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宋朝廷如果重用辛弃疾,北伐有希望吗?
时间:2014-05-21 16:57:52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秋水文学  阅读:

  华山论剑之时,中神通王重阳力挫东西南北,夺得武功天下第一的称号,王重阳一生力主抗金,他身前死后,全真教都矢志抗金,金灭后,又和蒙古人为敌。

  全真教的邱处机曾经到中亚去见过孛儿只斤,和他交流了一下养生的经验,然后,劝阻他不要滥杀无辜。

  辛弃疾生活的时代,和王重阳,邱处机都有交结。据说,历史上的王重阳是武状元,应该是剑术高手,辛弃疾也是一个热血之士,平生渴望征战沙场。

  “醉里挑灯看剑,梦回吹角连营。”多有气势,多动人心魄的军营场景!

  说到北伐,应该可以追溯到三国时诸葛亮的出师表:北定中原,庶竭驽钝,攘除奸凶,兴复汉室,还于旧都。

  到了东晋时期,祖逖,谢玄,桓温都有北伐的行动,但是要以寄奴刘裕的北伐战果最大。

  靖康之耻后,南宋朝廷曾有一段军事的辉煌期,岳飞率领的岳家军,击溃金军后,一度向北进攻,打到开封附近。

  岳飞被冤杀之后,绍兴和议签订,大概20年后,金国再次背盟,大军南下,意欲血洗采石,饮马瓜洲。

  那一年,辛弃疾刚满21岁,而要到辛弃疾22岁时,大漠的黄金家族终于生出一个要闹翻世界的孛儿只斤铁木真。

  然而,公元1162年,却是辛弃疾最风光的一年。

  “齐虏巧负国,赤手领五十骑,缚取于五万众中,如挟毚兔,束马衔枚,间关西奏淮,至通昼夜不粒食。壮声英概,懦士为之兴起,圣天子一见三叹息。”

  辛弃疾只用五十余骑,在万军丛中,生擒叛徒张安国,押回宋廷处斩。我怀疑,洪迈应该也是一个三国志迷吧,看关羽传如醉如痴,直接把关羽挑斩颜良的保留节目搬到了辛弃疾身上。

  然而,年纪轻轻,却能做出如此惊天动地的大事,难怪圣天子要一见三叹息了。辛弃疾进入南宋政权,正赶上赵昚掌权,这个赵昚在历史上名声不错。

  而且他的上台,还是充满着神秘色彩的,话说,赵构这老小子一直想要再生个儿子,可是,当时也没有什么“试管婴儿”这样的技术,生不出来。一日,在梦中惊见太祖赵匡胤严厉斥责他:还不快把皇位还给我的子孙!

  醒来惊出一声冷汗,赶忙乖乖的让位给赵昚,是为宋孝宗。

  宋孝宗励精图治,但是在北伐这件大事上,显然太过仓促,一上台就决定北伐中原的大事,结果,由于宋军互不协作,张浚协调无方,导致符离之败。

  这次北伐的失利,直接导致一个大家耳熟能详的坚定的抗金志士被撤职,他的名字姓陆名游字务观。

  其实,胜败乃兵家常事,至少,辛弃疾在《美芹十论》里不认为符离之败是一件多么大的耻辱。相反,他还极力的反驳:南北有定势,吴楚之脆弱不足以争衡於中原。

  当时,这种思想在南宋朝廷漫延甚剧。我们现在看到这种言论,会感到有些好笑,吴楚之脆弱不足以争霸中原?

