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堕落了……
时间:2012-10-05 21:58:55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andrew_gdgs  阅读:

  我叫铃儿,因为小时候哭闹,只要一听到铃铛的声音,就会马上止住。所以爷爷给我取名铃儿。说来也巧,可能就是因为祖辈们预测到将来会有一个后代喜欢铃声,所以才留下一个金铃。从我刚学会走路,妈妈就用红绳把金铃系在我的右手腕。就这样,这个清脆,天真的铃声,伴随着我的喜怒哀乐,一起走过了十八个春秋。
  从小,大人们都说我像手上的金铃一样,光彩耀人。十八年后,看着镜中的自己,我才不谦虚的发现自己确实生有一副娇艳俏丽的容貌。我并没有因为出生在这个西部的深山而感到不满。相反,我很开心,很知足,很懂得享受大自然给我带来的无忧无虑。对于我每天的生活,就是在山脚下放牛,在我的脑子里,世界对我来说,其实就是家四周的几十座高矮起伏的大山,所围城的一个空间。在这个空间里,清新的空气,优美的风景,好听的鸟鸣,让我无时无刻都在感谢父母,还有老天。

  在这个不富裕的山村里,能上学的孩子并不多,我很庆幸自己还能念完初中,当然我很想继续念下去,但为了比我小十岁的弟弟,我不得不放弃。虽然父母嘴上说让我念,可我知道他们心里是想把这个机会留给弟弟,因为重男轻女是这个村子永远都改不了的恶习。还是那样,我没有任何怨言,继续放牛,直到。。。。
  父亲被塌方的石头砸断脚后,全家人的悲痛欲绝过后,接踵而来的就是经济问题。母亲要照顾父亲和年幼的弟弟。这个担子自然落在我的肩上。
  舅舅把只有过年才回来的表哥喊了回来,让他把我也带出去。表哥十二岁就离开家,已经十年,却没人知道他在外面做什么,舅舅也不去管他,只要他年尾回来能稍上一笔钱。
  坐在火车上,窗外疾驰而过的景色,让我知道了世界远远比我想象的要大很多。原来自己在这个世界也更是微不足道。一切都不会因我而改变。看着帅气的表哥,时髦的装扮,我对即将到达的地方没有任何的好奇。只有忐忑不安的心。
  坐在旁边的表哥给我讲述着大都市的繁华。他还是像小时候给我讲童话故事一样。手舞足蹈。房子盖的比大山还高。晚上的灯光比星星还美。街边的烧烤比家里的烤土豆更香。华丽的裙子穿在你身上比仙女还漂亮。脸上突如其来的热乎让我羞涩的低下头。
  表哥的话让我心里怪怪的,有种蠢蠢欲动的感觉。我并不是一个爱打扮的女孩,嘴也不是很馋,我想表哥说的这些应该不能诱惑到我。心里唯一的心愿,就是能挣点小钱,让弟弟上学,维持家里的生活津贴。表哥说他会把我介绍到一家电子厂,一千多块钱一个月,我不知道这个工资怎样,但对我来说,已经算可以,不管多苦,为了家,我都会咬牙撑下去。

  火车结束了呼啸的声音,慢慢的停了下来。骚动的人群中,表哥体贴的抓紧着我的手,从人群中挤下了车。走过一段地下走道。终于在这个都市中露出了自己。高楼真的比大山高,漂亮的女孩露胸脯的裙子真的比仙女还美。表哥还是紧紧的牵着我的手,路边的行人时不时抛来异样的眼神,应该是因为我身上宽松的花式衬衫吧,和脚上的布鞋吧。

  表哥把我拉进一家店铺,进去后,才知道是卖衣服的。我再三推脱,他说,在这儿不必咱山里,穿的寒碜了,找工作都难。他既然这么说了,我也只能感激的告诉他,等自己赚钱了,就立马还他。两套裙子都是服务员帮我选的。待在试衣间,穿上裙子的不适,传遍全身,我把自己丰挺的胸部按了又按,但它没有丝毫陷下去的意思。或许别的女孩希望自己能越挺越好,而我却希望自己胸前能平平淡淡。我又拉住裙摆往下扯了又扯。这双雪白的大腿,从我懂事起,就没人见过。外面等的不耐烦的表哥,喊着一声又一声的铃儿。我红着脸,双手环抱着自己,随着手上铃铛有规律的声音走出了更衣室。

  表哥睁得大大的眼睛,和服务员妒忌的眼神,我能想象出自己的耀眼。搭上表哥选的高跟鞋,我想我应该已经融入进了这个充满诱惑的城市。走出卖衣店,表哥就把我换下来的衣服扔进了垃圾桶,我想去捡,却又被他拉住。我边走边回着头,恋恋不舍的离开了那套穿了几年的衣服。表哥他哪里知道,他扔掉的不仅仅是我的衣服,还有我的灵魂。在深山里生活了十八年的灵魂。看来表哥在这儿十年,没有白混,大街小巷他走得都很熟悉和顺畅。穿流不息的车辆,他拉着我,就这样挨着车头,横穿马路。对于我的好奇,他都能一一作答。表哥的帅气,成熟和体贴让我这个情窦初开的小丫头,对他竟产生些许超出亲戚的情意。但我好歹也是受过九年教育的人,对于我们之间,我还是有分寸的。到了表哥居住的地方才知道,他原来已经有了女朋友。这个叫黄娜的女孩比表哥好像要大很多,表哥见到她好似变了个人,从黄娜的脸上我也看得出来,我的多余。这个房子是个两室一厅。除了表哥跟黄娜睡的房间,另外还有一个多余的。表哥把我行李拿进去时,被黄娜拦住了,她说这是留着她的父母跟亲戚住的,让我睡客厅沙发。表哥看了下我。我开心的笑了下,那也是我第一次笑的不再天真。也彻底的告别天真。晚上,趁着黄娜洗澡,表哥悄悄的告诉我,他原来早就结婚了,黄娜比他大六岁,这个房子就是她家买的,他之所以没有告诉舅舅,是他怕舅舅知道后,会赶来。我不知道应该说表哥懦弱,还是说他身不由己。我想我应该也要努力工作,趁早搬出这里。不给表哥带来负担。躺在沙发上,虽然它比家里的床要柔软很多。但从表哥房里传来黄娜刺耳的责怪声,让我心里很不是滋味。也不知道这辈子还有没有机会再次回到深山无忧无虑的放牛。我已经开始讨厌这个尔虞我诈的城市。讨厌这里的喧闹,讨厌这里呛鼻的空气。

  夜里,可能是第一次离家,睡在陌生的地方,无缘无故的就醒了。翻来覆去却怎么也睡不着。正想起来上厕所,却听见表嫂兴奋的呻吟。喊的很高,我想她应该是故意的。她们在干什么?我并不傻,想想也知道。心突然跳的很快。因为什么,原因很多。我甚至不敢动一下,连翻个身都不敢。我不希望发出任何的声响让她听见,只能装作睡的很死。

  也不知道夜里几点睡的。但早上起来的还是很早,可能自己的潜意识不停的提醒着自己吧。要是等表嫂起床了,我还在睡,那她应该又会表现出那种没有表情的脸色。我走到卫生间,把三个人的衣服都洗了。表哥起来后看见了责怪了一下。表嫂说了句应该的。或许我也觉得很应该,这样内心就不会觉得欠她们。  1/17    1 2 3 4 5 6 下一页 尾页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