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代皇帝的嚣张表哥:敲诈前皇后 与其姐私通
时间:2014-03-26 22:10:22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  阅读:

核心提示:殊不知王莽的表哥淳于长,也不是省油的灯,他虽然不像王莽那样有抱负,但他在围绕个人利益打小算盘方面,却是创意百出,在汉末的历史舞台上,也曾激起一层涟漪。

 

文章来自:广州日报 作者:刘黎平 原标题:王莽的表哥公然敲诈被废皇后

大家都知道王莽,他的崛起是精心策划的结果,兹不赘述。殊不知王莽的表哥淳于长,也不是省油的灯,他虽然不像王莽那样有抱负,但他在围绕个人利益打小算盘方面,却是创意百出,在汉末的历史舞台上,也曾激起一层涟漪。

淳于长既属于外戚群体,也属于佞臣群体,他利用与皇室成员能亲密接触的机会,占据了朝廷信息的高地,并以此换取利益,居然还敲诈到许皇后的头上。本版撰文/刘黎平

王莽与表哥

因服侍同一个病人而崛起

说起淳于长,他还是王莽的亲戚。汉元帝的皇后王政君,是他的亲姨妈,而王政君又是王莽的亲姑妈,哥俩算是表兄弟。顺便说一下王政君,她留在世上最有名的一个肢体动作就是:在王莽篡位时,她气得将传国玉玺砸在地上,结果让其缺了一块。

淳于长和王莽这对表兄弟的崛起有惊人相似的地方:他们因为给同一个病人当看护员而发迹,此人就是西汉成帝时期文武大臣中的头号人物——大将军王凤。

王凤是淳于长他舅,是王莽他叔,王凤后来老病在床,外甥和侄子轮班护理,都伺候得十分尽心。

《汉书·佞幸传》记载:“会大将军王凤病,(淳于)长侍病,晨夜扶丞左右,甚有甥舅之恩。”而《汉书·王莽传》记载:“世父大将军(王)凤病,(王)莽侍疾,亲尝药,乱首垢面,不解衣带连月。”

对比之下,王莽的护理态度似乎更卖力,外甥淳于长只是早晚料理,经常在身边而已,而表弟王莽却是冒着生命危险亲自尝药,头发不梳,脸也不洗,蓬头垢面,从来没脱下衣服睡过觉。

不管工作态度如何,二人得到的待遇是一样的。王凤临终前,将外甥淳于长和侄子王莽都托付给皇上和皇太后。汉成帝似乎对淳于长更满意,“帝嘉(淳于)长义”,皇帝嘉许淳于长的情谊,于是淳于长发迹得早一点,王莽只是得了个黄门郎的职位,淳于长则拜为列校尉诸曹。当然,混得早,不等于混得好。

因为护理工当得好,皇帝和皇太后都喜欢,客观上本来就是亲戚,加上主观上一喜欢,自然就有了亲密来往的机会。而这个机会,就是资源——可以衍生很多财富的资源。

尽管王莽后来做得很糟糕,但可以肯定,他是个有抱负和远大志向的人,不屑于拿着这些资源去换取现实利益,而坏小子淳于长则急不可待地去换取现钞,换取享乐的机会。

中国史上的超级大美女赵飞燕走上历史舞台,就给了坏小子淳于长一个机会。

靠信息沟通

帮助赵飞燕成为皇后

汉成帝和淳于长是表兄弟,王政君是他的亲姨妈,淳于长能密切往来于汉成帝和太后王政君之间,时常聊聊天,说说家常,而这个机会被淳于长利用到极致。

公元前16年左右,赵飞燕赵合德姐妹进入汉成帝的视野,对于她们的美貌,连正儿八经的《资治通鉴》都忍不住来了一番重点描述:“姿性尤醲粹。”穠艳娟洁,赵家姐妹不仅香艳,而且富有骨感美,连修养高深的司马光都忍不住留下了这段描绘,更何况与赵氏姐妹同时代的汉成帝!