  二十年前,金军被岳飞一帮如狼似虎的将领,打的金人哭爹喊娘,发出绝望的悲号,“撼山易,撼岳家军难。”

  有时候,确实是态度决定一切。

  我个人认为美芹十论写的很精彩,分析敌我态势也很到位。个人也倾向于南宋朝廷应该重用辛弃疾。

  首先,辛弃疾是苦大仇深型的。美芹十论中,辛弃疾开篇就点明自己的政治立场,说从小先辈就带他登高远望,谈论国家大事,希冀有朝一日能一雪前耻,收复中原,他在这种思想的渲陶下,从小就和金国有不共戴天之仇,这种人的革命立场是非常的坚定的,阶级仇恨是相当的尖锐的。如果放在近代,那就是坚定的无产阶级革命家。

  其次,辛弃疾来自北方,从小跟随先辈谛观形势,对北方的情况,山山水水,草草木木,风土人情,是很有一些了解的。最重要的是,山东河北一带多豪杰,特别是山东这个出了圣人孔子的地方,除了性格直爽外,还是很讲义气的。

  公元1161年,山东人李宝率水师全歼由完颜郑家奴率领的数万金军水师。公元1214年左右,有李铁枪之称的山东人李全和有四娘子之称的山东人杨妙真,号称夫妻档,在当年也算是叱咤风云的人物。

  我个人挺看好山东大汉的。可是,南宋政府似乎在对待北方沦陷区的志士,态度很不明朗,包括那个让圣天子一见三叹息的稼轩居士。

  曾经突入万金丛中,生擒叛将张安国如探囊取物,这样的人才,南宋政府也就把他拿出来喊喊口号,其实,没有给实际重要的职位。

  我们看辛弃疾,大半生都在写词,最后竟然成为豪放派的代言人,就知道,他其实还是挺闲的。

  我们知道,岳飞的文学艺术造诣,其实也是挺高的,只是,流传的佳作不多,为何?忙着打战,哪里有那么多时间写诗词来陶冶情操?

  原本,这些北方过来的归正人,战斗力是相对非常 强大的,士气是相对非常 高涨的。可是,南宋政府一直不是很积极的招揽。

  在这一点上,我觉得南宋政府的执政能力还不如一个施耐庵,人庵哥还知道让北宋政府招安三黑子,然后,把梁山好汉当枪使,当炮灰用,打王庆,打田虎,征辽国,最后让农民起义军自己打自己。

  到了末日审判的那一天,毒死三黑子,天下从此太平,多完美!

  第三,其实是最重要的一点,宋廷为什么一定要重用辛弃疾?稼轩居士在《贺新郎》一词中,感慨道:汗血盐车无人顾,千里空收骏骨。

  让汗血宝马去拉盐车,这是多么惊人的浪费人才啊!千里空收骏骨,其实是一个典故,这个典故涉及到一个千古风流人物:燕昭王。

  这个人高筑黄金台,招纳天下的人才,终于让燕国强大起来。李白在《行路难》中,大呼:大道如青天,我独不得出。

  写的太实沉了,我多不得志!

  然后,笔锋一转,带着羡慕妒忌恨的口吻写道:剧辛乐毅感恩分,输肝剖胆效英才。这个英才就是指燕昭王了。

  燕昭王的谋士郭隗给他讲了一个千里买骨的故事,然后,可以说是不知廉耻的请求燕昭王重用自己,说这样才可以达到抛砖引玉的效果。

  结果,郭隗被重用了,人才也就纷纷来到了燕国。

  前车之鉴,后事之师,南宋朝廷正该重用辛弃疾,为北方的沦陷区树立起一个榜样。

  COME ON,北方的父老乡亲们,想哭就到我怀里哭吧!我这里有牛奶,有面包,不要再给金人当奴隶!

  你们不信?

  看看辛不病同志,已经被我们加官进爵了!

  想想,如果南宋政府能有这样的统战手段,我看金国就算了,连草原上的所谓一代天骄,能不能过得了长江还不一定呢!

  那么,南宋朝廷如果重用辛弃疾,北伐有希望吗?

  个人认为希望不大。

  当然,辛弃疾在美芹十论中言之凿凿:而不识兵者,徒见胜不可保之为害,而不悟夫和而不可恃为膏肓之大病。

  他的意思就是说,不知道用兵的人,因为没有百分百的胜利,因此,就视战争为危害,却不知道,一味求和,可能,就会得不治之症啊!

