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再也不会遇上真正爱情。
时间:2012-10-02 09:37:31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深蓝文字控  阅读:

  苏歌出院的时候,我已经谈过了三场恋爱,甩了两个男人,还有一个计算机的高材生在现在进行时,我们约在学校门口的甜品店吃冰点,我用小勺一口一口喂给他吃,笑得很甜蜜。如果说,当初颜烈可以骗我,那么为什么我不可以骗别人?

  就如颜烈曾经说的,他很努力很努力地感谢我给苏沫的那颗肾,所以很努力很努力地来爱我,可是他只爱苏沫,爱不起我;那么,我也很努力很努力地爱这些人,可是很遗憾,我也爱不起。

  当然我不知道这次约会会这样糟糕,因为苏沫和颜烈拉着刚出院的苏歌一起逛街,苏歌的目光落在甜品店的落地玻璃上,那个承诺过从此只喜欢他一个人的女子,也就是我,正在对着另一个男子投怀送抱喂冰激凌。

  苏歌几乎以爆破的速度冲进了甜品店,那速度让我怀疑因为一场车祸,他获得了超能力。他夺过我手里的冰激凌,就砸在了毫无防备的计算机系高材生脑袋上。

  我说,苏歌,你怎么这么幼稚!

  苏歌红着眼睛说,幼稚的是你!

  计算机系的高材生,还没来得及发怒,我和苏歌已经战火四起了。

  我说,好!我跟你说,苏歌!我根本就不想和你这个未成年人玩成年人的游戏!你可以走了!

  苏歌反唇相讥,说,成年人?你不过也就十九岁多一些!你一定要因为那个男人将自己玩死你才开心吗?他可以恋爱,可以很好地生活,你就一定要这么折腾自己吗?

  我说,你闭嘴!眼角的余光看到窗外和苏沫站在一起的神情萧瑟的颜烈,鼻子里满满的全是哭意。我也不想这样啊。他给了我一个虚假的天堂,转身离去,然后我就步入了地狱。

  就在我和苏歌吵得天崩地裂的时候,那个计算机系的男生大概明白了我是什么货色,他摸了摸脑袋上的冰激凌,指着我的鼻子骂道,你这个贱……

  他话音还没有落地,刚才还和我吵得不可开交的苏歌一个猛虎掏心,就和他混战到一起了,他一边狠掏,一边恶骂道:妈的,你敢骂她!

  5. 你气色不是很好啊,有时间去做下检查吧。

  苏歌再一次光荣负伤了,颜烈和苏沫七手八脚将他拖到大学的医务室。

  在他认识我之后,这已经不知是多少次因为我而挂彩了。因此,苏沫对我恨之入骨,我想如果可以,她一定会将我留在她身体里的那颗肾掏出来生啃了!

  医务室外,颜烈说,苏歌还要高考,何欢,你手下留情吧!我和苏沫的错误,你不要拿着苏歌出气啊。

  我抬眼看看他,依然是那么温情的脸,却那么苍白。我笑笑,说,你这算是什么?爱屋及乌?手下留情?我什么时候逼着苏歌喜欢我了?拜托,我是逼着他不要喜欢我!就像以前的你,逼着我,不要喜欢你,你知不知道!

  颜烈看着我,满眼怜悯,脸部肌肉有些抖动,转头,离开,留给我一个背影。

  校医生送苏歌出来的时候,看了看门外的颜烈,眉头微皱,说,你气色不是很好啊,有时间去做下检查吧。

  颜烈没说话,苏沫看了看我,皱眉,说,你怎么还没走啊?

  我笑笑,说,这就走!

  苏歌包着脑袋跑上前来说,何欢我们一起走!

  我回头看看苏沫,原本我想挤给她一个胜利的微笑,可是,当我看到她身边的颜烈,我就知道,胜利的微笑,永远不会属于我。

  我去超市买了很多啤酒,苏歌买了一些零食。结账的时候我发现我买了一打啤酒,最后被苏歌偷拿下去,只剩下了四罐。我生气地看着他,他就笑,说,喝酒对女人不好!

  我瞪了他一眼,说,老子是少女!说完,从临近的货架上拿了一箱子啤酒,重新结账。

  那一夜,苏歌在我的住所过夜。

  他睡在床上,霸占着整张床,两罐啤酒下肚,他就昏了,不知东南西北,完全像个孩子。而我,一个人坐在沙发上,虽然头晕脑胀,还是不停地喝酒,然后不停地去厕所。

  苏歌在梦里,对颜烈都耿耿于怀,他呓语,何欢,你傻逼,颜烈那老男人有什么好的?有什么好的啊?

  我就摇晃着举着易拉罐,冲着床上的苏歌脑门上倒酒,我说,他不好啊!可是我喜欢他啊!

  苏歌突然睁开了眼,似乎很清醒的样子,转瞬又闭上了眼,呓语一样地接着话茬,说,是啊,是啊,你也不好,短……腿,大……大脑袋,还是个塌……鼻梁,还……还只有一个……肾……比……比我们学校的好……好多女孩差……差远了……可是,我就喜欢你这个丑女人啊……

  我虽然醉了,可是醉了也有爱美之心,苏歌的话让我很愤怒,我一把将易拉罐拍在他的脑袋上,大叫:老子是美少女!

  苏歌哼了一下,鼻血流了出来,他转了个身,倒在床上继续昏睡。

  第二天,苏歌醒来,我正在厨房里煮面条。他蹑手蹑脚地走过来,脸红到了脖子根。他像个做错事的孩子,说,何欢,对……对不起!

  我看了他一眼,莫名其妙啊道什么歉,快吃饭去上学!你姐昨晚没见到你,估计杀了我的心都有!

  苏歌低着头,又特肯定地看着我,目光灼灼,说,没想到你还是……不过何欢,你放心。我会对你负责的!一辈子都对你负责的!

  我更迷糊了,我说负你妈脑袋的责!快吃饭去!

  我将面条给苏歌端出来,自己去收拾床铺,一看自己的床单,我快疯了,我的多喜爱床单啊,你怎么破了一个大窟窿啊!

  苏歌在我身后,看着我,脸红得像一个苹果,他声音如同蚊呐,我,我剪下来的……保留下来。第一次的纪念……

  我直接昏过去了,也想明白了苏歌所谓的道歉和负责了,我哭笑不得对苏歌说,纪念个屁啊!那是老子昨晚将你拍出了鼻血……

  苏歌刚离开,颜烈的电话就打了进来,他声音疲惫,何欢!我在你楼下一晚上你知不知道,我刚看到苏歌离开了。你知不知道,昨晚苏歌一家人找苏歌找疯了,我没有告诉她你的住所!你一个成年人,怎么可以这样对一个未成年人!

  我笑笑,说,颜烈,如果我说我爱苏歌,你是不是也不会相信?因为你压根就知道,我爱你!对不对?你这人怎么可以这样残忍呢?不让我爱你,也不让我爱别人,你到底想怎样?  3/8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6 下一页 尾页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