石匠突然回来啦”,这消息像长了翅膀,很快在全村传扬开了。
  二十年前,以建筑为业的张石匠也就二十出头,三十不到吧,正是年轻有为的时候,凭着一手会泥瓦匠的绝活,在方圆十里八村也算得上是位响当当的人物,加上年轻时学过武术,会一点拳脚,长得又英俊,于是,成了众多农村女孩追逐的对象,经过千挑万选,终于和邻村的村花李翠花结了婚。
  男才女貌,新婚生活自然是温馨甜蜜,不几年,新添了一对聪明伶俐乖巧的儿女,还盖起了小洋楼,小日子自然过得幸福,安康。
  都说婚姻有七年之痒,这话无不道理,一个名叫秀丽的女孩无意中闯进了他的生活。秀丽单纯,朴实,长像清秀,甜美,就像章子怡似的。因为家境贫寒,父亲久病在床,家里的一点薄地平时就靠母亲打理,辛苦一年也弄不出多少粮食,无奈之下,秀丽初中毕业,就出来打工,说要减轻母亲的负担。这不,经人介绍就在张石匠的手下做起了小工。
  因为离家远,大家都在工棚里休息,只是睡觉时,象征性地在中间用跳板隔成男女宿舍。每次遇到有小混混欺负秀丽,张石匠就立马跑出来护着她,有一次,还跟三个小混混打了起来,受了一点皮外伤,把秀丽吓得要死。一来二往,秀丽对张石匠就有了依靠,心里就把他当作自己的亲哥哥,闲暇时,会主动地跑过去帮他洗衣服。下雨天,不能开工了,张石匠想改善一下伙食,秀丽就会去帮忙洗菜,做饭,然后,自己再去买两瓶啤酒,陪张石匠喝两杯。
  日久生情,张石匠看秀丽的眼神就有点异样,有时候回想起自己在家的老婆,内心一对比,总觉得没人家水灵,灵魂就开始出窍了。在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俩人发生了不该发生的故事
  快乐的日子总是短暂的,几个月过去,随着秀丽的身子不断膨胀,口里不断冒酸水,张石匠知道这事终究是纸包不住火,怎么办?劝秀丽去医院打掉,可秀丽死活不依,说宁愿死,也要把孩子生下来,还可怜巴巴地跟张石匠说:哥,咱们私奔吧,天下之大,到哪儿不能活命?
  一句话提醒了梦中人,张石匠心想:凭咱的手艺,到哪儿不能赚大钱?于是,当手头上的工程完工后,结了工程款,又偷偷地把家里的五万元取了三万带走,给翠花留了一封信,言明再也不回来了,还真的带着秀丽私奔了。
  可怜的翠花看到信后,哭成了泪人儿,一个妇道人家,带着两个没成年的孩子该如何生活呀。两个孩子抱着妈妈整日只知道啼哭,公公婆婆呢,恨得牙痒痒的,骂儿子畜生不如,诅咒出门让车撞死。骂够了,哭够了,媳妇一抹眼泪说咱好手好脚的,又不残疾,不信没他就会饿死,咬紧牙关多干活呗。
  再说张石匠带着秀丽来到江浙一带,先租个房子安顿好秀丽后,又到建筑工地转悠了一圈,还真给他找到了一份砌墙的工作。白天在外安心工作,晚上回来热菜热饭的伺候着,日子过得也算滋润,年底,秀丽给他生了个大胖小子。
  一晃十五年过去了,张石匠给秀丽和两个儿子在外地买了套二手房,至于老家翠花和儿女以及父母生活如何,他想都懒得想,也没精力去想。虽说做泥瓦匠的收入还算高,每月都有五,六千,可一家人的吃喝开销也不少,到了月底,存下来的余钱也不多。
  如果就这样过下去,生活也算安逸,比上不足,比下有余嘛。可生活总是喜欢给人开个玩笑。一段时间,张石匠总感觉腹部疼痛难忍,有时虚汗直冒,秀丽就劝说去医院看看,莫非有啥病。
  去医院一检查,吓一跳,肝腹水。医生说,患这种病得静养,不可干重体力活,还得提高饮食质量,不然,会影响生命,严重的话会转化为肝癌。这可如何是好,一家人都张着嘴等吃呢,哪能不干活?张石匠咬着牙,坚持了一个月,人不时地冒冷汗,感觉浑身无力。无奈,为了保命只得辞了工作,秀丽出去帮人做家政,赚点钱以补贴家用。一年后,全家人坐吃山空,治病又花了不少钱,只得将二手房卖了,重新租了个房子,还跟工地的包工头借了五千元。
  看着两个嗷嗷待哺的儿子,秀丽不知道该如何是好,心情也越来越烦躁。再回去吧,丢不起那个脸。张石匠已经瘦的皮包骨,也只有唉声叹气的份。一日,借钱的包工头见了秀丽一家人的状况,他贪图秀丽的美色,就对秀丽说:跟我过吧,我老婆刚去世,那两个孩子我帮你养,不过,你得跟石匠离婚,那五千块钱也不要你还了。
  生活到无路可走时,秀丽就恨起张石匠来,连老婆儿子都养活不了,还当什么男人。她就把包工头的话跟张石匠讲了,可怜的张石匠一听,眼泪哗哗直流,闭着眼睛想了一晚上,就想开了,如其这样耗着,让老婆儿子饿死,还不如给他们一条生路。于是,就在离婚协议上签了字。
  看着两个儿子和包工头上了车,张石匠的心都粹了,他用双手敲打着自己的胸部,痛哭不已。秀丽悄悄地走了过来,塞给他五百元钱,也泪流不已,她说,不是为了两个孩子,她真想一死了之。可她又没有那个脸回去,回去了也得被村民骂死,如其这样,不如苟活。你都病成这样了,还是回去吧,毕竟你还有两个儿女在家等着你。说完,一步三回头地走了。
  走到这一步,张石匠忽然就觉得上天待他不公,他可是家里的顶梁柱啊,为什么非要让他得这种病,让秀丽得这种病,这个家也能保持完整,因为自己会赚钱。
  带着虚弱的病体回到家门口,李翠花盯着他看了半天,半天没认出这个男人是谁?就问道:“你是谁啊?来我家干吗?”张石匠双腿一跪,哭着说:“翠花,我无路可走了,你可怜可怜我吧,我是张石匠啊。”李翠花一听,禁不住怒火中烧,她咆哮着说:“你还有脸回来,你当初是怎样抛弃我们娘三个的,你爹娘死了,你都没回来尽孝,就想着在外面风流快活,你给我滚,有多远滚多远。”儿女们回来,看见这个男人曾经是自己的亲爹,想起母亲带着自己一路走过来的艰辛,也不愿搭理他。
  后来,还是邻居劝说:这个男人虽说良心让狗给吃了,可毕竟是个生命,总不能让他在外面风吹雨淋地饿死吧。儿子就把他带到厨房边的一个小柴房里,拿来棉被,碗筷等生活用品,安顿完后,又给他五百元钱,对他说:“感谢你给了我生命,这五百元钱算是我的一点心意,但从此之后,咱们两不相欠。”
  到底还是好人多,后来村民给他介绍一个纺织厂当门卫的工作,每个月八百元,也够他一个人开支了。只是老婆和儿女们都不跟他来往,是他把她们的心给伤透了。
  每当有两口子闹矛盾,嚷着要离婚时,总有人劝说道:“看看人家张石匠,当初年轻时也是风流倜傥,玉树临风的啊,可谁知会是这结局呢,这叫人乖命不乖,就怕病来磨啊。”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