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木真疑心部下与未婚妻通奸 亲自验身
时间:2014-06-04 16:11:58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秋水文学  阅读:

  【秋水文学】6月4日消息,兀洼思篱儿乞惕部是蔑里吉部落联盟的下属之一。由于同铁木真强大的军事集团的长时间征战,该族的首领答亦儿兀孙对战争感到十分的厌倦。但是,为了能够得到铁木真的谅解和好感,于是他将自己的女儿忽阑献给铁木真。

  当时十九岁的忽阑可以称得上是蒙古第一美女,她如同草原上一朵迎风摇曳独自开的鲜花,散发着未经采撷的娇与成熟绽放的美。她欢喜快活的时候,百鸟随之起舞;她垂首幽思的时候,明月黯然神伤。这就是忽阑,看到她,人们会忘记身处乱世的种种不安与愁苦,而发出由衷的赞叹与会心的微笑。

  答亦儿兀孙带着女儿忽阑从塔儿河源头出发,向铁木真的驻地而去。当时,战火还没有完全平息,军队调动频繁,父女二人途中遇到铁木真部下的一名将领纳牙阿。纳牙阿问明情由,决定亲自带他们父女去见铁木真。他对答亦儿兀孙说:“值此兵荒马乱之际,四处不乏歹徒也。汝父女只身前往,倘被歹徒遇见,彼必杀汝答亦儿兀孙,汝之爱女亦必为之乱也。”

  为了慎重起见,纳牙阿留他们父女在营中住了三日三夜,又故意将忽阑装扮得衣衫褴褛,披头散发,狼狈不堪。还用黑灰抹在她的脸上,掩盖住她那美丽的面容。然后方带他们来到铁木真帐前,一路上倒也顺利平安。对于他们的姗姗来迟,铁木真甚觉蹊跷,又见忽阑衣冠不整,他觉得纳牙阿在留住此父女二人期间可能已将忽阑奸污。于是他对纳牙阿道:“此女子是送与我的,你为何让她留住在你的营地三天?”

  纳牙阿知道铁木真起了疑心,便辩解道:“我一心侍奉主子,所得敌人之美女良马,一律奉献,从不隐匿。若有歹心,甘愿受死!”

  铁木真道:“兵荒马乱,孤男寡女,同处一室三天之久,居然还敢说什么毫无私情。况我早有军令,凡得女子财帛一律上缴,再依军功分配,你居然隐匿此女达三日之久。欺瞒第一,违令第二,还敢巧言令色,给我将他推出去斩首。”

  铁木真话音刚落,士兵便不由分说,将纳牙阿捆绑起来,推了出去。眼看纳牙阿就要人头落地,正在这时,旁边一直没有说话的忽阑姑娘突然大声道:“大汗且慢,先不要将他斩首。纳牙阿是好人,请您不要怀疑。他曾对我父亲说他是蒙古部的大官,他恐怕路上众军太乱,担心小女子受辱,才提出与我们同行。若不是纳牙阿一路护送,假如遇到其他乱军,一定会乱中生事,还不知陷入什么境地呢!我们能遇见纳牙阿,真是太幸运了。希望可汗降恩,先不要杀纳牙阿,我这天地所赐、父母所生的身体玉洁冰清。如果大汗不相信,可以派人验处。”

  铁木真他仔细打量了一下忽阑,眼前这女子的面目被尘土泥沙所遮蔽,看不出她的容颜是否俏丽,但是她那富有磁性的美妙声音,令人有一种心驰神往的感觉,又从她镇定自若的语气中,觉察到她的非同寻常。于是,铁木真道:“一会你洗漱完毕,由仆人将你带入我的寝帐,本汗要为你亲自验身。”

  当天夜里,铁木真早早地便到寝帐等候,心中有一种莫名的亢奋。这时突然帘栊一挑,忽阑姑娘跟在几名女仆的后面走入了寝帐,她换了套崭新的衣服,始终将头压得很低,略带羞怯的样子。铁木真把手一挥,命令女仆退下。然后迫不及待地对忽阑道:“你把头抬起来,让我仔细看一看。”忽阑脸色绯红,慢慢地将头抬起。铁木真一看顿时惊呆了!

  铁木真从来从未见过这样漂亮的女人,此时忽阑姑娘已经洗去了一脸的尘垢,露出了她美貌绝伦的芳容。只见忽阑姑娘生得修短合度,秾纤得衷;一搦瘦腰,双肩如削;脸晕朝霞,腮凝晚翠;不用敷粉,肌肤莹洁;无烦薰香,竟体芬芳;眼似秋水,眉若春山;声疑出谷娇莺,态似行云流水;凌波微步,不亚洛浦神妃;笑靥迎人,何异汉皋仙子。那一种翩若惊鸿,翻若游龙的芳姿,不但蒙古大漠不曾见过,即使是中原地方,恐也少有。古人所说的沉鱼落雁之容,闭月羞花之貌,也莫过于此!

  铁木真曾经为妻子孛儿帖那光艳照人的姿色所陶醉;也曾眩目于也遂与也速干这一对塔塔儿姊妹花的风情;包括乃蛮王后古儿八速那种成熟美妇的雍容华贵亦令他赏心悦目;如今,眼前这位忽阑姑娘较之她们更为美丽,更加聪颖,而尤为打动人心的是她那雕塑般玲珑剔透的面孔上,笼罩着从那几名女子身上感受不到的圣洁。

  铁木真这时脱口而出道:“纳牙阿真的没有碰过你吗?”忽阑道:“我知道现在说什么你也不会信,就让我用身子来证明吧。”忽阑说完便慢慢款去衣服,当她用颤抖的双手脱去了身上的最后一件内衣,将她凹凸有致,白皙如雪的身体展现在铁木真眼前时,铁木真早已心猿意马,再也按捺不住自己的冲动,他像恶狼般扑向了忽阑。

  忽阑动也不动,像死人一样躺在床上,她要用自己的处女之身换来他们整个部落的生存繁衍,用牺牲肉体和尊严换取家人和部落的平安。

  第二天,心满意足的铁木真重赏了纳牙阿,也宽恕了蔑里吉部落的牧民。忽阑更是受到了铁木真的宠爱,只有答亦儿兀孙没有得到什么赏赐,赔了女儿丢了脸,心里难免有些失望。他在暗地里联络蔑里吉新投降的部落民众,叛逃出走,到了色楞格河滨,安营扎寨,居住了下来。后来铁木真派遣将士前去征讨,一个小小的营寨,根本经不住大军的横扫,霎时间就被踏成了平地。所有叛逃的民众,全部被杀死,变成了魔鬼的奴才。答亦儿兀孙也下落不明。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