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再也不会遇上真正爱情。
时间:2012-10-02 09:37:31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深蓝文字控  阅读:

  颜烈不说话,默不作声地扣下了电话。

  6. 想要问问你敢不敢,像你说过那样地爱我

  因为这件囧事,苏歌躲了我足足一个周。直到我生日那天,他才拖着一个长尾猴到我们学校找我。那时,我正在图书馆温习,因为要考试了。

  苏歌看到我单独一个人,很是惊喜,说,真难为你了!居然是一个人!

  我接过他手里的长尾猴,可是内心却很不爽,这个人的口吻明显就是一副“啊哈,你居然从良了”的语调。

  不过我依然笑笑,说,我不是说过了吗,如果你穿过那个八车道,我就只喜欢你一个人!

  苏歌笑笑,脸有些红,可是很显然,他是不会相信我这样直白的谎言。

  晚上,苏歌逃课,拉着一群我平日的狐朋狗友,陪我去唱K,说算是庆祝生日。一路上,他顶着脑袋上的纱布,和我的朋友亲热得简直就跟失散了几辈子的亲人似的,话题投机得就差抱着头痛哭了。

  路边,我看到了烤红薯的小摊,又拔不动腿了,结果被苏歌扯着耳朵给拎走了。他一边和我的朋友眉飞色舞,一边扭头对我说,你怎么这么不长记性啊!还想被再毁容一次啊!还是想再让我断腿一次啊!

  包厢里,苏歌明显过于兴奋了,要了一堆啤酒,他说,为了庆祝何欢这个老女人终于二十岁了!今晚我们不醉不归!

  结果,我当时听错了,听成了“今晚我们不睡不归”,我想这不是群P么?这个小子什么时候这么淫乱了?等顺过了耳朵,才发现那个思想淫乱的是自己。

  我那群朋友本来摩拳擦掌地以为今晚可以一展歌喉了,事实证明,我们都错了,那天晚上简直就是苏歌这小子自己开的个人演唱会,我们的嘴巴根本没有机会接触麦克风,只好憋足了劲,吃爆米花和果盘。

  苏歌那天的变态还不在于他独霸麦克风,而是在于他霸占着麦克风还死命地只唱一首歌,刘若英的《为爱痴狂》。

  ……

  如果爱情这样忧伤,为何不让我分享?

  日夜都问你也不回答,怎么你会变这样?

  想要问问你敢不敢。像你说过那样的爱我?

  想要问问你敢不敢,像我这样为爱痴狂?

  像我这样为爱痴狂,到底你会怎么想?

  ……

  苏歌唱这首歌的时候,目光执拗而坚持地望着我,似乎想要把我看穿一样。我努力躲开他的目光,很显然,我不敢。

  我想颜烈在这里的话,那么我也一定将这首歌唱歌他听。

  如果不能爱得那么彻底,干吗要招惹?

  如果不爱,干吗要停驻?

  如果只是一场游戏,为什么开始不说清楚?等有人深陷了,沉沦了,万劫不复了?再给一个悲伤的眼神,说一句“我也不想这样”吗?或者来一句“事情不是你想象的那样”?

  我出神地看着窗外,直到手机短信铃音响起,我掏出手机,颜烈的短信。莹莹的白光,手机上只有四个字:生日快乐!

  我笑笑,不知该幸福还是悲伤,原来,你还记得啊?

  当我抬头的时候,麦克风终于换了主人,苏歌已经落座在我身边,眼睛直勾勾地看着我的手机,他扯扯嘴巴说,他还有脸勾搭你啊?

  我合上手机,说,只是朋友之间的问候而已。

  苏歌笑笑,一句话也不说,闷着脑袋连喝了两罐啤酒,喝得他眼睛都发直了,舌头都打结了,他才蹦出一句话:你们俩明明不是朋友这样的!然后一头扎在桌子上。

  那天夜里,是我将苏歌给搬回家的。

  巷子里,苏歌在我的肩膀上一会儿昏睡,一会儿清醒,清醒时就大吼刘若英的歌“想要问问你敢不敢,像你说过那样地爱我?”不出三十秒,他又将脑袋靠在我的肩膀上,睡得满脸口水。

  他的样子让我心疼不止,那时候的自己,是不是也这样粘在颜烈的身边,不甘心地想要问一个究竟一个结果!可是没有究竟也没有结果!

  他人的游戏,我们的劫数。

  就是这样。

  扶苏歌上楼的时候,他突然抬起了脑袋,看了看我,说,何欢,你知不知道?你的情……情夫……颜……颜烈快死……

  话没说完,他直接靠在了我的肩膀上,想要继续昏睡。可是他不知晓,他的这半句话让我五雷轰顶,整个人打晃,我们俩人一起倒在了楼梯间。

  7.我也曾有那么善良的脸,热切的脸

  那一夜,苏歌一句口齿不清的话—“你的情夫颜烈快死...”,将我差点震出脑震荡。重心不稳,我们两双双跌向楼梯间。

  我所住的果然是贫民区,楼梯间绝对没有红地毯这类柔软措施,于是,我还没来得及为颜烈揪心,就被跌成了十级伤残,小腿直接不能动弹。而醉得厉害的苏歌,情况更不容乐观,他的脑袋经过一路跌下来和楼梯的接触,鲜血像小溪似的蜿蜒而下,吓得我一下子酒醒了。

  我伸手摸手机,想要拨打120,可手机却在刚才摔跤之后,跌到了远处。它在暗夜某个无人知晓的角落里,似乎微笑的看着我此时的寸步难行。

  于是,我只能鬼哭狼嚎地呼唤邻居——救命,救人啊!

  可能是我最近每天大半夜放摇滚乐放的,罪孽深重,得罪了整栋楼的人,所以没有人会应我的呼救。他们大概是将我的嚎叫声当成了我又在"播放“某种比较另类的摇滚了。

  腿部的疼痛越来越清晰,我看着身边的苏歌,他已经跌晕过去了,即使血流满面,却面容安然如天使一样。我当时的心抽抽的疼起来,我咬了咬牙齿,心里默念了一句:苏歌啊,你挺住啊,我要是将你送到上帝身边当天使的话,苏沫会用沸油泊我的!于是,我又用了呼救升级版——救命啊,杀人了!

  依然无人。

  当时的我,实在厚着脸皮,下了狠心豁出去了。尖着声音大叫了一句——抓流氓啊!强奸民女了!

  于是乎,一时间,只听悉悉索索的起身声.披衣声.拖鞋声.开灯声.开门声.议论声......整栋楼里,热血沸腾无处宣泄的老少爷们外加窥私狂们,统统出洞,打算看一场AV真人秀。遗憾的是,他们看到的场面没有半分春光旖旎,只看到俩满身伤痕的血人,一个在号叫,一个在昏迷。  4/8   首页 上一页 2 3 4 5 6 7 下一页 尾页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