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1年王洛宾遭逮捕批斗:被指写歌让大家唱杀了毛主席(图文)
时间:2014-04-28 17:05:23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  阅读:

   核心提示:这王洛宾写了一个歌,叫我们唱《萨拉姆毛主席》那上海人怎么唱,都叫杀了毛主席杀了毛主席,他没有那个卷舌音,上海人说话没有卷舌音,广东人说话也是杀了毛主席。

  

fa3da3890ea1001.jpg 

 

  凤凰卫视4月26日《我的中国心》,以下为文字实录:

  郑浩(主持人):1978年,著名学者卞之琳在一次招考研究生时,曾出过这样一道题,古代西域地区音乐曾经在汉唐时期大规模传入中原,问现代新疆音乐在哪一个时期又一次大量传入内地?并且起桥梁作用的人是谁?当时满座无人能答,卞无奈,只好自答。抗战初期,新疆音乐又一次大量流入内地,起桥梁作用的人,今天呢还活着,他叫王洛宾。

  解说:据说当一个参加过这场考试的人,将这道题告诉王洛宾时,王洛宾惊讶的连问了几遍,真的,真的吗?这个已经创作了《在那遥远的地方》、《凯歌进新疆》、《萨拉姆毛主席》等作品的作曲家,在过去的十几年中,完全失去了发表自己著作的权利。此时已经65岁的他刚刚被平反,在此之前,王洛宾已经因“历史反革命罪”被判刑15年,并在新疆第一监狱被关押了整整11年。而王洛宾头上所戴的“历史反革命”的帽子,则还要从国民党时期的“青海王”马步芳说起。

  1937年7月7日日军发动卢沟桥事变,抗日战争爆发,素有“青海王”之称的马步芳,立即派兵出省抗战。1938年马步芳出任国民政府的青海省政府主席。此时刚刚放弃去法国学习音乐,决定投身全民族抗日的王洛宾,跟随由中共组织的抗战剧团辗转来到青海演出。凭借自己在舞台上的出色表演,深得前来观看演出的马步芳的赞赏。

  王海成(王洛宾之子):我父亲他们,他演出的时候,他经常穿那个白衬衣黑坎肩,戴个小白帽上去。谢幕以后不是握手嘛,马主席上台和他们握握手,和我父亲握手的时候就说,你歌唱的很好说的是。完了以后说,说你是我们和回民吗?我父亲说我不是,你不是我们回民,为什么戴我们白帽帽?我父亲当时很害怕,因为他听说过马步芳,这个人很凶残的,是个军阀。马上就把白帽帽拿下来,马主席不喜欢我戴我就不戴了。别别别,别拿下来,我就喜欢你戴我们的白帽帽。

  解说:马步芳希望王洛宾留在青海,对他说,别以为这里不如兰州,我会很好的照顾你,但王洛宾推辞了。离开西宁前,马步芳又派人找到了王洛宾,告诉他,随时欢迎你到青海来工作。

  王海成:说给你一张名片,一个帖子,上面就是青海省驻兰州办事处,他的电话联系,它都在上面了,(联系)方式,完了以后说,我们随时欢迎你来,就反复说这句话,我父亲就记住这个事了。

  解说:1941年1月4日,皖南事变爆发后,各地的国民党当局也相继开始施行排斥共产党的活动,抗战剧团被迫解散。一部分人去了延安,而并不是共产党员的王洛宾则留了下来。1941年3月的一天傍晚,王洛宾发现自己被跟踪了。

  王海成:就快到车站的时候,就两只冰冷的枪,一支是对着那个黄包车夫,一支是对着我父亲,说停下停下来,一停说你是王洛宾吗?我就是,说那就跟我们走一趟吧,到贤后街。

  解说:贤后街是兰州国民党第八战区特务机构的所在地,兰州军统特务头目孙步墀,亲自审问了王洛宾。由于王洛宾是和共产党员塞克、萧军等人一起来到西北宣传抗日,所以在剧团的其他共产党员纷纷去了延安后,王洛宾被国民党特务机关以“有共产党嫌疑”的罪名抓了起来。而实际上王洛宾并没有参加过任何政党。

  王海成:你不承认你是共产党,那肯定拷打吧,就打的皮开肉绽。后来我父亲,因为他不是共产党,他还嘲笑那些特务,说这样吧,你们逼着我说我是共产党,那我只有说你们现在把我放出去,我参加共产党,完了你们再把我抓进来。那特务无奈的都笑起来了,就这个玩笑开得太大了,挨了打你还说笑话。

