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情
时间:2012-10-05 07:15:40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疯狂侠客88  阅读:


时光荏苒,潮起潮落,月圆月缺,世事风云变幻。云水间,有些随风老去,有些兀自褪色变味。在岁月大潮的冲刷下,青苔悄悄爬上石板,蔓上一些人的心野疯狂滋长。

32岁的那年,萧然碰到人生中从未遭遇过的挑战,手足无措,穷于应付。先是他的老丈人溘然离世,接着国营市外贸公司倒闭改制,他们夫妻俩顿时都成了下岗者,房改又几乎花光了他们的积蓄。即便如此,梅婷依然我行我素,名牌服饰,高档化妆品,带彩的牌局,周末舞会……丝毫不改奢华的生活习性。面对入不敷出的窘境,萧然四处借钱,固执地想凭借老业务关系重振旗鼓,怎奈失去了老丈人的荫蔽,世态炎凉,杯水车薪的他终究抵不过商海大潮的湮灭,一败再败,落下不少债务。而梅婷却轻而易举的找到了一份白领工作,一家房地产商的办公文员,收入颇丰。强烈的对比,让萧然抬不起头,男人的自尊,迫使他不得不严厉劝诫梅婷。于是,争吵开始了,过去因较好的经济条件而遮盖的缺陷,在无情的现实面前,被真实地曝光,并无限地放大。

裂痕,终于出现。如同撕开了一个口子,没有强有力的粘合剂来修补,裂口只会越来越大。那么破碎,就是早晚的事了。而萧然,从不会相信他相貌平平的妻子有朝一日竟然背叛他,他当时一直那么认为,顽固地执着。他始终相信,他的妻子只不过暂时适应不了清贫的日子,而应该为贫困负责的,是萧然他自己。

接下来的两年里,萧然东奔西走,像个无头苍蝇一样辗转生活。零打碎敲的浅薄收入,时不时上门逼债的眼神,都让他疲惫不堪。他已无力支撑这个他所深爱的家,他无法面对梅婷,也无法面对无辜的女儿,间或情绪低落时,他恨不得从天桥上跳下去,一了百了。而他眼中的梅婷,依旧华丽显贵,妖娆媚人,依然雷厉风行,咄咄逼人,丝毫看不出来自一个窘困落魄的家庭。每天早上,他眼睁睁的看着梅婷打扮妥当,优雅的一步一步走出家门,钻进那家公司派来的小车,一溜烟地消失在他的视线中。

梅婷越来越忙碌了!这个感觉让越来越清闲的萧然困惑不已。一个小小的文员,再忙也不会经常早出晚归,何况梅婷有时甚至浑身酒气,回到家倒头便睡。他不愿问,他卸不下面子,他更不想面对脾气越发暴躁,越发不耐烦,且早已失去妩媚的梅婷的那张绷紧了的脸。他也记不清自己多久没有和梅婷好好亲热过,他觉得他的身体如同他的事业一样,暮气沉沉,曾经让梅婷死去活来欲仙欲死的鲜活壮实,如今像蔫了的花一样失去了应有的色泽。

梅婷的反常,就像一根毒刺,每出现一回,都会在萧然心尖蜇上一针,生生刺痛,半天缓不过来。萧然不是没有想过梅婷的这种变化意味着什么,他曾乘梅婷烂醉如泥瘫倒在床的时候,偷偷翻看她的包和手机,他甚至计划好跟踪梅婷,像胡蜂探索花蕊一样,把心中的谜团彻底揭开。然而一切都是徒劳的,他知道,以梅婷的个性,她想做什么,谁也无法阻挡,就算她在外面真的做了什么,萧然也根本无从知晓,除非他每天和梅婷形影不离。萧然陷入巨大的痛苦中,他无法承受梅婷倒在其他男人怀里撒娇,然后被压在其他男人身下呻吟的画面,他宁愿相信梅婷的所作所为都是因为工作。梅婷是他萧然的,她身上所有的秘密,都只能由他一个人知晓,他一个人探索。

那段日子的煎熬,让萧然明白了什么是人间炼狱。他仿佛每天都是行走在原始的山洞中,伸手不见五指,没有任何踏实的东西相伴,只听见低沉的野风沙哑地带走光阴,而他,始终找不到出口……

最终为他解开谜团的,是一封小小的手机短信,来自一个陌生的号码。那时秋风正裹着落叶漫天飞舞,萧然百无聊赖的在阳台上清扫花盆下的残花败叶。“萧先生,你妻偷情,芙蓉宾馆303房,速!”萧然以最快的反应回拨过去,对方已经关机。来不及多想,萧然搭上出租车,心乱如麻地往目的地赶。

映入眼帘的那一幕,是萧然此生难忘的刻痕,深深烙在他的记忆中,难以褪色,成为永久的殇。梅婷几乎全裸,若无其事地躺在床上,随手拿被子掩住敏感部位,眼睛瞟着天花板,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神情。一位瘦高个男子,约摸五十多岁,慌乱地拿枕头挡住下身,站在床边不知所措。萧然直到今天都没想明白,为何那时的他竟然那么懦弱,或者换个好听的说法,冷静。他本该歇斯底里地狂怒,把那个瘦高个老男人暴揍一顿,然后往梅婷的那张妩媚的脸上狠狠地啐上一口,接着,头也不回地摔门而去。可是萧然,仅仅冷冷地死死地盯着他们,眼中似乎冒出火来,话,却一句也说不出,连胳膊腿都不大听使唤。

“萧然,你都看到了,谈谈条件吧,咱们离婚。”这是梅婷柔柔的声音,却像一把带血的利刃直插萧然的胸膛。

“是啊是啊,好谈的,只要不闹出去,一切好说。”旁边的老男人低声弱弱地附和着。

一丝鄙夷和不屑悄悄写上萧然的眉梢,耳边嗡嗡地作响,萧然记不得自己是如何离开那个宾馆的,只觉得秋风很萧瑟,吹在脸上,冷冷地,有些疼……

他和梅婷很快离了婚,房子和女儿都归梅婷,至于那个老男人,他什么条件也没有提,他甚至连那个人到底是谁都懒得去打探,因为他确信那么做毫无意义。过后不久,他发现有人替他还清了全部的债务,卡上多出50万,他知道,这必定是梅婷一手操办的。

搬出家的那一天,他特地挑了全市最好的酒吧,从下午一直喝到深夜,一遍又一遍的聆听王馨平的那首《别问我是谁》。在凄楚哀怨的曲调里,在迷迷糊糊半梦半醒之间,他肆意地释放那几年深深扭曲了的人性压力,他,终于解脱了。
 

【三】

“别问我是谁,请和我面对,看看我的眼角流下的泪,我和你并没有不同,但我的心更容易破碎……”这首歌曲,陪伴他走过国贸大厦的全部时间,整整5年!每个音节,仿佛都能跳跃在他的心间。他觉得这首歌就是专为他而写,他的心声与歌曲已经合二为一,不能分开,直至上天给他派来新的天使,能够抚平他的伤口。

这世上果真会有那样的天使,生着洁白的双翼,顶着五彩的光环,一双清澈的眼睛里没有一丝浊痕,有吗?果真有的话,是她吗?当他第一眼看到凝香,准确地说,他第一眼瞥见凝香的照片和资料时,只一眼,他的心里便有了温泉涌动般的感觉。  2/6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6 下一页 尾页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