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路军惨烈突围:随军女学生惨遭日军虐杀辱尸
时间:2014-03-23 09:41:31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  阅读:

核心提示:禽兽不如、残暴无耻的日军,将白校女学生尸体上的衣服扒光,用刺刀挑烂,对她们圣洁而美丽的胴体肆意践踏,用刺刀挑开的胸膛还淌着鲜血,皮靴跺扁的头颅还冒着脑浆。被砸碎的锅碗和女人的头梳、发卡,散乱着一片狼藉。

本文摘自:环球网,作者:冀玉泽,原题为《八路军惨烈突围:百名女学生遭日军屠杀》

1940年8月至12月,八路军在华北发动了百团大战,歼灭日伪军4.5万人,取得了空前的胜利。侵华日军对我抗日根据地进行疯狂报复。1941年9月,日军华北方面军司令官冈村宁次集中第二十一师团,第一一○师团,独立混成第三、第四旅团等共7万兵力,号称10万,分三路由北向南,由南向北,由西向东,在太行山一带成犄角攻击阵势,向我八路军主力包剿合围,对晋察冀抗日根据地发动了空前的大“扫荡”。他们采用“马蹄形堡垒战”、“远程迂回”、“铁壁合围”等战术,企图一举歼灭我抗日主力。

晋察冀抗日根据地进入最为困难时期。

为保存抗日力量,跳出强大敌人的包围,晋察冀军区第一军分区司令员杨成武带领一分军区指挥机关700多人,从阜平、唐县、完县(今顺平县)向易县狼牙山以北撤退,在完唐二县交界处的神南、杨家台一带的花塔山、梯子沟被包围。据杨成武回忆,他们准备过了三岔口后直奔玉皇庵,然后跳到花塔山中。因为花塔山地势较为险峻,山的西面是唐河,远离大路,平时没有敌情;再者,他们周围已发现了许多敌人,而穷追不舍的大良岗的日军已经压过来,从涞源开来的敌人也向玉皇庵逼近。若不及时决断,后果难以想像。因此,杨成武司令员与副司令员高鹏和参谋长黄寿发等人赶紧研究新的军事转移路线,商议对策。尽管他们初始是想和主力部队一起经紫荆关方向,跳到狼牙山背面去,但在面临被包围的情况下暂时跳到花塔山,或许更安全。

黄昏时分,太行山麓雾雨蒙蒙。曲逆河畔的抗日地方部队已与敌人交上了火,许多村庄一片火光。为牵制敌人,驻完县的军区骑兵团在马耳山一带阻击敌人,战斗十分激烈。

日酋冈村宁次异常凶狠,非常狡猾,他企图一举剿灭我主力部队,包围我冀中兵工厂和后方医院以及位于唐河附近葛公村的白求恩卫生学校。强敌追围不舍,军情非常紧急,关键时刻万万不能犹豫。黄寿发参谋长催促道:“怎么办?据前方传电,马耳山西侧也发现日军兵力。”高鹏副司令员也说:“日军混成第三、第四旅团,已对我完(县)满(城)、阜平、涞源、易县等地形成夹击合围。”杨成武问:“现在我一区主力部队情况怎样?”黄寿发告诉他:“二十团、六团,已分别跳出敌人合击圈。”高鹏接着说:“完县的三区队、四区队已突破敌人封锁,跳出合击圈。现在,骑兵团一个连的兵力奉命阻击马耳山以西以南的日伪兵力,战斗很激烈,日军动用了飞机大炮。已打退敌人多次进攻,连队有很大伤亡。”这时,马耳山下曲逆河畔村庄都起了火,不时传来双方交战的枪炮声……


杨成武听汇报后分析道:“我们周围的敌人太多了,传令部队快速奔向杨家台玉皇庵,跳到白洋驼,直插紫荆关,然后再跑到狼牙山北面去,这样,就能全力甩掉南面西面敌人的两个师团。”高鹏说:“这样好是好,但要跋涉一百多里山路。现在队伍连夜奋战,已经疲劳不支。再说,敌人第四混成旅团已从阜平、唐县向我逼近,还是找个安全地带,先让部队修整一下,等待天亮。”黄寿发也有这个意思,说:“是不是咱们跳到花塔山去,跳到敌人背后,那里还较为安全。”高鹏分析道:“敌人很可能要占领玉皇庵,卡住我们的咽喉,那时我们哪都跑不了,还是先避开一下。”杨司令员觉得有理,便传令下去:“撇开玉皇驼,向花塔山突进。”