  解说:几天后,王洛宾被押往国民党甘肃省党部的沙沟秘密监狱,这是王洛宾第一次穿上囚服。他不知道自己犯了什么罪,只能一直反问特务难道宣传抗日有罪吗?王洛宾没有被判刑,没人过问他的罪名,也没人要释放他,只是把他关在牢房里。这里关押的大多都是女犯和共产党要犯,其中中共甘肃省工委副书记罗云鹏的妻子张英和女儿罗力立,就被关押在王洛宾的对面。

  王海成:那个小孩因为营养很缺乏,她没有营养,她很瘦弱,就那个牢笼,两个木头柱子中间的缝子,她可以随便出入,大人出不来,她可以随便出入,所以经常钻进我父亲这个牢笼里来。

  董长晓(《为歌而生,王洛宾歌曲背后的故事》的作者):她有一天就跑到王洛宾跟前说,W叔叔,你知道世界上什么东西最好吃?王洛宾当时也是逗着孩子玩嘛,就在那儿猜啊什么,当时所谓能想到的吃的东西吧,什么馒头呀,窝头呀这个了那个了,连着说了好几个。

  王海成:她看大家猜不出来了,她就晃着很得意的说是大豆,拿出来让大家看。这一看她的母亲首先是号啕大哭了,这孩子在监狱长到三四岁的时候,认为大豆是最好吃的东西,也就是说水果糖她都没吃过,糖是什么滋味她不知道,你想她多难受,她作为一个母亲,是吧。我父亲当时也是强忍着这个眼泪啊,就回到牢房里面去了,就找到国民党,可能经常给他们发劝降书,让他们要在上面签字,或者写自白什么的,有纸,就拿牙膏皮捲一捲,就给罗力立小力立,她刚才这个故事,给她构思了一首歌,并且把旋律谱出来了,叫《蚕豆谣》。

  解说:由于是突然被捕,王洛宾入狱时只有一身单衣,在狱中所用之物都是这间牢房原来关押的犯人被枪毙后留下的,睡的是铺了一地的烂麦草,盖的是破棉花套子改成的被褥。每天除了提审,就是被囚禁在狭小的牢房里。

  王海成:一米五乘一米五,他就缩着睡,他不能伸直的,一个人正常也得一米七吧,它一米五的格子你说,一直缩着睡。所以我父亲这4年牢,就等于把他体形都改变了,他晚年的时候我父亲,我观察他,从来没有伸直过去睡觉的,都是缩着睡的,缩着睡,一直到去世,是蜷着腿睡的,平躺着他也是蜷着睡。

  解说:从1941年被关押开始,王洛宾一共创作了包括《我爱我的牢房》、《云曲》、《炊烟》、《蚕豆谣》等三十多首囚歌。在他被囚期间,经常将这些歌曲唱给一同被关押的狱友,鼓励大家坚强的活下去。一开始监狱看管不允许王洛宾唱歌,一唱歌就要挨打,然而慢慢有一些犯人,因为监狱恶劣的环境和看不到被释放的希望,开始精神崩溃甚至死去。监狱长说,还是让王洛宾那个疯子唱吧,他认为王洛宾的歌能够缓解犯人们对生活的绝望。

  1943年,牢里关进了一个国民党特务系统的人,王洛宾看出他特别在意钱,就对他说,你帮我做一件事,等我出去了就把你带到青海去,给你找个好工作,多赚点钱。而王洛宾托他办的事,就是将一封信送到青海驻兰州的办事处,并转交给马步芳。

  直到此时马步芳才知道,神秘失踪了两年的王洛宾一直被关押在兰州沙沟监狱,马步芳对这个已经创作了《在那遥远的地方》、《达坂城的姑娘》、《青春舞曲》等作品的作曲家颇为欣赏,拍着桌子大骂,王洛宾是我的人,什么分子也该由我来处置。他亲自打电话给甘肃省主席谷正伦,让他放了王洛宾,谷正伦说王洛宾是共产党要犯,军统抓的人他也无能为力。

  王海成:马步芳在不停的保他,又花银子又写保书,最后是写了保书把他保出来的,一个青海省的主席能为一个一般的一个莫名其妙的汉族的一个音乐老师,花这么大的气力,图的什么呢?也就说马步芳特别爱才,他就认准王洛宾是个人才,所以他保他。