  讲的一语中的,和平不是单方面的,树欲静而风不止。只有以战求和。绍兴协议能签定,难道不是因为岳飞等人的功劳吗?

  可是啊!

  南宋朝廷中的那批人就是不明白这个道理,天天把什么南北有定势,吴楚之脆弱不足以争衡於中原的狗屁理论挂在嘴边。

  司马光说过: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

  更有一句名言,生于忧患,死于安乐!

  南宋的主和派,投降派,史浩,汤思退等人一定是无法理解这些话的意思。他们的软弱,却让子孙后代遭了殃!

  宋廷纵然重用辛弃疾北伐,也不能成功,原因并非辛弃疾没有能力,还有一个佐证。

  虞允文在采石之战,一战成名,名扬四海。虞允文是坚定的主战派,然而,当宋孝宗屡次让他出兵,他却一拖再拖,为何?

  虞允文也是很谨慎的一个人,宋孝宗是一个比较有血性的皇帝,但是,皇帝主战,不等于满朝文武都主战。

  相反,主和派的势力还很大,而且,按照我对历史的了解,在正常情况下,大部分人都能把国家利益放在第一位的时候,太少了。

  比如,主战派纵然在对外战争中取得优势时,并不等于主和派就会从此闭嘴,相反,他们会发挥他们的负能量,不是支持主战派,而是想方设法的搞垮主战派。

  虞允文是个聪明人,他对南宋当时的政局可谓洞若观火,箭在弦上,不放出去,就还有回旋的余地,若一放出去,生死难料啊!

  所以,虽然,宋孝宗发了狠话,“若西路出而联迟回,即联负卿;若联已动而卿迟回,是卿负联。”

  虞允文仍没有冒然行动,但是,千钧之压,也让这位抗金英雄,日夜憔悴,终于重演一遍“出师未捷身先死”的悲壮。

  虽然,我赞同虞允文的大胆假设,小心求证!绝不冒然行事。也能说明,张浚各方面的才能和虞允文差了相当的一个档次。

  当时的主和派势力太大了。

  其实,历史常常在战与和中相煎,难分难解,宋朝在和中消磨灭亡,明朝却在战中折磨殆尽。

  到底和是对,还是战是对?

  我还是认为,虞允文过分明哲保身了,其实,个人认为,当战则战!

  因为,美芹十论中说的很清楚了:而不识兵者,徒见胜不可保之为害,而不悟夫和而不可恃为膏肓之大病。

  辛弃疾的北伐虽不可成功,然而,当战则战的信念,却是我们现在可以深刻学习的。

  有人可能会拿出开禧北伐的失败,来再次说明,吴楚之脆弱,不足以争衡於中原,其实,韩侂胄的失败不在于北伐的准备不足,不在于金国军事强大,完全是由于自己内部的不和。

  南宋对付无敌于天下的蒙古铁骑,尚可以支撑四十余年,还能击伤孛儿只斤蒙哥,我完全有理由相信,南宋军队的战斗力,虽不如岳飞时代,但是,对付奄奄一息的金朝,我看绰绰有余。

  只是因为,主和派留恋自己的一亩三分田,一次次扼杀北伐派的热情,才让我们看到,南宋军队的战斗力似乎很差劲。

  如果说韩侂胄死不足惜,那么,把他的人头献给敌国,干这种大损国体,干这种半点骨气都没有的行径的人,能指望他们有多少血性吗?

  因和而亡,因战而亡,也许,我不清楚由盛而衰的历史规律,就像我现在还不能明白,为什么那莫名其妙的台风会一而再的帮助那个丑陋的鬼子国度!

  但是,看看人类的历史,我们说,辛弃疾的当战则战论,还是有现实的意义。战败也没有关系啊!楚汉争霸,刘邦屡败项王,结果呢?

  上下一心才是关键。其实南宋政权一开始就没有很强的向心力,如此沉积到最后,死亡的阴影来到时,“和议”的理论,才最终破产。

  何必见到棺材才落泪呢!上下一心,当战则战,北伐必成,复兴必果!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