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人在左,爱情在右
时间:2012-10-07 10:07:27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诗心静美  阅读:

    清晨,车在公路安静地行驶。车厢里荡漾着藏族歌曲。那是她最喜欢的歌。每一次听她都会看到一望无际的草原,草原上宛若珍珠般的蒙古包。还有牛羊。他知道她喜欢这张光盘。每次她坐他的车子,总会放给她听。
    她对他说,当初,你不到办公室找我,也许今生我们永远不会在一次。我工作几年之后,调到其他单位。我们很少见面,已经形同陌路。你为什么要找我聊天?他开着车子,笑了,无语。她白了他一眼,说,你知道什么叫怦然心动么?我不知道什么时候爱上你。其实,现在想想,那个时候不叫爱情,准确的说,是我喜欢你。她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要在这样一个秋日的清晨,会对他说这样的话。她只想对他说。只想要他知道,曾经,他走进了她的心里。她看见他的嘴角有一丝笑意。故意克制的情感
    突然,一辆大卡车猛兽般直冲着他们的车子斜着冲来。她蒙了,紧紧抱着她的书包,那个她喜欢的布艺书包。她不由自主“啊”的一声尖叫。她直直地盯着即将把他们吞噬的大卡车。瞬间,她多希望这是一场梦,对,一场梦。梦里出现的死亡。醒来,她还活着,快乐地活着。她感觉车子迅速向左,然后,疯了似的向右。向右。“咚!”的一声巨响。玻璃破碎的声音,钢铁扭曲的声音,她的眼前一片黑暗……
    
    路,好黑啊。她一个人在黑夜里行走。云,你在哪儿?她呼喊着他的名字。没有云儿的回声。她置身在深谷里。她很冷。山风呼啸。她害怕极了。下面就是悬崖峭壁。她不敢往下看。她怕极了。突然脚下一滑,她紧紧抓住山崖上的树枝,奋力向上爬。她没有力气。生的渴望,她还是拼足了劲,扒着岩石,小树,向上。她想爬到山崖上,那个只容一人的小路。她掉了下去。轻飘飘的。山谷好深。她像一只蝴蝶在山谷里飞啊飞啊。
    楼道,好暗啊。她想回到自己的房间。可是,一点力气也没有。楼梯没有护栏,一边是空的,能够看到楼底。她不敢直立行走。她趴在楼梯上,一级一级地向上爬。爬是最安全的方式。她爬不到那间屋子。转过一个弯,又回到原点。她下也不是,上也不是,多想云在他身边,帮助她,到达安全的彼岸。
    她看见了他。四十不惑,岁月没有苍老他的容颜,他还是那么年轻英俊。
    嘿,你好,你也在这里?他说。她好像是第一次遇见他。她不知该说些什么,像一朵羞答答的玫瑰点了点头。
    他们游览了那个园林。在那条幽静的柏油小路,两个人拉着手,在山路上走。他揽着她的腰。在无人的小路,将她拥入怀中,两个人在撒满星光的夜晚热吻。他的吻是狂热的,深情的,温柔的。我爱你。他说。她幸福地醉倒在他的怀里。突然,他消失了。把她一个人扔在偌大的园子里。月光倾泻下来,树影婆娑。云,你在哪,我怕,我怕,别丢下我一个人。她哭啊,哭啊。哭声,在树林里游荡。
    她隐约听见有说话的声音。很遥远。妈,妈,妹流眼泪了。
    妈妈,妈妈。她很久没有看见妈妈了。好像很遥远的事情。她记得母亲的背。儿时,她是一个多病的孩子,有严重的哮喘。夜里经常突然发作。妈妈在劳累之后,总是背着她穿过田间小路去离家很近的卫生所看病。她记得那条小路的星光,火车呼啸而过的声音。妈妈,你还好么?我想你。带我走吧,离开黑暗,我怕,很怕。她委屈地哭了。她是那么孤独。一个人,在黑暗里。
    
    她睁开眼睛。这是哪里?我在哪里?被子是白的,房间也是白的。她感觉浑身好疼。一点力气也没有。她感觉自己的手,在一双瘦弱,干枯的手里。妈妈的手。妈妈,妈妈。她看着妈妈。笑了。妈妈,我找了你好久。
    孩子,你知道你睡了多长时间么?三天三夜。妈妈的泪,流出来了。醒来就好,不幸中的外幸。我怎么会在这里?我好像做了一个很长,很可怕的梦。她说。
    她记起来了。那个清晨,她和他驱车上班的途中,遇到一辆迎面开来的大卡车。她的心,紧缩了一下。
    妈,云呢?她问。
    母亲没有说话。
    她想起来了。他们的车子遇到一辆斜着闯过来的大卡车。云开着车子,开始向左,然后向右。那“咚”的一声巨响,那金属,玻璃,破碎的声音。她呜呜地哭了。妈妈,告诉我,云在哪里。母亲老泪纵横。那无语,那眼泪,就是回答。人生最大的痛苦,就是白发人送黑发人。
    婆婆还好么?她老人家有心脏病。她说。
    放心吧,孩子。他的哥哥姐姐都在照顾着呢。母亲说,你婆婆也在担心着你呢。
    她的泪,如泉水,喷涌而下。
    她的头很疼,很疼。她想起那个清晨。她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她告诉他,爱上他的感觉就是怦然心动。这,难道是上天的安排,在他临死前,告诉他爱情的滋味么?难道冥冥之中,那个清晨,她就要表白曾经的爱恋么?
    她又想起那一幕,汽车向左,再向右。她猛然间明白,向左,人自我保护的本能,向右是他对自己保护。在突发事件面前,云本能将车向左打轮,他一定想到坐在副驾位置上的她,为了保护她,镇定之后,做出果断决定,向右打轮。他用生命保护了坐在身边的她。
    妈妈,死的人应该是我,不是他。他是为了保护我死的。我对不起他,我害了他。她哭着。母亲摸着她的头,陪着她掉着眼泪。母亲爱自己的女儿,同样也爱着这个女婿。
    因疲劳驾驶,酿成了一起交通事故。她与他从此阴阳两隔。
    
    一个月后,她出院。
    家因为少了云,格外的冷清。收拾云的遗物。事故现场,云的手机还在。几天不用,电已经耗尽。她充好电。打开。里面有一个打了几十次的电话。  1/2    1 2 下一页 尾页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