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欲
时间:2012-09-23 09:22:57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宜子。  阅读:

  我喜欢他,一张清瘦的面孔上,一副老版式眼镜下面有一双几乎从来都不眨的双目,时间就仿佛雕刻在他脸上,看他的脸,就像在读一本书,关于他的书,一本老书。
  他有着和平常建筑师不一样的特质,我想他更像一个设计者和艺术家的集合体,对了,有点乔布斯的味道。他说,建筑师本来就应该具备设计师的头脑和艺术家的美感,这样才能构造出一个完美而又创意的建筑,当然,前提得能实用。
  我和苏晨说,我爱上他了。他说,赶紧拴住他,女人们对像他这种才气四溢的而且还单身现在都虎视眈眈呢,你得近水楼台先得月才是。我很高兴苏晨能支持我,尽管外面的流言蜚语攻击我的人会比较多。
  他,名字简单,严凡,比我大四岁。和一般年纪的人不一样的是,他靠着自己的拼搏已经成为建筑界的红人,因为他的建筑风格迥异,而且都是木式结构,展览会上他成功地把自己推销了出去,他的设计受到热捧,一夜成名,同时财富也水涨船高。
  虽然赫名在外,可是他确实那种沉默寡言,很少接近人的那种,没有天天的饭局,只有天天呆在办公室工作。
  第一次遇到他还是和苏晨一起去的,我给苏晨送车钥匙,在他的办公室写字楼下面等他,昨天同学聚会,外有几个女生玩得HIGH,喝倒了,刚好离苏晨家近所以打电话请他帮忙了,他送到我家楼下,给钥匙我自己打车回去了,说明天还要送你那同学省得再让他来,让我自己开车送。
  还没等苏晨下来,我都被挤到写字楼门外,突然来了很多人。过了很一会儿,苏晨下来了,告诉我今天这写字楼要举行一个重大的展览会,问我要不要去看。
  我做广告平面设计工作的,苏晨说这种展览会看着对我有用,我也就信了他跟着去了,
  会厅里各种各样的作品展览,我看着很杂,估计我不懂的缘故吧。在一面角落里,很小的一块面积,简单的设计,全部是木头构造的房屋,从远处看很有层次感,也是因为这个我被吸引了过去。
  没过一会儿,我身后已经站满了人,讨论的什么我都听不懂,大概是那种很有创意,很有风格之类的话。
  后来苏晨告诉我,设计那种建筑的人的创意被一个外国人高价买去了,而且问我想不想见那个人,我说不用了,我估计他在诓我。其实我倒是很想看看设计这种风格的人到底是什么样子的人呢。
  事情的发展就是这个样子,设计者是苏晨的表哥,也就是严凡。
  见面的地点就在严凡的办公室,也算是他的创作的地方吧,屋子里放满了各种模型和设计图。
  “你叫林寒吧,请坐!”简单的话语。
  苏晨有事儿先走了,办公室剩下严凡和我。
  他没有再说话,重复着摆弄模型和修改图样,我呆呆地再那里看着,我想,我这是干啥来的。
  “你喜欢什么样的房子?”他突然开口说话。
  “喔。。。靠海就行。”
  “喜欢窗户安装在房子那里?”
  “我喜欢看海,听海的声音”
  我突然发现我们俩得对话有点驴头不对马嘴,答非所问。
  后来他又邀请我几次去他那里参观,每次去都只是站在那里看他思考着、摆弄着,可是渐渐地我居然不感觉乏味,开始喜欢看他头上的汗珠,看他思考时邹眉头,我开始看懂他的设计图,有时候我甚至会大胆地提出自己的想法。虽然这无疑是班门弄斧。
  没多久,以他的设计而建造出来的2000平的RWAN别墅区建成了,一时间,他成了媒体追捧的对象,成为房地产商角逐的红人。
  我告诉苏晨,我好想开始爱上他了。他说,那你去告诉他,他爱你会愿意接受你。我卯足了勇气给他发了短信,“我不可思议地爱上了你,如果你看到了这些愿意接受我的爱,我会用矜持给予你诉说的怀抱。”
  他没有回短信,直到一个星期后,他说他要去法国,临走前给我打了一个电话,寒,我要去巴黎,我一直认为那是拥有着世界上最美的建筑,如果我回来时候你还是当初的认为,请在蛤文岛等我。
  等一个人要用三年,我每个星期都会给发邮件,告诉他我的爱,我还爱他,在等他回来。他一直没有回信。
  爱一个人,让我等了三年,但是却可是让我在一夜之内属于他。
  三年。
  他终于回来了,他说他已经在蛤文岛了,让我过去和他一起度过这个休假期。
  我辞掉工作,和苏晨告别,他说刚好他也要离开南京一段时间,在这三年里我等一个人,爱着他,身边只有苏晨一个朋友。
  第二天我就到达岛上,他看起来比以前更清瘦了,下巴也堆着胡子渣,唯一不变的是,他还是那么沉默寡言,很难和你接近。
  他搂住我,傻啊你,为什么还在等,我又怎么可以辜负我怀里小鸟呢。我已经完全放松,他开始吻我,从额头到颈,我完全配合他,他开始吻我的胸部,我搂紧他,我要把自己的全部给他。
  他突然停了下来,不,你应该是巴黎塔,高高在上,纯净。
  我搂住他,我自愿的。
  他最终帮我系上了扣子,一个安静的夜晚。
  第二天早上,他留下纸条,我的设计还没完成,我要回法国完成我的巴黎塔。
  回到南京没多久,苏晨便也回来了,带着一个丰腴的年轻女孩儿。该是他的女朋友了吧,早听他说他家里人逼他回去相亲。想到自己这三年等待,都忘了自己的年轻、打扮。比起她,我更像一个阿姨。
  苏晨问我怎么样,我知道是问我关于和严凡的。我说还是没有结果,他还没有愿意接受。
  说完我走了出来,突然觉得那女孩儿很刺眼,心里忽然一丝阵痛,好像心里一直藏着的某种恐惧突然浮现,弄得我心乱心碎,眼皮也在开始跳动,我得强忍着睁开它。
  苏晨追了上来,哦,那女孩儿是他堂妹,来南京玩的。他在我背后说道,我甚至可以感觉到他的笑容。
  我一下湿了眼眶,我笑了,我哭了,我累了,我是真的明白了。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