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新觉罗氏的由来
时间:2014-07-19 16:35:13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秋水文学  阅读:

  清朝皇帝姓爱新觉罗。清朝开国皇帝皇太极是爱新觉罗氏的第五代传人。其实真正姓爱新觉罗是从昌安开始。爱新觉罗氏是从觉罗氏中分离出来的。提起觉罗氏的来源还有一个神话故事呢。

  天神阿不卡有三个女儿,分别叫恩库伦、正库伦、佛库仑。三个仙女住在金碧辉煌的天宫里,玩耍嬉戏,无忧无虑。阿不卡经常向女儿们讲述一些人间的故事。有一次,阿不卡给她们讲老虎与大蟒打仗的故事:“老虎打累了,不能动弹,大蟒就将它一口吞到肚子里去了。”几个仙女听得手舞足蹈,很想亲自去看看下面的世界。(皇帝故事 故事情 www.gushiqing.net)

  这一日,晴空万里,三姐妹飘然下界,欣赏人间的山山水水。她们看到美景如画、鸟语花香的人间,顿感心旷神怡。飞至长白山上空,看到山顶有一个大湖如镜。水中成双成对的鸳鸯嬉戏,岸边的丹顶鹤翩翩起舞;花丛中成群的彩蝶翻飞追逐;湖面上成群的天鹅翱翔,耳边传来一阵阵百灵鸟清脆悦耳的歌声。三姐妹被这大地的胜景吸引住了,飘然降落在湖畔。恩库伦说:“妹妹们,你们看,这湖水比天河水还要清亮,咱们洗个澡吧。”说着就跳进湖中,正库伦也跟着跳了进来。

  佛库伦很想看看山中景色,便没有下水,独自一人向树林走去。不知不觉走过了两道山梁,忽然,一棵大梨树出现在她的眼前。梨树上只结了一个硕大的梨,这梨黄中透白,非同一般野果。佛库伦不觉流出口水。她飞上梨树,摘下梨子咬了一口,又脆又甜,满口喷香,于是她干脆将梨子整个儿吃了。

  一晃过了半年,佛库伦的身子发生了变化,肚子一天天大了起来。过了十个月,一个小男孩呱呱落地。阿不卡问明了原因,告诉她:“你吃的那个梨子是长了一万多年的仙果。男人吃了可以长生不老,女人吃了便不婚而孕。”接着又说,“此子乃天赐之童,他的后人一定会主宰乾坤的,把他放回到大梨树下去吧。”

  佛库伦把小孩送到大梨树下。小孩的哭声唤来了山中的鸟兽,百鸟拔下羽毛为他铺被,天鹅用翅膀为他挡风遮雨,百兽都来为他哺乳。

  这座山是长白山东面一座较大的山峰,叫做布库里山,就是现在的白头山。湖泊叫布尔胡里,就是现在的天池,是鸭绿江与图们江的分水岭。

  布库里山下面是一块小平地,孤零零地坐落着一排三间草房。东屋住着老两口子,西屋是马厩,养两匹马。老两口子六十多岁无儿无女,相依为命,以挖棒槌(人参)为生。此时,又到了挖棒槌的时候了。老头一连几天也没挖着一苗棒槌,很是着急上火。这一天,他对老伴说:“老伴啊。今天我若是再挖不到,晚间就不回来了,省得老跑冤枉路,你不要着急。”说罢,长叹一口气,“唉,这若是有个儿子该有多好啊!阿不卡赫赫啊,送给我一个儿子吧。”

  老头没精打采地走出了门。走啊走啊,他连一个二品叶的棒槌都没发现。忽然,有一只喜鹊在他前面的树枝上对他一个劲地叫。老头抬头一看,心想,可能有喜事,对喜鹊说:“喜鹊喜鹊,助我快乐,前面带路,一定没错。”喜鹊冲老头点点头,叫了一声飞走了,老头紧紧地跟在后头。

  喜鹊在那棵大梨树上停住了,回头对老头连叫三声。老头一看,树底下有一个漂亮的小男孩正在望着喜鹊笑呢。老头赶紧跪下,向天上拜了三拜:“天神阿不卡啊,是你把他赐给我的吗?是你让我老两口晚年有依靠吗?谢谢你啊,阿不卡。”

  老头找到了比五品叶还要值钱的大棒槌,乐得嘴都闭不上了,赶紧抱着小孩回家去了。一进院他就大声喊道:“老伴啊,快出来看,我给你挖了一个大活棒槌。”

  老伴听到喊声,急忙从屋里跑出来,一看老头怀里抱着一个大胖娃娃,又惊又喜,将孩子接过去,亲了又亲,乐得不知怎么好了。过了一会儿,她才想起来问老伴:“这孩子是从哪里来的?”

  老头讲了事情的经过,对老伴说:“这是天神阿不卡赐给咱们的孩子,从此就让他姓觉罗吧。”在女真语中,觉罗是天赐之子的意思。

  “还得给他起个名字才好。”老太太说道。

  老头说:“咱们这山叫布库里山,这哈哈珠子(小子)将来一定会像这座山一样雄伟,就叫他布库里雍顺吧。”

  布库里雍顺不是一年一年长大,而是一天天长大,很快就长成一个帅气的大小伙子。他天生神力,行走如飞,打猎根本不用弓箭,只要发现目标,飞跑上去,就能活捉猎物,就是老虎也只是几拳头的事。

  老两口生活有盼了,天天向天神祈祷:“阿不卡啊,阿不卡,愿您天天快乐。”

  转眼间,布库里雍顺十六岁了,长得相貌堂堂,膀大腰圆,一表人才,该娶媳妇了。可是,这一家与世隔绝,离最近的人家也有一百多里地。老头去了山外,走了好几个屯子。人们一听说是住在人迹罕见的地方,谁愿意许这门亲事啊?