就这样,机关部队决定改变原定行军路线,转向偏居一隅的花塔山。

 二

月黑风高,杨成武指挥机关部队沿龙潭湖西北大峡谷,绕过玉皇庵,拂晓时分,部队全部爬上花塔山。此时,战士们又饿又累,疲惫不堪,东倒西歪地躺在山坡上,刚一挨地就睡着了。只有炊事班的不敢放开休息,稍打个盹就赶紧打灶生火--部队已两天一夜肚里没进食了。

杨成武睡不着,一个人到石崖旁,端起望远镜向远处巡望,天上飘下小雨,从山顶往下望一片漆黑,什么也看不见。警卫员过来小声说:“司令员,天还不亮,睡会儿吧。”杨成武未予理会,吩派警卫员把周参谋叫来,下令:“你马上通过传电,了解一下情况。”周参谋说:“这里远离村寨,又山高路险,不会有事吧?”杨成武说:“此地消息闭塞,虽然安全,但绝壁无援,一旦出事,后果难以预料。”不一会儿,周参谋回来报告:“四团失去联系,情况不明。冀中十八团的一个连和三区二团在司仓、东山岗、三角村一带与敌遭遇,十八团的连指导员阵亡,大部分战士在英勇抵抗。”杨成武问:“伤亡情况怎样?”“当地百姓冒死将伤员救了下来,轻伤员包扎后继续战斗。”“重伤员呢?”“当地区队已派出担架队,准备将重伤员转移后方医院。”

杨成武还是放心不下,看看天色微曙,又凭借着望远镜巡视山下,不禁大吃一惊--镜头里到处是日军的帐篷!

周参谋接过望远镜看后,倒吸了口凉气。高鹏和黄寿发赶来。杨成武叹道:“我们错判了敌人目标。”高鹏恨恨有声:“他娘的,真没想到,还以为把敌人给甩了,这儿比较安全哩,真没想到……”杨成武说:“我们连夜奔波,跑了一夜,白跑了,竟然跳进了敌人的合围圈!”黄寿发指着山下说:“敌人真够狡猾的,你看,连着搞成几个包围圈,你不知道怎么跳才能跳出去,出了小圈,却又进了大圈。”高鹏着急了:“现在,咱该怎么跳出去?天快亮了。”黄寿发也说:“司令员,赶快决定吧,现在离拂晓还不到一刻,我们得马上转移。”杨成武略一沉吟,发话:“周参谋,你通知部队做好准备,等待命令。”

周参谋刚离开,冀中军区后勤部的王文波政委和几个干部赶来,他们也爬到这座北山上,有近300人。王文波说:“后勤部的同志让我过来请示,看我们怎么能出去,花塔山三面发现敌人,北面虽然还没有,但很难走,都是山崖……”说话间,白求恩卫生学校的俞中良政委、二队丁一队长和当地的向导也赶来,报告说:“白校所在地葛公村已被敌人占领,学校房子也被炸了,亏出来得早。我们连夜钻山突围,可是被敌人发现了目标,想甩也甩不掉,他们在屁股后头一个劲儿地追……”杨成武问:“现在白校学生怎样,有没有伤亡?”向导说:“目前还没有多大损失,就是他们连夜爬山,一天一夜没吃没喝,都是些孩子,已精疲力尽了。现在敌人还在追赶,看怎么一起出去?”丁一焦急地看着杨成武说:“司令员,我们白校的学生过来了,怎么办呀?”“白校有多少人?”“有二百多人,大都是女学生。”这时,白校一群学生相互搀扶着来到跟前,当地三区政府和一区的干部以及神南一带的百姓也在山上出现了。杨成武问有多少人,区干部估计说:“有两三千吧,那不,都困在这座小山上了。”  1/4    1 2 3 4 下一页 尾页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