  解说:1944年5月被关押了三年多的王洛宾,由马步芳保释出狱,此时的兰州王洛宾已经待不下去了,而故乡北平也已被日本人占领,他身体虚弱,身无分文,只穿着一件旧长衫,一时间不知道应该去哪儿。

  王海成:犹豫的时候,突然有一辆小汽车,就停在他的身边,急刹车停下来,他回头一看,走下来一个大个子人,用那个很浓的青海话,就说你是王先生吗?说我是,说马主席让我来接你,跟我们一块会西府吧,他们把西宁叫西府。我父亲一听就是马步芳来的人,但是你这时候,你没地方选择了呀。那个在兰州大街上,谁也不敢理你,甚至还有特务在监视你,看你去哪儿,还要和谁去联系,是吧,那没办法,只能跟他走。

  解说:在西宁,马步芳为王洛宾的出狱亲设酒席压惊,在席上他说,现在全国各处都在唱一个青海民歌《在那遥远的地方》,这是王洛宾为我们青海省争来的荣光,我要让他们知道,我青海省有一个王洛宾。王洛宾对马步芳的知遇之恩充满了感激之情,决定留在青海工作,然而这一留,从此给自己烙下了一个马步芳印记。

  由于马步芳曾与中共的西路军作战多年,所以解放后的历次政治运动中,王洛宾都因与马步芳的关系而备受牵连,人们指责他投到一个侩子手的门下,给他扣上了“历史反革命”的帽子。直到晚年,王洛宾才讲了这样一个故事,有个人不幸落水,岸上伸来一只救援的手,落水者求生的本能拖住这只手攀援而上,得以活命,后来有人告诉落水者,救你的是个强盗,你不应该跟他走。落水者说,那么只好淹死了。这个被救者,就是我。

  因为抗战宣传做的好,青海子弟参加抗战的热情很高,国民党当局曾要求马步芳派一支骑兵师到中原参加抗战,这支部队被称为青海抗日远征军,并请王洛宾给他们写一首歌作为军歌,马步芳为它起名叫做《战马歌》。在一次作战中,马部一个骑兵连因寡不敌众,被日军围困在了黄河边上,两百多名士兵马死弹尽,无力突围,最终高唱《战马歌》,集体投入黄河,壮烈殉国。然而不无遗憾的是,这首抗日战争中的马家军军歌,现在已经无人会唱了。

  一天,马步芳从南京开完国大会议回到西宁,刚刚回来就找到王洛宾。对他说,洛宾啊,现在外面做事都得有个组织,你加入国民党吧。

  王海成:我父亲犹豫了一会就说,哎呀,马主席啊,你让我再考虑考虑吧。还考虑什么,说的,哎呀,说我不想入国民党,为什么?国民党平白无故关了我三年说这个,我还入他们嘛,我屁股都打烂了说是,我不入。

  解说:马步芳再没有说什么,回到家里,王洛宾越想越觉得不安,马步芳是青海省政府主席,他要让自己加入国民党,自己却当面拒绝了他,看来接下来不会有什么好事,他准备离开此地,回自己的故乡北平去。

  王海成:就在我父亲犹豫的时候,有人敲门了,开门一看,马步芳的副官来了,送给我父亲一套那个,我们那边叫皮衣吧,就是皮夹克,皮子的是苏联的,苏联制的,是马步芳开国大代表会议的时候买的,特意买的,送给我父亲。我父亲拿着这皮衣以后,心里又踏实了,这是马步芳安慰自己,就是你也不要生气也不要什么,只是说说而已,不入就不入吧国民党。

  解说:1949年,国民党政府为了对抗西北的共产党军队,任命马步芳为西北行政长官,手握西北五省军权。马步芳随即也将王洛宾调任长官公署政工处的上校文化高参,让他和自己一起去了兰州,专管唱歌演戏,迎来送往的事宜。

  1949年8月初,解放军发动兰州战役,此时马步芳已知兰州必不能久守,一天他叫来了王洛宾。对他说,洛宾,你回家去吧,你是个文化人,这些和你没关系,马上就要打大仗了。

