狱中江青心态复杂:看主席照片默默流泪
时间:2014-05-20 15:19:40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秋水文学  阅读:

 

  本文摘自《共和国震撼瞬间》 ,孟昭瑞著,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版

  此时,我和所有记者们一样,将自己手中的照相机、录像机、摄影机对准了目标,全神贯注,恐怕错失任何一个历史镜头。我知道,这是一次世纪大审判,对中国的现在和将来必将产生深远的意义。

  1976年“文革”结束后,中国在人们眼皮底下悄然发生着变化。我一直在等待,等待着一个日子。我相信,历史的罪人必将受到人民的审判。1980年11月20日,它终于盼来了!

  这天,最高人民法院特别法庭对林彪、江青反革命集团的十名主犯在北京正义路一号进行开庭公审。昔日不可一世的高官显贵即将受到法律的严判,看似普普通通的公安部大礼堂立即成为举世瞩目的焦点。

  解放军画报社和解放军报社安排我和另一位记者采访这次审判,我们分别负责图片和文字的报道。

  当我携带全套摄影装备来到大礼堂的时候,已经看到许多旁听代表们纷纷入席。大家的脸上刻着沉重,也带着欣慰。我知道,他们中的许多人都是劫后余生,能等到亲自旁听对林江反革命集团的审判,一定都感慨良多。在这些人中,刘少奇的夫人王光美、贺龙的夫人薛明、罗瑞卿的夫人郝治平、彭德怀的夫人浦安修最为引人注目。她们还分别接受了采访。薛明对记者说:“我早就盼望着这一天。审判林、江反革命集团,不是个人的冤仇。他们要毁掉我们的国家啊!已经被毁掉的,何止一个贺龙。”郝治平的话语也很激动:“他们害了多少人,在他们的手下全国死了多少人,又有多少人负了‘内伤’,全国留下不少后遗症,不判他们严刑,不足以平民愤。”她们的话,代表了人民的心声。

  下午二时五十五分,法警、书记员、公诉人、辩护人相继就位。法庭正上方悬挂着国徽,国徽下面是审判席。全场鸦雀无声,显得非常庄严肃穆。

  书记员郭志文向庭长江华报告:“特别检察厅厅长、副厅长、检察员现已到庭支持公诉。本案辩护人已到庭。本案被告人江青、张春桥、姚文元、王洪文、陈伯达、黄永胜、吴法宪、李作鹏、邱会作、江腾蛟现已传唤到法庭候审室候审。”

  下午三时整,江华宣布开庭。电铃声响过后,礼堂内打出数盏强光灯,光线有些刺眼。接着,众目睽睽之下,林江反革命集团主犯依次被押上法庭。此时,我和所有记者们一样,将自己手中的照相机、录像机、摄影机对准了目标,全神贯注,恐怕错失任何一个历史镜头。我知道,这是一次世纪大审判,对中国的现在和将来必将产生深远的意义。

  第一个出现的是王洪文。原本颇显帅气的他看上去已经失去了神采,一副颓唐的表情。接着被押上场的是姚文元、江腾蛟、邱会作、吴法宪、黄永胜、李作鹏,也都是破落户的模样。陈伯达上台时,行走已经不便,他是带病出庭的。陈伯达之后是张春桥,他倒不改往日的傲慢,还是歪着脑袋,一脸阴冷,令人生寒。

  其他九名犯人上场之后,三时十五分,江华下令:“传被告人江青到庭。”江青的最后出现,也是十名主犯上场的最重一笔。

  我看到江青被两名女法警押着走进法庭,她的眼神有些不屑,一脸不肯屈服的表情。她戴着一副紫色秀郎架眼镜,上身着一件黑色棉袄,外罩一件黑背心;下身着一条黑色棉裤,脚穿一双绒棉鞋;一头乌黑闪亮的秀发不减当年。我注意到,江青的棉袄领子上打了一块补丁。一点细节,透露出一介枭雄今非昔比的窘境。后来我得知,江青在狱中的思想与心态还是非常复杂的。她曾叫嚷着要华国锋、叶剑英、汪东兴来和她理论,静下来一个人的时候,她也曾看着《毛泽东选集》上的毛主席照片默默流泪。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