妻子让他去出轨
时间:2012-09-23 09:24:42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遨游红尘  阅读:

  这几天,我一直被一个梦所萦绕,不敢说撞上鬼了,可总是玄虚迭出,让你欢喜让你莫名其妙,倘若你在梦醒时分幡然悔悟倒也罢了,可自己就是执迷不悟,仿佛披着一身百变魔衣,在不同时空演绎着:在旅游路上,自己祈祷一路平安,灵魂在优美环境中洗礼,欣赏,玩味,曾经的仆仆风尘,已荡然无存,腾云驾雾畅游寰宇,云想衣裳花想容,挥动着红色的羽翼,随着环境的变化而变化,直到遇到展,透过他的醉态,看出他一副痛苦的表情,好象生活领域发生了一些震荡,尤其对于他,一个公司会计,竟然在妻子授意下寻花问柳,我无意之中听到他讲的故事,一个耳朵进一个耳朵出到也罢了,他居然让我弄成文字让一些哲人给他出主意想办法,弥补他与妻子的之间的爱恨情仇,身在江湖身不由己,算是对他一种求救一种帮助,展就是这样说的:

1.jpg
  花与展是一对夫妻,一对恩爱夫妻,花是一名老师,在一所小学教学,按说她的教书经验可以说轻车熟路,她是市里优秀教师,曾多次荣获一等奖特等奖劳动模范荣誉称号。秀外惠中,一双大而明亮的眸子,白皙的皮肤,走起路来娉娉婷婷,年轻时足有一长队异性把她当作追求的对象,有一次她赶集时来了一个回头,就发现有数十双眼睛盯着她,“我刺”、“哎呀”、“真娘的迷人”等感叹语在不同程度发出,激荡着花的耳膜,她脑海泛起阵阵涟漪,赧羞、自豪、快慰让她不可名状,她有点慌乱便与同伴在匆匆之下离开了。后来,花在众里寻他千百度,寻找如意郎君,也许一时眼花缭乱(花结婚后,她发出当时心态的感慨),就是拿抓阄也不会相中他,也就是展,一个其貌不扬,个子属于三等残废,不好说话的展,在一家公司当财会出纳,天天与汇票发票打交道,是一个精明强干的人才。二人结婚后,生有一子,聪明好学,在全年级学习成绩名列前茅,孩子在市里上小学,是一个寄休制学校,一般是不回家。
  夫妻有七年之痒,花与展却在十年之后产生了“痒”,就好象两只手,经常干活摩擦就会起耩子,絮烦,以致到了索然无味的地步。
  花儿,展说,晚上咱俩干那事,好吗?
  我没心情,不行!
  都半月了,该那个了,你不知道我有多难受!展发出求救的信号。
  说不行就不行,你絮烦麽?真让人反胃。
  展站着,一筹莫展,看着天渐渐黑了下来,其实他俩行房前,都是提前打个招呼或弄个暗示,避免产生所谓的主动与被动之说,双方相悦,是这两口子行鱼水之欢的基础,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这次花有点怯阵,不,应该说要进行回避了。
  花,有外遇吗?展探询过观察过,看不出妻子有出轨音信,看着怜花惜玉的妻子,曾经冲动的展,还有他那第三根腿,昂然,坚挺,似一根长矛不时地跃跃欲试,大有英雄气盖世,展的窘境,迫使小弟弟收回斗志,展抚摩着小弟弟的头说:委屈你了,不知何时才有你我快乐的天地。
  妻子忙于工作,他一直教毕业班,学生们成绩斐然,深受一些重点初中校长的青睐。
