仍旧是地狱:卢旺达大屠杀20周年
时间:2014-04-09 09:44:04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  阅读:

20年前,卢旺达当局政府组织了一场针对图西族和胡图族温和派的种族屠杀。在那狂暴的100天内,80万卢旺达人被屠杀,创下了历史上最快的杀人记录。而大多数国际行动者对此只字未提,更没能及时拯救那些受害者。(本文主要是反思,大屠杀内容请点维基)

10.jpg

今天,人们对种族屠杀的了解大多来自模糊的大屠杀影片,从头到尾揭露着人类道德的污点。但如果没有毒气室,没有铁丝网,没有集中营,许多人并不能分辨出新的种族屠杀犯罪和其它大规模犯罪恶行,因为它们看起来很相似。

耶鲁法学教授Reva Siegel就写了一些有关“防范变种”的概念。他认为,我们谴责的那些以往的恶行,有可能以其他形式在时下继续发生,因为它们并不会一成不变。奴隶制,种族主义,性别歧视,和其它形式的偏执,从属,人权滥用,会随时间而改变。这个概念对最深重的人权犯罪:种族屠杀和大范围暴行,同样适用。

直面这次深重的惨剧,我们却仍旧有希望,只要国际力量能够更高效地做出反应。不过,首先,理解种族屠杀手段的进化尤为重要,5种特点能够把它辨别出来。理解它们便能快速识别(种族屠杀)并快速响应。

1.定义:首先,种族屠杀这个概念衍生于大屠杀:以人种,宗教,国别,或种族为基础,进行全部或部分灭绝。在达尔富尔冲突中,苏丹政府的目标是富尔人、札加瓦人与马撒利特人等民族。波斯尼亚的目标是穆斯林。1994年,卢旺达政府意图灭绝整个图西族。

2.国家支持:如纳粹德国,通常是贪婪,追求权力的政府会犯下如此罪行。在几十年内,1960年代的尼日利亚,1970年代的柬埔寨和布隆迪,1980年代的危地马拉和伊拉克,1990年代的波斯尼亚和卢旺达,和今日的苏丹和叙利亚,还有其它,都犯下了如此罪行。

3.对罪犯的惩罚:各个大规模恶行中,人们无惧责任。和二战后的纽伦堡审议一样,国际刑事法庭(ICC),对南斯拉夫和卢旺达国际刑事法庭,塞拉利昂和柬埔寨混合法庭,最近才对一些犯罪做出裁决。这已经是多年以后,状况已难挽回。流血冲突进行时,只有国际刑事法庭及时的逮捕令才能提供定罪的机会。

4.大规模犯罪:始作俑者们通常会拉拢尽可能多的平民参与到犯罪中。动员民众进攻,最有效的策略是使用身份威胁:“在他们杀我们之前杀死他们!”1930年代到1940年代,希特勒政权在欧洲范围内诽谤犹太人。苏丹与卢旺达政权向人们灌输思想,目标人群正准备征占国家和土地,把他们描述成丧失人性的敌人。

5.操纵法律:在希特勒德国,法律系统,国家的宪法框架被废除。这种行为在其它种族屠杀国家中都出现过。法律被扭曲,以迎合行凶者的利益。

不过,地平线仍有三个希望在升起。首先,大型反屠杀反罪行运动正在形成。在美国,和其它对遗忘之地的危机有影响的地方,大规模运动有着悠久的成功的历史。反种族隔离运动促进了南非的转变,血钻运动加快了西非的停战,这些都表明,运动很有成效。Samantha Power的《地狱之难》(A Problem from Hell)的主旨是,没有道德上的败坏,就不会有种族屠杀。在今日的美国,一项由学生,信仰社团,人权积极分子,名人政客,和记者组成的运动正在崛起,帮助促进制定政策,应对大规模恶行,包括,刚果矿物冲突,约瑟夫·科尼滥用政权,达尔富尔种族屠杀。

第二个希望是针对大规模恶行犯罪的量刑,正在制定。国际正义的车轮前进缓慢,但至少国际刑事法庭的基础已经打好。除了起诉,其它形式的惩戒,包括事实委员会,制裁,财产冻结,暂停援助,和外交隔离。

第三个希望是公民国际保护责任(R2P)准则的颁布。从R2P概念提出,十几年来,它的实行一直是临时且混乱的。不过,国际团体已经在一些案例中表现出了主动的外交和军事响应。如在科索沃,象牙海岸,利比亚,刚果Ituri区,南苏丹预公决 之中。

刚果的持续暴力行为仍是全球 大屠杀之后最致命的活动。加倍努力,对刚果边界的恶行给予反击,无疑是对卢旺达大屠杀20周年最好的纪念。在刚果的先进国际和平与保护策略可以成为以后响应冲突的模范。结合日益增长的人权运动,敦促政治行动,再次面对这种恶行的时候,国际团体绝不会再次袖手旁观。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