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再也不会遇上真正爱情。
时间:2012-10-02 09:37:31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深蓝文字控  阅读:

  他看着我,像是看一件珍宝,他说,不要做她们,做你自己多好,你和她们不一样。

  我像,当时我一定受用了它他甜美的语言,于是,他望向我的那一瞬间,迷乱的人群里,我突然听到了花开的声音。

  就这样,在我和那个叫耗子的男孩第一次约会的时候,我爱上了这个叫做颜烈的男子,他孤单而美好。

  当时的耗子觉得自己的脑袋上绿光四射,差点自绝于他的狐朋狗友面前。我记得他赠给我两句话。一句气焰嚣张:何欢,我祝你恶人有恶报!后来,他又特没出息的加了一句,说,要是他不要你了,记得你好资格在等你啊!

  其实,爱情里,爱得深的那个总是没有出息的。类似的话,我也对颜烈说过,在我为他所谓的妹妹“苏沫”捐肾之后,他告诉了我,苏沫是他的女朋友....尽管他想报恩,相爱上我,可是他做不到。

  那个时侯,我就捂着我的心口,不知道是胃疼还是心疼,但是还是哭着对颜烈说,我会永远等你,直到苏沫不爱你了。

  现在想想,我当时大概是中了邪,一心想里一个贞节牌坊。我当时都做好了八十岁的时候苏沫死掉我去接她的班的准备,跟颜烈最美不过夕阳红。

  至于后来,我为什么有奖获得有史以来最伟大的贞节牌坊殊荣的机会给放弃了呢?那是因为,我三番两次。撞见了颜烈同苏沫意外的女子卿卿我我在一起。最劲爆的一次是,我躲在颜烈公寓的楼道里,等他回来,卑微的想偷偷看他一眼,因为我承诺过,不会打扰他和苏沫的生活。只是,不想等到的却是,一对急不可耐的男女,激情勃发到们都懒得开,就披挂上证,限制级出境.....

  当时的我,躲在暗夜里,在他们的喘息声里,突然不能呼吸,眼泪狠狠的冒了出来,我咬住自己的手,狠狠的哭泣,无声无息。

  那一刻,我突然想到,颜烈,他根本就不曾喜欢过我吧,他所想要的,只不过是一颗能够救活自己女友苏沫的肾脏。而我,是最好的人选,年少,单纯,肯将爱情当神话。

  从此以后,我就开始堕落了,堕落的不知东南西北。

  当然,我没有刻意想去报复什么,象那些充满了心计的女子一样,算计苏沫的弟弟,以达到报复颜烈的目的。我和苏歌完全是个偶然,而且,我始终觉得他是个孩子,将爱情当作了神话,象足了当初的自己。

  因为苏歌,我和颜烈这对可能老死不相往来的男女,偶尔有机会碰个面。不过,不得不承认,每次见到颜烈那内疚的眼神,我还是在心底暗爽的。

  如今,这个和我几乎是陌路的男子,突然送我一捧鲜花,大有人将死,其言也善的势头。我不得不联想起苏歌昨晚说给我的话,想到这句话,我突然心疼不已。

  我看了看颜烈,几乎是小心翼翼的询问,我说,谢谢你的花,谢谢你来看我。你的脸色....好象不是很好?不会是生病了吧?

  颜烈看了看我,又瞟了瞟苏歌,笑笑,说,没,没生病。可能....最近工作比较忙的原因。

  那一天,苏歌一直冷冷的看着他来,又冷冷的看着他走。

  9.天涯何处无芳草,可是真的很难找

  伤筋动骨一百天。

  三个月后,我又开始蹦跶在校园里。苏歌时常来看我,在我身边小心伺候着,点头哈腰,就跟伴驾在慈禧身边的 李莲英李总管似的。我们两在校园里逛荡,就跟逛御花园似得。

  苏歌的那句话,我耿耿于怀,不时问他,颜烈到底怎么了?

  苏歌不理睬我,眼神里全部是轻蔑、被我问得烦了,他就会用鼻孔看着我,说,何欢大婶,你不觉得一个女孩子在自己的男朋友面前总是提起别的男子,是一件很没有妇道的事情吗?

  太阳有时候很刺眼,我看着身边的苏歌,看着他漂亮的眼睛,心里突然一点一点的软,我想,他有一天也会想颜烈一样成熟,那时候,陪在他身边的女孩会是谁呢?又怎样的笑容与瞳孔?一定会很小鸟依人吧?想到这里,心又有一点点酸。

  苏歌看着校园里那些挂在男孩子臂弯里的女孩子们,突然转过脸对我说,何欢,你看,那些女孩都对自己的男朋友那样。

  我故意装作很懵懂的样子,说,哪样?

  苏歌想了想,说 ,何欢,我也想你那样。

  我继续一脸白痴状的看着苏歌,说,哪样啊?

  苏歌脸一阵红,他看着我的后脑勺,喊我的名字,何欢。

  我应了一声,说 ,干吗啊?

  苏歌笑,说,你去死!

  那一段时间里,苏歌一直很平安。我没有托他去卧轨,更没有让他去走八车道。所以,他一直很平安,我想苏沫应该很放心了吧。

  还有颜烈,也应该很放心了吧!我真的不是苏歌个这个人,打击报复他们。

  心痛是一个人的事情,恨也是一个人的事情,堕落更是一个人的事情。只不过是苏歌,恰好路过了此时的我,仅此而已。

  我想,明年大学毕业的时候,我就离开这座城市,离开苏歌,在我喜欢上这个男孩之前。人的一生,不能总是遇到错误的男子。

  一个少了一颗肾脏的人,更需要一颗健康而无伤痕的心。

  这句话是耗子跟我说的,那时的我,刚经历了这场劫难。在外地读书的他,从同学那里得知了这个消息,连夜坐火车跑回我身边安慰我。

  那天,他一直喝酒,喝着喝着,就喝大发了,直着舌头跟我说,兄弟啊!爱情这事儿苦啊!失身事儿小啊,失肾事儿大啊。丫不是碰上肾贩子了吧?怎么说捐就捐了啊?要你爸妈知道了,估计会劈了你。哎!一个少了一颗肾脏的人,更需要一颗健康而无伤痕的心。所以,你还是考虑咱们兄弟吧。别在到处折腾了。天涯何处无芳草,可是真的很难找!

  我经常会想起耗子,想起如果没有那次,他带我到酒吧,我一定不会遇到颜烈,也不会有这么多的事情发生。不知道,现在的耗子,是否找到了自己的芳草?

  10.可惜不是我,陪你到最后

  如果颜烈没有躺在病床上,并且苍白的如同瞬间就要散去的轻雾,我不知道自己的心,还一直放在他这里,死死的不肯离去。

  我在他的病床前,呆呆地坐着,不敢相信眼前所见的一切。病床上的颜烈一直昏迷着,眉心紧紧皱着,就像我第一次遇见他时的样子。

  颜烈昏迷的事情,时苏歌告诉我的。

  他告诉我这件事的时候,我正在学校的健身架上荡秋千。他几乎是犹豫了半天,才开口,呃,何欢...........颜烈他快要不行了,你或者该去看他最后一眼。  6/8   首页 上一页 4 5 6 7 8 下一页 尾页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