  王海成:回去以后呢,到了8月中旬以后,马步芳就给我父亲通知了,能带家眷,不是去台湾,当时不是去台湾,当时是飞成都,他是一站一站跑,到成都再到广州,再到香港,到去台湾,就是一块跟我走。我父亲当时笑一笑说,我不去,他说马主席谢谢你好意吧,说你也不要为难我,我是一个穷教书匠,我也没干什么对不起共产党的事,说我大不了,我回北京当我的音乐老师去。

  解说:1949年8月26日兰州解放,2个月后,马步芳去了台湾,从此王洛宾与马步芳两人再也没有见过面。然而也正是因为,他与马步芳之间的关系,他的后半生也因此付出了巨大的代价。

  1949年9月西宁解放,王洛宾作为起义人员,在军管会登记后回到家里,准备举家迁回北平,然而就在准备动身前的一天早晨,一个人的来访,再次改变了王洛宾的命运。

  马寒冰,解放军一兵团政治部宣传部副部长,他在旧政府人员名单上看到了王洛宾的名字,并向一野一兵团司令王震做了报告。王震听说大作曲家王洛宾还没走,非常高兴,派马寒冰去拜访王洛宾。

  王海成:跟我父亲一聊,说你愿意去新疆么?我父亲就说,我从1939年开始写了这么多新疆民歌,我没去过新疆,我一直想去新疆,整整等了十年。哎呀,我太愿意去新疆了,和家里人都没打招呼就同意了。

  解说:王震的几个部下,听说王洛宾要参军都坚决不同意,他们都与马家军作战多年,听说王洛宾还是马步芳手下的上校处长,马家军的军歌都是他写的,说什么都不同意让他参军。王震说,他现在不是上校,他是一个高级知识分子,高级知识分子参军,马步芳能做到的,我们就做不到吗?马家军需要音乐,我们人民军队更需要音乐。

  这首《凯歌进新疆》是解放军进疆翻越祁连山时,由王震作词,王洛宾谱曲的。王洛宾亲自给文工团员们教唱,后来又由文工团员给各个部队教唱。这首军歌随着解放军进军新疆的步伐,唱遍了天山南北,帕米尔高原。从此国民党上校处长王洛宾,变成了解放军文艺科科长王洛宾。马家军军歌的作者是王洛宾,也变成了进疆解放军军歌的作者王洛宾。

  王海成:我父亲啊,他的一生啊,就是哆来咪发嗦啦嘻,这七个音符,他别的都不考虑,什么政党啊什么官衔啊,他不考虑。你不管上校也好,中校也好,什么待遇也好对他无所谓的。

  董长晓:在他的概念里头可能会忽略什么党派之争,其他的所谓这种政治层面的东西,而是出于非常朴素非常原始的,就是这种民族情。

  解说:刚刚加入解放军的王洛宾对新中国充满希望,然而就在此时,他的命运却再次急转直下。

  1950年初春,王洛宾收到妻子的家信,信中说西宁的家被查抄了,因为王洛宾曾当过马家军的上校军官,所以妻子成了反革命家属,家里的收音机,自行车都被抄走了。因为据说棉花可以制造炸药,所以一包棉花都成了反革命证据。王洛宾把一家大小都带回了兰州,左思右想,觉得马家军是唱着他写的《战马歌》与中共军队作战的,现在西北不知有多少人的战友和亲人是死在马步芳手上的,他再次做出举家迁到北京的决定,想要彻底离开西北。

  王海成:他那个北京的同学,一直给他写信,煽他,说北京现在可好了,你来吧,我们这最缺教师,尤其是你这种有经验的教师,你回来教书多好在北京,咱们一块喝个小酒,聊聊天说的。他也就想那种生活,他就做了一个选择,说干脆给新疆军区写一封信辞职不干了。他忘了他是一个共产党的一个军队的一个文艺科长了,他想我反正写了辞职信了,你批不批无所谓,我不回去了。

  解说:然而事情并不像王洛宾想的那么简单,一次北京的一支采风团到新疆采风,新疆军区负责接待他们。无意中他们谈起王洛宾,说他现在在北京八中工作,干得很红火。

  王海成:这些领导一听就坐不住了,是不是我们新疆军区的,就是那个王洛宾,你新疆军区文艺科科长怎么在北京当老师呢?就查一下,一查就是的,就赶快召集开会,说赶快把王洛宾弄回来,你不弄回来不行,没办法交代,谁批准他走了,没人批准。

