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战老兵忆远征:当时觉得能抗日是最荣幸的事
时间:2014-09-04 16:28:39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秋水文学  阅读:

   昨天,党和国家领导人在卢沟桥抗战纪念馆与抗战老战士和老同志、抗战烈士亲属、为抗战胜利作出贡献的国际友人遗属代表会面。两位曾经远征缅甸的国民党抗战老兵尤广才、卢少忱也在此次会面之列。

 
  卢少忱(92岁)卢少忱(92岁)
 
  毕业学校:西南联大历史系
 
  隶属军队:原国民革命军新一军30师战车营
 
  亲历战役:缅甸密支那战役
 
  尤广才(95岁)尤广才(95岁)
 
  毕业学校:黄埔军校二分校
 
  隶属军队:原国民革命军新六军50师特务连
 
  亲历战役:缅甸西保战役
 
  两位老兵当天在接受新京报记者专访时表示,国家设立了抗日战争胜利纪念日,91名国民党军队将士入选抗日英烈名单,对他们在抗日战场上牺牲的战友们,是最好的告慰,并希望能有更多的抗战老兵得到各界的关爱。
 
  新京报:远征缅甸,意味着有可能再也回不到祖国,会不会感到害怕?
 
  尤广才:没有害怕过,当时我们想的就是一定要打胜仗,我们都觉得能去抗日是最荣幸的事情。
 
  卢少忱:我们很多人家都没了,没有什么好顾虑的,要不然我们也不会去报名,就是拼了命也要胜利。
 
  新京报:第一次和日本军队正面相遇是哪场战役?
 
  卢少忱:是密支那战役,我们几个师包围了密支那城,并逐步缩小包围圈。敌人白天不敢出来活动,只能晚上来偷袭和突围。有一次日军出城突围,离我们就30多米,我们先发现他们并发起进攻,把他们都消灭了。
 
  尤广才:在密支那战役我并没有上前线,战后我们全连官兵都要求上前线杀敌立功,师长潘裕昆同意了我们的请求。我第一次和敌人面对面战斗,是西保战役。
 
  新京报:您还和以前的战友有联系吗?他们的情况怎么样?
 
  尤广才:后来和很多战友都失去了联系,曾经有个网友在我女儿写的文章中发现了他爷爷的名字,才知道他爷爷是中国远征军,但是他爷爷直到去世,对自己的经历一句话都没有透露过。
 
  卢少忱:我之前的战友,有的成为了院士和教授,也有的在家种地。我更想念的是死在战场的那些人,他们走的时候都那么年轻。
 
  新京报:国家设立了抗战胜利纪念日,近日还公布了300名抗战英烈名单,其中隶属国民党军队的将士占了约三分之一,对此您怎么看?
 
  尤广才:现在国家对我们(国民党抗战老兵)越来越重视,我为此感到高兴和自豪,这是对那些牺牲的战友和活下来的老兵们最好的告慰。
 
  卢少忱:抗战是全民的抗战,无论共产党领导的军队还是国民党领导的军队,都是为了中华民族的自由、独立和平等而战。国家承认国民党老兵的历史作用,是客观的和全面的。
 
  新京报:对于那段抗战的历史,你们最想对现在的年轻人说些什么?
 
  尤广才:中国未来的希望都寄托在年轻人身上,希望他们能多了解抗战历史,珍惜现在的生活。
 
  卢少忱:希望年轻人在发挥自己才华的同时,不要忘了爱国,让国家变得更强大、更美好,这也是我们抗战的目的。
 
  新京报:你们还有什么心愿吗?
 
  尤广才:我们当时抗战是为了中国的强大,现在我最大的心愿就是希望两岸能够和平统一,只有两岸通力合作,中华民族才能辉煌。
 
  卢少忱:我很高兴现在政策越来越好,但抗战老兵们都是八九十岁的人了,希望国家能够更加重视他们,让他们受到更多的爱护和尊重。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qiushuibt#g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