  一次,妻子在家里忙家务,展又提前预约行房,同样遭到妻子的不同意,可怜巴巴的丈夫象一根木桩子立在原地一动不动,妻子看到他的这副姿态,扑哧一声笑了,然后郑重其事地对他说:我满足不了你,你愿意找谁就找谁,我不介意!丈夫盯着她的脸,好想揍她!既然五味瓶打翻了,你就不失时机地品尝,什么君子什么小人,在他脑海里翻腾,还是理智战胜了行动,刚举起手随即垂了下来。妈的,什么玩意,他心里骂道。
  悄悄地进村,打枪的不要,是展的口头禅,也是他出轨欲盖弥彰的烟雾弹。
  在妻子的授意下,展摆弄出一副言不由衷的姿态,频频出没于烟花酒楼场所,周旋于石榴裙不能自拔。起初,展对此种场合深恶痛绝,他的涉入是在一个偶然的机会,上次总经理有一个宴会,展随从总经理驱车在市里胜利路一大酒店下榻,贵宾是南方人,一个尖嘴猴腮的鱼皮脸,张着一张讲起话来滔滔不绝且能吞云吐雾的嘴巴;另一个是一个中等身材比较富态的中年男人,一副金丝眼镜架在蒜头鼻子上,说话抑扬顿挫属于那种步步为营式老谋深算的家伙,是一家上千人公司里的副董事长兼总经理。双方在寒暄过后,接下来的杯筹交错,着实让展长进不少,从言谈举止到醉后的腾云驾雾,夸夸其谈也许是某些经营者的策略,彼此的拉锯战,仿佛一个木桩被无辜锯成两段,时间在晚上黄金时间被定格在娱乐空间,总经理一声招呼,有四个妖冶的女子鱼贯而入,在各位身旁落座,摩挲、呢喃、扭腰摆臀,服务员各施展看家本领,把各位老爷伺候的嘻嘻哈哈心照不宣。伺候展的是一个小巧玲珑江南女子,说话甜甜,情意绵绵,直撩拨的展心旌摇曳欲罢不能,展与那女子是盘缠着进入房间,至于其他诸位,早已丢在脑后,一阵零距离肌肤亲热,各自呻吟不止,那女的毫不廉耻一屁股坐在展的阳物上,穿插不停,浪声不止,两只乳房上下翻飞,下面的展随着节奏迎合嘴里流露出一种野猫子交配的呼声------双方大战一场,酣畅淋漓,那种滋味那种享受那种快感,足可以让人上天入地,摄人心魄。
  展初次“偷吃嘴吃”才发现家花没有野花香,既然妻子的生理需求让他不高兴,可他的一线希望好象看见了曙光看见了红杏出墙,于是他的胆子越来越大,逐渐滚大的雪球是经不住阳光照射,销蚀成水的现实,在冥冥之中已经昭示,可有人为了贪图眼前享受,往往会铤而走险。展在情场上初试锋芒就显露出他的原始冲动有多麽强烈,他已不满足灯红酒绿的生活,他觉得应该在其周围环境寻找猎物,他的这种想法不啻不霸道简直想对猎物拥有生杀予夺的权力,经过几个回合的较量,本村的何寡妇进入他的视线,并很快野合起来。
  何寡妇家居住在村里一繁华地段,寡妇门前是非多,三年前丈夫阿贵因病去世后,世俗观念左右着何寡妇,她何尝不想重新建立一个新家庭,可三个孩子已长大成人,两个女儿出嫁,小三是个男孩,在外面上班,回家次数较少,凡是从何寡妇家门口擦墙路过的村里男人,常常成为人们怀疑的对象,可何寡妇的河水就是濡湿不了那些春心荡漾男人们的心,至少在遇见展以前,展的出现让何寡妇高兴的失眠。伏天的一个晚上,村里人还在街里纳凉,何寡妇门前就围着一圈人聊天,有人就不时用眼逡巡,希望有聊天的谈资。此时,何寡妇大门紧闭,已经吹灯拔腊睡觉了。一个黑影出现了,只见黑影鬼鬼祟祟蹑手蹑脚在爬何寡妇的里院墙头,一会探头一会蛰伏,安静时轻微的响动听起来格外清晰,那黑影左右观察觉得清净了就越过墙头,顺着何寡妇给靠的几根木杠出溜下去。  1/2    1 2 下一页 尾页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