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要性不要爱,高校流行“勾搭文化”
时间:2013-08-04 17:51:17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  阅读:

由于她们觉得公开谈论性这个话题会对自身有不利影响:损坏她们在学校的名誉、家人对她们的看法和未来职业生涯。接受采访的女性要求不能透露她们的全名。大部分受访者要求只显示她们的名或中间名,或者只允许说出中间名的首字母。在整个一学年中,调查者与她们进行了多次深入的交谈。

一笔经济账

对A而言,大学意味着无尽的竞争:进入学生社团,有的社团要过关斩将地通过好几轮面试;入选特别研究项目或最出色的实习项目;以及最终拿下顶尖的职位。

A在描述她的日程安排时说,“凡是清醒的时候我都在努力。”

她说,在如此高负荷的大学生活下,她和她朋友要想找到一份值得花时间经营的感情的机率很小,而且许多人由于认为在今后会遇到更好对象而逃避承诺。

“我们都懂成本效益,明白什么是随高就低,因此没人愿意和某个人绑得太紧,因为几个月后你可能就不想和他相处了,”她说。

相反,她挺享受按她的要求进行的随意性生活——通常是在深夜的几杯酒过后,而且她说从不允许对方待在她的房间,因为这样一来她就得洗床单了。

从全美来看,目前大学里女生和男生人数比为4:3,而女生的毕业率和高学历持有比例比男生高。一些研究人士辩称,性别失衡才导致了勾搭文化的产生,因为男生作为少数派在性爱市场掌握着更多的权力,且他们偏向于随意性爱而不是建立长期恋爱关系。

但密歇根大学(University of Michigan)研究年轻女性性行为的社会学家伊丽莎白·阿姆斯特朗(Elizabeth A. Armstrong)说,名校女生们选择勾搭是由于她们认为谈恋爱的要求太高,而且可能妨碍她们的目标。

在采访中,“一些人竟然会说,‘谈恋爱像是上一门4个学分的课’,或是‘我可以去谈个恋爱,但我也能用这段时间来拍完我的电影’,”阿姆斯特朗博士说。

她说,许多天之骄子越来越把大学视为一个独特的人生阶段,在这一段时间里他们不会也不该为除了自我发展以外的事担负义务。

阿姆斯特朗博士表示,女生们说,“我要把这段时间花在自己身上,以后等有大把时间了再考虑丈夫和孩子的事”,“我要为自己的事业投资,要学会独立生活,要去旅行”。人们用这样的例子来定义人生的这一阶段,声称要做许多不同的事。

一些姑娘们也想观望男人在奔三的路上会成为什么样的人。

比如A,她说在选到一个目标和价值观都已成形的伴侣之前,她不想安定下来。

“我总是听到这样的说法,‘噢,婚姻太美好了,谈恋爱真美妙,因为能和爱人一起走在成长变化的路上,’”她说,“这听上去很恐怖。”

“我不想和你一起经历那些改变。我希望你已经改变并且成为足够成熟的自己,这样当我们相遇的时候,能幸福美满地过上安定的生活。”

同时,A认为她才是自己性生活的主人。

“我对自己所有的一夜情都不后悔,”她说。

“我是个绝对的女权主义者,”她补充道。“我是个坚强的人,知道自己要什么。”

同时,她不希望公开她睡过的男人有多少。她说,为了不影响她在宾大的学生领袖形象,自己的私生活保密很重要。

“10年之后,包括我自己,没有人会记得我睡过谁,”A说。“但我会记得我的成绩,因为它还在那里。我会记得我做过的事,会记得我的成就和校园里挂我名字的位置。”

独立的女性

苏珊·巴顿说,像A这样的女孩们是在犯错误。

巴顿女士1977年毕业于普林斯顿大学,目前是纽约的一名人力资源顾问。她在一次访谈中说,那封信是在参加完普林斯顿大学的一次会议后写的,在会上她和一群女学生讨论了事业的话题。当她问那些年轻姑娘们是否想要结婚生子时,姑娘们先是表现出被这个问题震惊的表情,然后和组员们面面相觑,直到互相肯定时才“怯怯地”举起了手。

“我在想,‘天啊,这些年轻优秀的姑娘们是怎么了,居然害怕承认婚姻和孩子是她们所理解的终身幸福的关键部分?’”巴顿女士说。

“她们深受极端女权主义的说辞影响。比如,‘走自己的路吧,你不需要男人,’”她补充道。

但事实上,许多宾大的女生说警告她们不要太过于投入到感情中的不是女权主义者,而是敦促她们独立自主的父母。

“我母亲一直在灌输给我的一个观念就是:‘为自己做决定,别迁就男人,’”宾大一名大四女生说。

她有个朋友就读于附近的大学,并且有个正式交往的男朋友。这个朋友说,她觉得像是打破了社会禁忌。“我可以在19岁的时候就找到一个想共度余生的人吗?”她说。“我不确定答案,但我感觉好像不应该这么做。”

一些女生说,即使她们真的遇到了心仪的人,可挤出时间经营一段恋情太困难了。一些人表示,课外活动,比如为当地高中生举办的辩论赛或组织模拟联合国大会每周要占据她们30至40个小时,这还不包括上课、完成作业以及打工(对不富裕的学生而言)。有些感情戛然而止或是未能萌芽仅仅是因为时间上不允许。

此外,到了大四,考虑到毕业和申请工作的时间越来越近,许多学生对约会望而生畏。

“人们通常会假设,‘我想要有一段感情,因为这让人觉得安慰、稳定和有支持感,’”大四女生帕拉维(Pallavi)说起她朋友的态度时称。“但接下来的对话总是,‘那么到了5月我该怎么办,毕业了我们怎么继续?’这样的不确定性是让感情止步的指示牌。”

帕拉维在大学里曾经约会过几个男人,但她说并不确定自己是否想结婚。随着经济形势的变化,人们的职业轨迹变得难以捉摸,这样的不确定和不安定可能会导致人们不愿意结婚。

对她自己而言,她打算毕业后在费城再待两年,一边在学校兼职一边攻读硕士学位,然后可能去其他学校读博士和法学学位。这样的规划基本上使恋爱无望了,她说。

“假设我要和某人开始一段认真的感情,”她说,“我难道要老实告诉他:‘我们要在费城待两年,然后能走大运的话我要去另一个地方生活八年?我也不知道在费城的两年里你会做些什么,你要么跟我分手,要么跟我异地恋。’要求任何人做这样的承诺都过分了。”  2/4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下一页 尾页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