  解说:1951年10月底,新疆军区的保卫干部,在当地派出所的带领下来到八中时,王洛宾正在讲课,他从课堂上直接被用手铐铐走,押上了返回新疆的火车,此时王洛宾的妻子正重病在床,他向看管他的人提出回家看看,但是被拒绝了。

  王海成:到高碑店以后他要上厕所,就给他把手铐打开了,结果他进了那个厕所,他把门一扣,把窗户一拉开,火车刚起步,他就跳下去了,等到那个新疆军区保卫部的这些干部追他,也来不及了。

  解说:王洛宾在学校刚被抓,他在机织卫胡同的家就被抄了,抄家的人翻了个底朝天,没有找到什么有价值的反革命证据就走了。忽然王洛宾满身灰尘的又跑了回来,这时的家里,重病的妻子躺在床上,三个孩子,最大的六岁,最小的才几个月,王洛宾想交代一下家里的事,可什么都还没来得及说,家就已经被派出所的人包围了。押他的人一进门,就又一次给他戴上了手铐,王洛宾再一次被押走了。

  王海成:他这一走,我母亲又惊又吓,本来就有病,就在北京西城区那小院里有咽气了。那会没有信啊,没有消息啊,两年之后我父亲,才听说他的妻子去世了,那年我父亲应该是38岁。父亲拿到那封信以后,看了以后面朝东方,在喀什面朝东方,面朝北京的方向大哭了一场,他就觉得对不起他的妻子,没跟他享上福嘛,担惊受怕,最后还死了,死在北京了,还没见上面。

  解说:1952年2月,新疆军区军法处以王洛宾“长期逾假不归”免去了他的文艺科科长职务,开除军籍,判处劳役两年。妻子去世后,王洛宾的岳父将他的长子,次子带回了兰州,由于最小的儿子王海成才几个月大,怕带回兰州也养不活,决定将他寄养在亲戚家中,留在了北京。

  1957年12月,王海成已经在亲戚家中住了6年,6年之中,他知道自己的亲生父亲在新疆,也吃过王洛宾托人带来的葡萄干,然而却从未见过父亲的模样。一天下午,家里来了一个陌生人,亲戚家的三个哥哥,都管他叫二大爷,王海成也跟着叫二大爷,这人听后愣了一下,什么也没有说,这个人就是王洛宾。

  王海成:后来我父亲决定带我回新疆了吧,我还不太习惯,还叫他二大爷,就坐火车一路上叫他二大爷,也没掰过来。一直到了新疆了,在我父亲工作单位,就军区文工团,跟我父亲生活在一块了,我出门还叫他二大爷,最后那个文工团团员就逗我,就跟我掰,最后就吓唬我,你要再不叫爸爸怎么怎么回事,哎呦我吓住了,那还叫爸爸吧。

  解说:之前被判两年劳役的王洛宾,已经在1954年重新穿上了军装,并且被安排进了军区文工团,他将三个儿子都接到了新疆,希望一家人能够生活在一起,然而王洛宾没有想到,等待他的却是第三次入狱。

  1955年,王洛宾根据一个名叫库尔班的维吾尔族老人的故事,写下了《萨拉姆毛主席》这首歌。萨拉姆是维吾尔族语“衷心祝福”之意。

  1960年《萨拉姆毛主席》被王震介绍到,中央和国家机关演出,光在北京就演了两个多月,然而当从北京回来的人,去给王洛宾报喜的时候,却惊讶地发现王洛宾又被捕了。

  1961年3月,王洛宾被带回文工团批斗,这时等待他的,是已经罗列好的15条罪状,第一条还是帮助侩子手马步芳,而这首《萨拉姆毛主席》的歌名,也成了王洛宾反党的证据。

  王海成:这王洛宾写了一个歌,叫我们唱《萨拉姆毛主席》那上海人怎么唱,都叫杀了毛主席杀了毛主席,他没有那个卷舌音,上海人说话没有卷舌音,广东人说话也是杀了毛主席。他们朋友给我,就我一个小孩,给我买了一群小鸡,还买了一个小熊,一块玩,天天就玩玩具嘛,桌子上我自己摆的中间放个小熊,几个小鸡围在周围。学员他每天来上课,就有人问,王教员,你这摆的挺好的,这小鸡围着狗熊干吗呢?我父亲随便说,我在培养那个小鸡不怕狗熊。小鸡是王洛宾,狗熊是共产党,他就要不怕狗熊,他在培养他自己,所以你像这样莫名其妙,荒唐的东西,都在判决书上呢,15条,一条一年15年。