  老两口急呀,商量来商量去,最后决定下山,到有屯落的地方去。

  太阳一出,他们就上路了。一匹马驮着家具,一匹马驮着老太太,带着心爱的音达浑(狗),离开了布库里山,顺着鸭绿江向下游走去。走啊走,第三天中午走到一个山梁上,下边是一片平地,散落着三十几个纳格里(房子)。纳格里不像汉人的房屋那样用砖和石头砌成,而是先钉一排大木桩,里外抹上泥,用羊草苫上房顶。此时快到中午,各家各户的呼兰(烟囱)都冒烟了,炊烟袅袅上升。孩子们在大街上玩耍,有的跳格子,有的玩嘎拉哈(猪膑骨),还有的追逐嬉戏。这些本来都是一些很平常的事。但是,对布库里雍顺来说,还是头一次看到,他看得如醉如痴。忽然屯子里的音达浑都狂叫起来,小孩子们都慌里慌张地往家跑,同时从各个纳格里中冲出许多拿刀的男人来。布库里雍顺很惊奇,仔细一看,原来是从南边山上下来三只大金钱豹,向屯子里慢慢悠悠地走过来。很快,男人们与豹子打了起来。不一会儿,一个青年男子被豹子扑倒,叼着脚向后拽。其他人都急了,赶紧去救人。另两头豹子乘机扑了过去,又有两个人被扑倒。布库里雍顺一看,“不好”,几步冲下山去。他本来就行走如飞,一瞬间,豹子还没有来得及张嘴咬人,他已飞快地冲到了跟前,一脚将一头张开口就要咬人的豹子踢出八丈远,摔在地上不能动弹。另一只豹子放下被扑倒的人,向他扑来。他一拳打在豹子头上,豹子的脑袋被打得粉碎,脑浆撒了一地。第三只豹子一看不好,转身要跑,可哪能跑得掉,布库里雍顺一个箭步冲上去,抓住豹子的尾巴向后拽,豹子被他拽得直往后退,怎么也挣不脱。一使劲,尾巴挣掉了,豹子号叫着向山里逃去。布库里雍顺追上去,一拳将豹子的腰打断了,趴在地上不能动弹。

  人们看呆了,就连受伤的人也忘了伤痛。众人都愣住了,好像雕塑一样。布库里雍顺问大伙:“还有几只豹子?”他一问,众人才醒悟过来。齐声欢呼起来:“巴图鲁!巴图鲁!(英雄)!”妇女小孩也都跑出来,欢迎这位大英雄。人们把布库里雍顺抬了起来,向上抛,边抛边喊:“巴图鲁!巴图鲁!”

  人们沉浸在兴奋之中,都没有想起来问问布库里雍顺是从哪儿来的。一个头人模样的壮年人对大家说:“大家静一静,我们还没有问一问巴图鲁的来历呢!”

  “巴图鲁,你是从哪儿来,要到哪儿去呢?”

  “我是从布库里山来的,就叫布库里雍顺。那儿就我们一家,爹妈说我该娶媳妇了,想要找一个人家多的屯子住下。我们走到后山,看见豹子进村要伤人,我就跑下山来打豹子。我爹妈还在后山上等着我呢。”

  布库里雍顺向大家说明了一切。众人哗然,一齐向后山跑去。跑到二老跟前,一齐跪下,领头的说:“巴图鲁为我们除了大害,我们恳请巴图鲁一家留下来,不要再走了。”二老答应了,随同众人下山。一家人高高兴兴地留了下来。

  这个部落叫翰多里,就是现在的临江市。那里住着三十多户人家,连阿哈(奴隶)都算上有二百多人,靠挖人参和狩猎为生。最近从南山过来三只金钱豹,经常下山叼猪咬马,也伤人。翰多里众人被扰得苦不堪言。这回除了大害,大家异常高兴,杀了豹子,摆酒席庆祝。酒至半酣,头人站了起来对众人说:“诸位乡亲,我有一个建议,从今天开始,布库里雍顺为我们翰多里的酋长。”

  “同意!”

  “赞成!”

  “既然大家都赞成,请共同举杯,为我们的酋长布库里雍顺干杯。”

  “酋长布库里雍顺,巴图鲁!”

  “酋长布库里雍顺,巴图鲁!”

  天黑了,人们点起了篝火,唱啊跳啊,一直闹到天亮。

  不知过了多少年,也不知传了多少代。明朝时期,辽宁长白山以东叫做建州,有两支强大的女真部落,明朝皇帝为了统治建州,分别封两个大酋长充善和满珠为左右建州卫都督,充善就是觉罗氏的后人。

  满珠明白朝廷的用意,与充善商量:“左都督,朝廷明显是要分化建州女真的力量,让我们互相牵制。我有一个办法,让朝廷的阴谋不能得逞。”

  “你说吧。”

  “把我的女儿嫁给你。你们生了孩子后,让他一个人统领全建州,但此子必须姓两家的姓,而且得母姓爱新居首,父姓觉罗居次。”

  充善白捡了半个建州,哪有不干的?当场表示同意。

  充善与满珠的女儿果真生了一个漂亮的小男孩,起名叫西保。

  西保十六岁了,明朝朝廷与建州发生了一场战争。充善战死,满珠投降,西保逃到了海城避难。西保的第四个孙子叫昌安,天资聪慧,勇猛过人,长大后,昌安回到了建州的首府赫图阿拉(现今的辽宁省新宾县),重新统一了建州。于是,他开始正式姓爱新觉罗,尊崇他的父亲福满为爱新觉罗氏始祖。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qiushuibt#g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