秘书给张学良送女人:黄花闺女深夜来给你弹琴
时间:2014-02-21 10:11:11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  阅读:

核心提示:鲍玉书见张学良不肯就范,失望地说:“怎么是乌七八糟的人?汉卿,我对你郑重的保证,冯德立给你请的人,可是正经的黄花姑娘。人家想来见你,也不贪图什么权势名利,她是羡慕你张汉卿的人品。姑娘是想给你弹段曲子,消消长夜的寂寞罢了。”

 

本文摘自:《张学良与随军夫人谷瑞玉》,作者:窦应泰,出版:中国文联出版社

1920年9月,正是秋风乍起的时候,刚从东北三省讲武堂毕业的张学良,奉父亲张作霖之命,统军前往吉林和黑龙江两省剿匪。就在他到达吉林省会宽城(长春)的当天下午,就遭遇了一桩意想不到的艳事。张学良做梦也没有想到,这个萍水相逢的女友,竟会让他整整痛苦了十年。

“少帅,您是初次到吉林来,我们这里比起奉天,简直就是天壤之别,也没有什么好玩的,只是我想,您要不要轻松一下。趁着尚未统军兴师,不妨先痛痛快快地玩一玩?”说这番话的是吉林督军公署的上校秘书官冯德立。他是个比张学良年长许多的旧军官,早年就跟随吉林军务督办张作相当马弁和听差,后来又从奉天一直追随到吉林。冯德立在官场上可谓如鱼得水,由于此人善观风云,所以颇得张作相的喜爱。冯德立到吉林督军公署以后,张作相又将他一步步提拔上来委以重任,最后得以在张作相的督军公署里充任秘书官的要职。

“轻松一下?怎么轻松?”张学良那时刚刚20岁,是位血气方刚的青年军人。此次他奉命前来吉林和黑龙江剿匪,是他从军以来的第一次带兵出征,所以对俯身面前,脸上堆满巴结诌笑的吉林督办公署秘书官的一席话,颇感瞠目结舌。

“嘻嘻,轻松就是……就是……”冯德立五十多岁,是个心机深邃的旧官僚,他多年一直从奉军的底层干起,靠着逢迎拍马来作为晋身之术。此次他见张作霖的长子率兵吉林地面协助吉林督军张作相共同剿匪,情知是个千载难逢的巴结机会。所以他在张作相和吉林税捐局长鲍玉书共同为张学良举办的接风酒宴上,他就一直在窥测接近张学良的机会。现在酒宴刚散,冯德立就忙不迭地跟进了张学良在督办公署的下榻之所——吉祥园。冯德立原以为张学良在奉天城里定是位风流倜傥的公子哥,从前又有“民国五公子之一”的美誉,一定早就是风月场上的老手了。只要经他冯德立一语点拨,对方必然心领神会。可是让冯德立大为尴尬的是,张学良对他的暗示非但不肯欣然领受,反而以戒备的目光茫然地望着他。冯德立终究看惯了民国官场的种种猫儿腻,他误以为张学良是在他面前故意装胡涂,于是就嘿嘿一笑说:“少帅,您来到咱这穷乡僻壤,好玩的自然是找漂亮的姑娘逍遥开心,不然的话在这里秋夜寂寞,又如何打发漫漫长夜呢?”

“冯秘书官,你是想让妓女来陪我?亏你说得出口来!你把我张汉卿当成什么人了!”张学良虽然在酒席上喝了许多酒,可头脑却异常清醒。刚才在张督办和鲍玉书等人的频频劝酒下,他来者不拒,已经喝得微醉。在席间他就发现面前这位冯秘书官,不时将几位唱东北小曲的漂亮少女,悄悄带进酒楼的内厅里来。当时他并没在意,以为冯德立只是请唱戏和唱曲的女孩子们前来助兴,可他没想到冯德立居然敢在他面前说出送妓女陪夜的主意来,他顿时大怒说:“我是为剿匪而来,不是眠花宿柳的公子哥儿!”

