灯红酒绿和阴谋诡计
时间:2012-09-25 08:12:54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shanshiyi  阅读:

  有这回事吗?是不是你的临时杜撰?对方微笑道。
  不,我没骗你,我没有骗你的理由,章海赶忙说,我说到哪儿了,是这样,我甚至想父亲对我的看法传染给了其他人,我身边的很多人都看不起我。喔,对了,你知道小时候,我的外号是什么吗?
  不知道?对方摇摇头。你可以猜一猜,章海说。猜不出来,你的身体还算匀称合理,我想象不出来,其他人会给你取什么外号。
  是蟑螂。你想都想不出来。章海说。
  为什么,对方瞪大了眼睛。
  因为我那时戴一个毛线织的帽子,有两个角,就像昆虫的触角。章海说。
  那是蟑螂吗?那是蟋蟀。对方纠正道。
  我也是这样认为的,可他们非要说是蟑螂。章海显得无可奈何。喔,对方好像不耐烦,她长长叹了口气。
  我的脸红了吗?章海问道。有点吧,她机械地回答。
  这就对了,我还有个外号,就是红烧螃蟹。章海把头转向旁侧,因为我一见到陌生人就脸红。不,我错了,你不是陌生人,我跟你很熟,只是一时半会儿,想不起你的名字了。
  几天前,我让你扫了兴,现在又忘记了你的名字,章海继续说,你一定很不愉快,我看得出来。麻烦你告诉我,我应该怎样补偿你。——这个问题还要你回答,很不应该,可是……
  不如这样吧,对方走到他面前,双手搭在他的双肩上,居高临下在看着他说,我现在还没想好。明天,明天,你到我的住处找我,我会告诉你。她把手拿开,复又拍了拍章海的肩膀,我的住址是向阳街29号。
  好的,章海慢慢站起身说,向阳街29号,我记住了,我会去的。几点钟?
  最好是在下午六点之前。
  三
一天之后,章海希望马上实现自己的诺言,可是,那个经理却一直在打电话,等到他把电话机扣上,章海才有机会说,我是不是可以走了。
  很幸运,章海一走出酒店,就搭上了计程车,可接下来,就倒霉了,一连三次堵车,到向阳街的时候,大概已经六点半钟了,太阳只剩下一点余光了。
  按照门牌号,章海找了老长时间,才发现那个在角落里的地方。正当他仔细观察了一下四周的情况,心里在想,是不是马上进去,进去说什么,如何开场的时候,忽然听到一阵哭声。他确信声音来自里面,就只好跑进去了。
  首先是客厅,空空如也。向右一拐,他就发现了那个声源,是卧室。对方正躺在床上,小声哭着,头发是蓬乱的像茂密的原始森林,而且更为严重的是她的衣服已经有好几处破了,似乎是被人撕破的。
  你来晚了,对方中断了一下哭声说,我的便宜已经让别人占了。紧接着,她哭得更厉害了。
  怎么回事,章海说,我什么也不清楚,跟我没关系吧。
  我正坐在客厅里等到你,突然有人闯了进来……对方哽咽道。
  什么,章海说,噢,不用说了,我想我知道了。这是我的错吗?是的,是我的错,我迟到了半个小时。抱歉,非常抱歉,可是现在说这些有什么用呢?事情已经发生了。
  看到对方仍旧地伤心地哭,他继续说,你先停下来,怎么样。先停下来,好了,你受到了极大的损害,我会补偿你的,相信我,我会履行诺言。
  这跟你没关系,你尽可以走开,对方伸开挡在眼睛上的手说。  你不要这么说,章海惶恐道,我怎么能让你永远带着对我的怨恨,而我自己却逃走呢,我不会那么做。喔,我想我犯了一个重要的错误,我不该这么说,我怎么能阻止你流泪呢,你遭受了这么大的不幸。每一个同样命运的人都会痛哭流涕。我现在只想我如何帮你,如何补偿你,否则我会不得安宁的。
  其实,你,你什么也不用做,只要你答应我,不把这件事告诉别人,对方哭诉道,千万不要,否则我会很麻烦。
  好的,我答应你,可是,我总觉得该为你做点什么,我欠你的,应当还你,你现在有什么要我效劳的吗?
  不,不需要,你现在可以走了,这跟你没关系。对方沮丧地摇摇头。
  这样不妥,章海说,我想好了,如果你再以后结婚,今天的记忆将无法抹去,每当你与你的丈夫相处的时候,你的心里会不由自主地浮现今天的情景,你将与他过同床异梦的生活。你将永远闷闷不乐。这对你太不公平了。
  那你想怎么样,对方由床上坐起来,眼中又渗出一行泪。
  我娶你,章海慢慢走向她,算作我赎罪。我看得出,你很想结婚——无论你需要什么,我都会答应你,如果我没有,我会求我父亲,你不知道他多有钱,服装、建材、娱乐、房地产等等,他的公司无所不有,他甚至还走过私,不过现在他不干了,他赚够了钱。
  好了,你不要再哭了,章海说,我答应娶你,这样可以消除你未来可能出现的烦恼。
  章海紧挨着对方坐下,收好你的眼泪吧,你这个样子很让人受不了。
  好了,我不哭了,她虽这么说,还是流下泪来。
  我会把你带到我父亲面前,章海设想到,然后对他说:看我给你带来的儿媳妇,她既善良又漂亮。接着我会对他说:我们和好吧,爸爸,我答应你,我去公司上班。我会好好干,我将完全听从你的,惟命是从。
  你真会那么做吗?对方好像有所怀疑。
  是的,这是我想到的最好的赎罪方式。章海说,你知道我现在最想干什么吗?
  干什么?
  我想变成一只章鱼,有无数条触角,吸掉你脸上所有的眼泪,章海正视她说。接着他用手拭了拭对方的眼泪,犹如昆虫借助了触角。
  我其实是一个很纯的女孩,我那天只所以那么做,只是想引起你的注意,进而发展我们的关系。对方仰了仰头说,好像要借此显示出她的真诚,如果你说你爱我,我会害羞。可是今天却发生了这种事情。
  明白,我全明白,我不知道你喜不喜欢苏州,我父亲在那里买了两座别墅,一座是给他的,另外是送给我的,那里山水环绕,空气清新。或者你不喜欢,我们可以远走高飞,其实我一点也不希望过长辈们的那种日子。喔,我还忘了告诉你,我是个研究生,研究楚辞汉赋的。也许你早就知道了。
  我很感谢你,对方说,可是我没必要麻烦你。我自己的事,我自己会处理。
  我不会撇下你的,我一定会娶你,章海信誓旦旦地说,现在最重要的是,停下你的眼泪吧。你可以这样想,是我,你这个未来的丈夫,侮辱了你。  3/4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下一页 尾页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