  解说:这是王洛宾一生中第三次入狱,他将要在狱中度过漫长的15年,也正是因为这次入狱,学校要把他的儿子都送到地方孤儿院去,理由是革命的学校里不能留反革命分子的后代。由于王洛宾在国民党监狱中腰被打伤,此时腰疼病复发。向法院申请坐在椅子上接受审判,然而法院只同意给王洛宾一把椅子,却不允许他坐下,让他站在椅子后面,双手撑着椅子背,接受审判。审判大会上,审判长宣布,判处反革命罪犯王洛宾有期徒刑15年,剥夺政治权利20年

  王海成:他最后一句话都不说,王洛宾你还有什么要说,王洛宾说我只有一个要求,我希望社会公判我,能向全社会公判我。意思就是大家听一听,你们多荒唐。你想王洛宾他有什么罪,什么都没有,他不就写歌人嘛。

  解说:1962年,被捕一年后的王洛宾突然被假释出狱,在监狱外戴罪服务,他不能出文工团的大门,上邮局寄信,去街上买东西都要打报告。除此之外,从一楼到三楼总共六个厕所,不管男女都要由王洛宾去打扫。假释令王洛宾看到了希望,然而这些条条框框,又令他感到无比失望,此时的王海成也已经感觉到父亲的脸色越来越不好。

  王海成:有一天我中午放学回来以后,我一看他把饭打回来了,一般都是我到食堂打饭,他不去,他不想见那些人,他不去我去打饭。他说你今天不用去食堂了,我打回来了,我就感觉有点不对。吃完饭以后,他就说,我跟你商量件事,哪有父亲跟儿子商量事的过去,他突然那么和气,他说我想出去转一转,我说你去哪?他说我也不知道,待一会你帮我把自行车推出去。

  解说:王洛宾往儿子的口袋里放了三个存折,是给三个孩子的生活费,叮嘱说道,要放好,可不敢丢了。吃过饭后,王海成将自行车从锅炉房侧门推到了大路上。

  王海成:一握手,翻身上自行车,直接头都不回,朝西就走了。当时我也不知道我怎么想的,不放他走或者放他走,我根本没有考虑,他走了以后我就感觉非常失望,因为家里就我和他两个人。

  解说:王洛宾走后,15岁的王海成一人躲在屋里,由于害怕被别人发现,也不敢去食堂买饭,忍着饥饿熬到了天亮,才上街买了一些吃的。

  王海成:等我中午再回来,坏事了,新疆军区保卫部的车在那院子里都停满了,摩托车,小车什么的,领导都在那楼上开会呢。他们一看我来了,马上把我叫楼上去了。拍着桌子喊你老实交代,你爸爸去到哪儿了?我说我爸骑自行车走了。往那个方向?我说朝西,谁让他出去的?我说我帮他推自行车,好啊,你放走了反革命分子怎么怎么,我也得把你送监狱去。我当时吓哭了,我不知道后果是什么呀,我老实跟他说了,我说我这还有钱呢,放的有钱,就拿出来一看。好啊,还有这么多钱,好,王洛宾如果抓不回来,我让你们人财两空。我记得很清楚这样说的,后来索性是我父亲,好像是7天,5天回来了。

  解说:据王洛宾后来回忆,他骑着自行车离开的时候,并没有目的,只是想走走,他骑上车不知道自己的出路在哪里,只是想往前走。王洛宾走时没有带粮票,吃不上饭,第三天,他发现自己昏倒在达坂城的街头。

  王洛宾最终还是被军区的人,用手铐铐了回来,很快就被转到了地方监狱,从此开始了他11年漫长的监狱生活。余安青,新疆第一监狱狱警,在那里他第一次见到了王洛宾。

  余安青(原新疆第一监狱狱警):第一次刚看他的时候,也有点胡子拉碴的,不像写那个优美歌的一个作者,我刚一看像卖羊皮的回族老汉的感觉。我说《在那遥远的地方》是你写的吗?他是那是我写的,那是我1939年就写的。然后我突然说,我说这个歌我们上学就爱听,这个歌非常好听,我也是青海当兵过来的,一下他就缓和下来了。