“少帅,您别急。我是说,您好不容易来吉林,一切都该随心所欲才是。”冯德立从前只听说张学良在奉天,身边有许多艳丽姑娘对他追逐不休,所以才想以女色来讨他欢喜。他哪里知道刚与这位少帅接头,就遇上了对方的冷眼。好在冯德立毕竟久经官场,他认为张学良在他面前是故作正经,于是继续苦劝道:“是这样,张督军把少帅来吉林的饮食起居,都交给我去操办。所以我才想到少帅晚上要不要消遣消遣。其实,找几个姑娘消遣也没什么大惊小怪。现在奉天和吉林还不都是一样嘛。再说,在吉林又不比在奉天,少帅即便玩得出了格,艳闻也决不会传扬出去。”


“不行,你别说了。”张学良已经领悟了冯德立对他的一番好意。他当然知道晚上在这空荡荡的吉祥园内宅,他一个人伴着园中的萧萧竹林和凛冽的秋风是种什么滋味。张学良虽然操守甚高,可他毕竟不是远离人间烟火之人。他离开夫人于凤至以后,在即将开始的漫长军旅之中,寂寞当然是他难以克服的。可他毕竟是张作霖之子,对自己私生活一贯要求甚严的张学良,在片刻的冲动过后,理智很快就让他变得冷静起来。他在心里暗暗地说:“绝不能刚刚出师就因女色而败坏了自己的名节啊!”于是,他向站在床榻边俯首低眉,静观动静的冯德立一挥手,说:“让我和那些无聊的女人接触,真亏你们想得出来!”

“少帅息怒。”冯德立仍然不肯罢休,他岂肯放弃这一向上爬的良机。虽然张学良冷言冷语,可是他以在官场上混出来厚脸皮继续摇唇鼓舌:“吉林虽不比奉天繁华,可是边僻江城,倒也有姿色出众的女子。有个会唱戏的女孩,不如请过来给少帅添些雅兴?如何?”

“好了好了,天色已晚,我要安歇了。”张学良早已心烦,更不想和冯德立这类的人物在一起纠缠,于是他在床上铺开了行李,作出了逐客姿态。 

冯德立见张动了怒气,情知继续纠缠下去非但不会取悦于对方,甚至可能引来不必要的麻烦,他左思右想,不敢多说,只好讪讪而退了。

冯秘书官退出以后,张学良心绪烦乱,无论如何也难以成眠。他想起冯德立刚才那副巴结的嘴脸,心里越加厌恶起官场来。他从小就心性纯正,大约是辛亥革命暴发的那一年,张学良才从和母亲赵氏居住的新民县城来到了省城奉天。那一年他刚刚11岁。他知道母亲是因为和父亲张作霖吵架生了气,才得了一场重病的,而且一病不起,不久就死在新民县城的杏核胡同老宅。张学良来奉天时正是父亲起家的时候,他亲眼看见父亲如何从一介啸聚山林的胡匪,一夜之间变成了权倾关东三省的巡阅使要职的。年及弱冠的张学良雄心勃勃,在奉天考进讲武堂炮兵科以后,他就一个心思梦想早日成为带兵打仗的将军。他从讲武堂毕业不久,先任张作霖巡阅使署卫队旅的营副,未几又任团长之职。但是,胸怀大志的张学良却不满足每天守在父亲的身边当侍卫,他希望有一天能亲自统兵兴师,浴血作战,去前线纵马飞驰,靠自己的胆识与韬略去成就一番伟业。所以此次当吉林和黑龙江两省匪患猖獗,官兵连剿连败,无将领敢于领命前往的时候,张学良竟然敢于主动请缨。此举一时引起奉系军阀们的震动。就连和他父亲一起拜过把子的磕头弟兄张作相也颇感惊讶,他急忙向张作霖请示说:“张大帅,后生可畏呀,既然汉卿敢于在这种关键的时候上前线,那么就让他在我的手下当剿匪旅长好了!”张作霖心绪矛盾,他既希望儿子能在剿匪中建立功勋,以后可以名正言顺地成为他的接班人;同时也担心年轻气盛的张学良,会不会在剿匪中败下阵来。好在有张作相的鼎力支持,刚刚20岁的张学良就得以破天荒地出任东北军第三混成旅的旅长要职,前往吉、黑两省指挥万马千军,直捣多年在两省境内兴风作乱的胡子惯匪。张学良万没有想到,就在他到达吉林省会宽城的当天,竟然会有人送姑娘来给他消愁解闷,顿时气得他怒不可遏,连骂:“荒唐,他这是在乱我的剿匪决心啊!”  1/5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