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堕落了……
时间:2012-10-05 21:58:55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andrew_gdgs  阅读:

  电子厂很大,表哥的一个哥们在里面做保安。很自然的把我介绍进去。八个小时,三班转。不算太累。教我的一些女孩跟女人都厉声厉气。应该是看不惯我的脸蛋儿跟正值发育的身材。除了这个理由,我再找不到其它借口。
 

 

  一个月,就这样忍气吞声的过去了。越来越多追求我的男孩让我成为厂里的天敌。当然,也有跟我很投缘的一个姐姐。她叫诗诗。跟我一样来自遥远的山区。诗诗是我来这儿之后,唯一能够倾诉心声的姐妹。而且还很照顾我。在她这个几年老员工的庇护下,我感觉安全了很多。拿到第一笔工资,我让诗诗陪我去服装店。给表哥表嫂每人买了一套衣服。算是还人情。剩下的钱也理所当然的汇了回去。诗诗问我为什么不留点自己用。我告诉她自己不需要。除了买卫生巾,几乎不花钱。诗诗知道我在表哥家的不方便,让我搬过去跟她一起住。我也欣然答应。可就在我准备搬走的最后一天,发生了,让我永远也忘不了的恶心事,它就像针一样,扎在我的心房。注定要让我痛一辈子,也让我的整个人生永久的失去光芒。

  。。。下面继续。。。
  日期:2012-09-16 13:08:33
  下班回到表哥家,却发现整个屋子狼狈不堪,地上凌乱的衣服,破碎的花瓶。当然,也有我的衣服和被子。表哥的房门敞开着,烂醉如泥的他坐在墙角发着呆。直觉告诉我,他们夫妻应该吵架了。不知道我是不是罪魁祸首。心里的自责跟愧疚让我更要离开这里。我拉起表哥,跟他说着对不起,告诉他我这就搬出去。表哥也跟我说着对不起,他也很为难,身为一个大男人,他寄人篱下的过日子。表哥说着说着,就泪流满面,哭诉着结婚后的点点滴滴,无可奈何。表哥的样子让我心疼起来,但更多的是同情,是歉疚。我拿来湿毛巾,替他擦去脸上的泪水,可就在这时,他一把抓住了我的手:铃儿,跟表哥离开这里,远走高飞吧。表哥,你在说什么,我是你表妹。我边说边挣扎着被他抓紧的手臂。但却无法挣脱,表哥突然抱住了我,发疯似的亲吻我的脖子,我试图挣脱。可力气始终不及他。他不停的喊着铃儿我爱你。我也拼命挣扎着,手上的铃铛也不停的甩来甩去,发出急促的求救声。表哥强势的把我推倒在床上,我挣扎着翻滚到地上,他也随之重重的压了上来,我的眼泪已经失控,撕心裂肺的哀求着表哥。他通红的双眼丝毫没有放弃的意思,只会变本加厉。一只粗糙的手触碰着我的大腿,我使劲的踹着双腿。他的手掀起裙子,顺势而上,内裤被扯掉的瞬间,我再也不能容忍的扇起一个嘴巴,狠狠的打在表哥的脸上。他停止了动作,我以为这一切也将结束。怎料他说了一句,铃儿我会负责的。就继续他的兽型。一声皮带拉开的声音过后,那阵传遍全身的刺痛,让我放弃了挣扎,因为我要保护的那样东西,已经彻底失去,我的贞操,自尊,幸福,也将通通丢失。

  日期:2012-09-16 13:09:28
  我强忍住下身传来的阵阵疼痛,慢慢的站了起来。看着地板的那一小撮通红,我真想当场结束自己。但想想年幼的弟弟,和不能走路的父亲,我含着泪,咬着自己的嘴唇。告诉自己,一定要坚强。那个所谓的表哥,不知是酒醒,还是被地板上的鲜血给吓醒。一个劲的打着自己的嘴巴,说着对不起。我根本就不放在眼里,现在做这些以于事无补。我收着自己的行李。走时告诉表哥,我欠你的已经都还清了。

  七月那火一般的太阳,照在身上却是冰冷的感觉,我打着颤,抹去眼眶里那最后一滴泪。它晶莹剔透,但没有一点光泽。我不舍的甩去它,因为以后不会再有。不会再为任何事而流一滴泪。诗诗见我疲惫不堪,问我出了什么事。我毫无保留的告诉了她。听完她紧紧抱住了我。对于一个女孩来说,这意味着什么,她也很清楚。诗诗安慰着我。说都是她的错,要是她早点让我搬,就不会发生这种事了。我说命运弄人谁也逃不过。诗诗又说我很坚强,换做是她,早就哭得死去活来。其实她哪知道,我是硬撑着。哭,拿什么去哭,泪已经流干了。

  日期:2012-09-16 13:14:29
  晚上,跟诗诗睡在一起,聊了很久,心理也舒坦了很多。原来她也早不是处子之身。十六岁她就来到这个城市,十七岁那年,她谈了一个男朋友,她很爱他,两人相处了半年,男朋友就主动提出要得到她身体的请求。诗诗不同意,说要等到结婚,或者再等半年,男朋友不同意,说诗诗不爱他,就要分手,诗诗不舍这份爱,就答应了他,可自从男朋友得到她后半个月,就说两人不合,最后还是分了手。

  现在诗诗身边又有个男生,也是这个电子厂的。我见过两次,看起来倒很腼腆。诗诗问我,该不该告诉他自己不是处女。我毫不顾忌的对诗诗说,一定要告诉他,要是他不能接受,即使骗了他,将来也是会分道扬镳。还不如跟他实话实说,要是他能接受,对你还是那样疼爱呵护,那这样的男孩才值得爱。
  时间在痛苦中流逝,对于那件事,不经意就会想起,每天都会。半年里,表哥来看过我几次,都是偷偷来的。起初几次我并没有见他,后来,为了遭人闲话,我就见了他。他无非就是些忏悔的话。说不说对我都没有意义。相反,听到肚子里,心只会更难受。我也没跟他啰嗦,冷冷的求了他几句,让他放我生活,他的到来只会让我的伤更加严重。如果要忏悔,永远不要见我,就是对我最大的报酬。自打那以后,表哥真的没再来纠缠过我。

  我跟诗诗都没回家过年。诗诗为什么不回去,我也没去八卦。对于我,是因为,我不想回去触景生情,看到自己从前无忧无虑的影子。更不想让父母看到我不开心的样子。还不如待在这个伤心的地方,一直麻木下去。
  春天,万物复苏。大地一片新的生命气息。从诗诗脸上洋溢的幸福,就知道她的爱情已经结束了考验。现在,她跟男朋友已经同居在了一起,正在筹备结婚。而我,只希望父母在家能过得好,弟弟能够不辜负这个姐姐在外面的苦楚,完成姐姐未实现的学业。在厂里,半年下来,也不再有人对我指手画脚。或许,是因为一批新员工的到来,有人做了我的替罪羊。他,也正是新员工中的一员,让我彻底堕落的催化剂。

  他,叫张帅。人如其名。认识他是在中午食堂用餐的时候。由于我鲁莽的转身,把端在手里的热汤撞在了他的身上。他没有任何抱怨,第一反应,就是赶紧问我有没有被烫着。就是这句不做任何思考,就从他嘴里说出来的关心,让我顿时对他产生了好感,当然这个好感,只是异性之间那种再普通不过的认可。自从表哥做出那样的事,导致我现在对所有的男孩都有十分的戒心。而他,却让我放松了不少。  2/17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6 下一页 尾页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