  解说:有一次文工团到越南演出,越南国家主席胡志明,在接见演员时问,《在那遥远的地方》这支歌我很熟悉,它的作者来了没有?带队的领导回答,王洛宾同志因病没有前来参加演出。王洛宾虽然被判刑关押,但是他的歌曲,还是在社会上广为流传,只是作曲人并不能暑他的名字。

  余安青:我跟他说了,我在部队南北疆都去看过演员,他说有没有好听的歌,我说有,我说有个歌很好听《毛主席的光辉照在老汉的心坎上》,那就是我写的,他还激动得很,我说还有一个《伊犁河水翻波浪》,那就是我写的,我写的。都是他写的啊,结果他还怕我不相信,站起来唱还,打着口哨,迎面过来一位老大娘,满满的西瓜车上装,一边唱一边弄,反正很活跃。

  解说:监狱定期发给犯人们坦白检举表,让他们填写思想动向,对犯人的思想进行改造。

  余安青:每天就是揭发材料,你揭发他,他揭发他,因为你揭发他以后,队长给你记上可以减刑,啥的表现好。王洛宾跟我说,我很讨嫌这个事情,(颠)倒是非,我很讨嫌,我不愿意这样搞,有一点时间,我就愿意自己过来写点歌。那时候彭德怀还没有平反,他说彭大将军了不起,他给彭德怀喊冤,说我们在西大楼讲课的时候,完了做报告的时候招待,结果后来彭德怀就说,就是不让这个招待,我们不能脱离人民不能这样,他说我是很敬佩他的。我说你这个只能自己想,可不敢到处说。他说我知道我知道,我说这个现在你要一讲的话要加刑的。他就说他知道的。

  解说:1966年,文化大革命开始,后来有人说,如果王洛宾不是在监狱里,光凭他他的身份,光凭马步芳部队唱的《战马歌》,他肯定过不了文化大革命这一关。

  监狱里的体力劳动,让已经60多岁的王洛宾不堪重负监狱的领导允许王洛宾负责烧水,可以看看报纸,写写歌,减轻他的劳动量。一些犯人私下议论,臭知识分子,我们干活,他还写歌。王洛宾听后,别人干活时背20块砖,他背26块,意思是不比别人少干,监狱里的伙食很差,每人一顿只有两个窝头,一勺咸菜,没有碗和筷子,只能蹲在墙角吃。

  王海成:他说有个礼拜天,拿着俩窝头蹲在墙根上,监狱里面大院子里面,正吃呢,跑过来一个大公鸡。那公鸡长的很好很大,没人敢动它,不敢惹,那是监狱长的公鸡,监狱长有权利在这养鸡,在这院子里跑。突然就跑过来,把我父亲手里的窝头,叼着就抢跑了,那饿肚子呀,我父亲连追带扑的就抢它窝头,大公鸡跑的快,但是它叼不住窝头啊,还是甩在地下了。我父亲扑上去,把那窝头捡起来拿手擦一擦,吹一吹,灰一吹继续吃。每当想到这个问题的时候,我父亲就跟我感慨的说,当时那种生活连牲口都不如。你想人活到那个份上,已经没有自尊了。

  解说:在王洛宾体力和精神都濒临崩溃的时候,他偷偷存了一根麻绳,准备趁人不注意的时候上吊自杀。

  王海成:突然那个监狱外面大墙的后面是一个工厂,工厂它经常放着大喇叭广播,唱着一首歌。唱什么歌呢?就是那个《毛主席的光芒照在老汉的心坎上》,这完全是我父亲创作的歌曲,我父亲一听我是反革命,我判了这么严重的罪,你们还在唱我的歌,这不是一个滑稽吗?这也给他一种重新唤醒他,他放弃了自杀。

  解说:人生的大起大落让王洛宾开始对哲学产生兴趣,监狱里有阅览室,其他犯人因为劳动强度大,平常还要写交代材料,所以基本不去,只有王洛宾经常去看书。他还请余安青给他讲,部队中正在学习的一分为二的哲学。

  余安青:我说我们自己每年有成绩有缺点,我说你听懂了没有,他说听懂了,我说你用一分为二,活学活用,你对你自己。他说我在这个,我给马家军写过歌,我同时我也给解放军写过歌。我说对这就是一分为二看了。有错的,有对的,我在监狱里面有痛苦的一面,但是我也有收获幸福的一面,我有收获。我说对,你这样就对,这就叫用哲学的观点来看这个问题。