汉成帝铁了心要立赵飞燕为皇后,但这中间有一个障碍——赵飞燕是舞女,门第卑微,皇太后王政君嫌的就是这个。谁来移开这个障碍?就看淳于长的了。

淳于长当时的职务是“侍中”,可以随时在汉成帝和王太后之间走动。汉成帝于是就拜托这位表兄弟:“阿长,帮兄弟一个忙,劝劝我老娘,允许我立赵美眉为皇后吧。”淳于长在太后那边说话也方便,就劝王太后:“姨妈,赵家妹子不错的,立为皇后不丢脸。”

以上这番话虽然有点虚拟,却不是虚构,《汉书》有记载:“久之,赵飞燕贵幸,上欲立以为皇后,太后以其所出微,难之。(淳于)长主往来通语东宫。岁余,赵皇后得立,上甚德之。”来来往往,在太后面前磨了一年多嘴皮,总算如愿以偿,皇帝很感激淳于长。

淳于长挪开了汉成帝的障碍,汉成帝自然就移开淳于长仕途上的障碍,于是马上封他为定陵侯。理由很牵强:当时很多官员主张不要将居民迁移到皇陵周围,而是要任由他们自由返乡,淳于长不过是在其中附和了一下,却成了他的大功,皇帝表彰他“首建至策”,第一个提出关键点子。

这个时候的王莽正在默默地耕耘自己的一亩三分地,渐渐培植自己的名声,淳于长却大肆利用这种往来宫廷的便利,作为获取利益的工具。

淳于长和西汉各地的太守都有密切往来,互通有无,索要贿赂,累计了海量的财富,“外交诸侯牧守,赂遗赏赐亦累钜万”,在这个基础上,过着奢靡荒淫的生活,“多蓄妻妾,淫于声色,不奉法度”。

而贪欲没有止境的淳于长,更将索贿敲诈的魔爪伸向当时被废的许皇后。

利用信息不对称

蒙蔽敲诈被废皇后 最终咎由自取

淳于长始终没有忘记自己的职场姿态:利用珍贵的皇家信息,博取物质利益。他能从任何角落嗅到这种需求,然后跟有这种需求的人做交换。而当时最有需求的人就是被汉成帝废掉的许皇后。

赵飞燕立为皇后,原来的许皇后被迁往长定宫。就这么一个可怜的女人,淳于长却不放过其最后一点可榨取的价值。他私通许后的姐姐,通过其向许后承诺:我能帮你重回皇宫,立为左皇后。

本来许后的想法是能够回宫做个婕妤(婕妤是妃嫔的一类,等级还算高,仅排在皇后和昭仪之后)已不错,没承想还有希望当左皇后,于是欣喜若狂,淳于长要多少就给多少,毫不手软,前后送给淳于长马车、金钱、名贵衣服等,累计资金上千万,“受许后金钱乘舆、服御物前后千万”。许后为何相信淳于长?当然是因为这小子能随时接触皇上和太后,能说得上话。

淳于长坏得透顶,利用信息不对称的环境,丧心病狂地敲诈许后,史书给他的行径安了一个动词——“诈”。说会劝皇上重新立许氏为左皇后,究竟有没有说?从记载来看,应该半个字都没提。不仅如此,他还利用许后对他有所求,而大占许后便宜,每次写信给许后,都不忘骚扰一番,甚至有可能占更大的便宜。

这是淳于长职场生涯中,干得最缺德最不厚道的一件事。他一面榨干一个处于绝望中的女人的钱财,一面许诺给她一个美好的未来。而这个美好的未来不过是个肥皂泡——用一个女人的血泪去填充的肥皂泡,这样做连天都不容,西汉朝廷当然也不容。

淳于长的表弟、正在慢慢崛起的王莽,开始揭发淳于长的罪行,不是王莽不厚道,而是淳于长实在太不堪了。终于,淳于长失去太后的信任,皇帝也觉得留着这种大臣在身边很丢脸,于是找了一个理由:有一回,淳于长上马车的时候,看见王莽的母亲,没有谦逊礼让,而是当着长辈的面直接上车。以此免职,遣回其封地。


淳于长的意志力很坚强,生命力很顽强,还是想利用一切机会回到汉朝廷。他居然能想到和自己的仇家——红阳侯王立合作。合作的机会就是淳于长要被遣送回封地了,在京城剩下一大批马车,淳于长马上想到送给王立,请他在皇上面前美言几句。汉成帝虽然沉溺声色,却是个聪明人,此事马上引起他的怀疑,于是将王立和淳于长都交付司法机关审讯。一审讯,把戏侮许皇后的事情也给抖出来了,事情犯到这个分上,自然是死路一条。淳于长死,许皇后也死,前者罪有应得,后者真的很可怜很无辜。

其后,王莽把表哥淳于长的家属也全都杀了。

唐人有诗云:“日暮汉宫传蜡烛,轻烟散入五侯家。”所谓五侯,也就是淳于长的舅舅家,淳于长此人,犹如一缕轻烟,消散在西汉的历史舞台上,留下的教训,足以深思。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