  解说:监狱中可看的书不多,然而马恩列斯毛的书是随便看的。一天余安青给王洛宾带来了《共产党宣言》。

  余安青:我给他的时候,我还给他露一手,我说你把书本打开,他打开,我说《共产党宣言》第一章,他打开了。一个幽灵,共产主义的幽灵在欧洲大地上徘徊,旧欧洲的一切势力教皇和沙皇,梅特涅和基佐,法国激进党人和德国的警察都为驱除这个幽灵,而结成了神圣同盟。我一口气给他背了几页,他说哎呀,你学的太好了。

  解说:几个月后,王洛宾把《共产党宣言》谱成了《共产党宣言大合唱》,歌词是用汉字、维、英三种文字填写的,只不过这是一部从来没有被演唱过的大合唱。

  1973年,监狱调来了一名年轻的女狱警,名叫沙阿代提,她负责每天早晨拿钥匙把监狱大门打开,然后犯人们才能出来放风。王洛宾把她每天拿钥匙的响声比作是自由之声,把她当作美和自由的化身,并且为她写下了一手歌,名叫《撒阿黛》。

  余安青:因为在那种残酷的年代,有时候一句好话都可以使人产生生存的力量,就是王洛宾以后出来的时候,他也为了感谢撒阿黛。那时候撒阿黛已经当了女子监狱的副监狱长,他那时候去看的时候,撒阿黛很莫名其妙,犯人出狱了怎么还跑来感谢我?她莫名其妙刚开始,觉得没有这么回事,哪有啊。后来王洛宾说,那个时候,你非常年轻美丽,也对我们比较,从来不是打骂的,没有呵斥过,在我心目中我给你写了一首歌,最后她才知道。

  解说:1975年王洛宾刑满释放,在离开待了11年的新疆第一监狱时,他带走了三大本民歌集和一包音乐研究杂记。王洛宾拍着他的本子说,不容易啊,许多歌都是我用窝窝头换来的。

  王海成:犯人有的给他唱,唱一半不唱了,唱啊继续唱啊,我肚子饿了不唱了,这就明白了给你一个信号,我为啥要给你唱,这等价要交换的,我父亲就记住了。等到下一个礼拜天,两个窝头的时候,就省一个窝头,就吃一个,就找他了,你给我继续唱,我这有窝头。一看到窝头,那给你唱吧,掰半拉给他,唱,唱一会不唱了,才把这半个也给他,就是记录民歌。

  解说:1980年王洛宾被彻底平反,恢复军籍。1986年新疆军区政治部,新疆音乐家协会联合为他举办《人民音乐家王洛宾作品音会》,首先向社会全面介绍他的音乐作品,并且授予他,“人民音乐家”的称号。

  王洛宾:亲爱的朋友们,今天我感觉到最幸福了,因为这首歌是在五十年以前,我在南疆编译的一首维吾尔民歌。今天呢,我从盖头里钻出来,我感觉到是我从我自己写的歌里面又钻出来了,特别幸福。

  解说:晚年的王洛宾,住在新疆军区文工团的院子里,在这里无论遇到谁,他总是会客客气气的跟人打个招呼。每当说起十多年的监狱生活,他总是显得很平静。谈起那些曾经批判过他的人,他也并不记恨。而对于那个曾经救过他的命,却又让他后半生付出了巨大代价的马步芳,他自始自终都心存感激。只因为是马步芳给了他继续创作音乐的机会。

  余安青:他跟我讲过,他说就像我要急急忙忙赶上街去,冷不丁的突然,突然一个人打我一拳,本来我应该去还他一拳的,要跟他辩理的,但是我顾不上。我就急忙赶回去,去约会,因为约会的是个姑娘,这个姑娘就是音乐。

  解说:1996年3月14日,王洛宾因患胆囊腺癌,在乌鲁木齐军区总医院去世,享年83岁。对于人们冠以他的各种头衔,他都不喜欢,他说他只是一个传歌人。

  郑浩:1992年,王洛宾第一次来到香港,一时间记者采访,荧屏亮相,大小媒体争相报道,每家媒体都从自己的角度,来报道王洛宾的到来。其中王洛宾一生的坎坷命运和批评历次政治运动,对艺术家的摧残成了媒体重点报道的话题。然而,王洛宾在回答记者提问时却说,政治好比别人给你照相,摄影师把镜头移向左,你就右了,镜头移向右,你就左了,其实呢,你自己坐在那里一直没有动。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