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天国的性与爱:只许大哥淫乱,不许小弟同房
时间:2014-02-15 10:48:04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  阅读:

太平天国,中国农民起义的最高峰,也曾“禁人欲”,只是上下有别啊。

只许大哥淫乱,不许小弟同房

——偷窥江湖

文/廖保平

拖家带口去造反,有诸多弊病,一来累赘,二来不安全,三来不便管理,四来财政负担大,五来牵扯精力时间多,总之不利于“革命”。所以,宋江的办法是严管梁山干部的生活作风问题,倡导禁欲主义,宣传正确的革命性爱观。洪秀全是如何解决这个问题呢?他想到的办法是“别男行女行”。

“别男行女行”就是拆散造反者的家庭,将男人编排为一个军营,是为“男营”(后来改称馆),女人编排成一个军营,是为“女营”,实行军事化管理。

随着太平军攻城掠地,此制度被推广到新占领区。以都城天京为例,全城所有居民以25人为单位,分别按照性别编入“男馆”和“女馆”,不准私藏在家,这样,整个天京就成了一个大“军营”,所有居民都成了“军人”。

原先女兵跟男兵一样行军打仗,上阵杀敌,且“勇健过于男子”。1853年定都天京后,洪秀全诏令“女理内事,外非所宜闻”(注1),女人开始逐渐淡出政治和军事舞台。但她们并不能闲着,而是从事割麦、挖壕沟、运粮草等后勤工作,或守卡、巡更等警备工作;会女红的女子被编入绣锦衙,给王爷、官兵做衣服、被帐、王府的装饰等。

为什么太平军要实行“别男行女行”制度?有学者认为,洪秀全造反,很多人举家举族地参加,为了便于管理,适应战时需要而设,也与洪秀全对淫乱的敏感和憎恶有关。(注2)也有学者认为,太平军造反之初,为断绝参加者的后路,财产充公,房屋烧掉,全家参加。既可增加兵员,扩大声势,又可以将男人的母妻姐妹女儿作为人质,家人之间形成连环保。人们的前途,就只能是胜利或者战死。(注3)

严格来说,“别男行女行”制是一种“荡我家资,离我骨肉,财物为之一空,妻孥忽然尽散”(注4)的邪恶制度,它把人们的财产全部充公,把家庭全部拆散,不论男女老幼,都驱赶到“军营”里,成为军人或准军人,打仗劳动,混淆军人与平民的界线,极不人道,毫无人权可言。

可是,“革命不是请客吃饭,不是做文章,不是绘画绣花,不能那样雅致,那样从容不迫,那样文质彬彬,那样温良恭俭让。革命是暴动,是一个阶级推翻一个阶级的暴烈行动。”(注5)革命如此暴烈残酷,一切有利于推翻敌人,有利于你死而我活的手段和办法,都可能被疯狂的造反者用上。可以说,太平军推行“别男行女行”政策,乃是认为,荡人家资、离人骨肉是革命的必要成本。且这一制度委实有一定的功效:军人化或军事化管理,有利于解决官兵拖家带口的累赘问题,使太平军官兵无后顾之忧,保证了官兵旺盛的战斗力,提高了战斗力;女人被组织起来编成军人,一定程度受到了保护,也极大地增加了军事力量;并且还赢得了“男女平等”、“妇女解放”的美名。

可以大胆地说,同样是为了革命,为了战争的胜利,为了便于管理和提高战斗力,害怕官兵花费太多时间在女人身上“溜骨髓”。太平军非常重视抓官兵的生活作风问题,大搞禁欲主义,甚至到了荒唐变态的地步。

首先是进行“正确的”革命性爱观教育。太平军对官兵们说,“但当创业之初,必先有国而后有家,先公而后及私”,“现下残妖尚未灭尽,成家合好尚未及时”。意思是说,“没有了国家你将什么都不是”,目前“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需努力”。革命如何能成功?当需忘我地干革命,而不是忘我地干女人。既要忘我地干革命,就要把女人这事丢在一边,未成家的别老想着娶老婆,已成家的别老想着和老婆在一起,等到“扫尽妖氛,太平一统,那时天父开恩,论功封赏,富贵显扬,使我们一班兄弟室家相庆,夫妇和偕”,岂不更好?现在,大家“各宜坚耐心肠,勿因夫妇一事,自图苟合,不遵天诫,以及奸淫营中姐妹,大犯天条”。要是不遵天诫,犯了天条,定会受到天父惩罚,而且这样的事例大家还见得少吗?“自一路以来,所有不遵天令、夫妇私自团聚者,无不被天父指出,奉行天法,重究在案。”(注6)

太平军也不忘对女人进行“正确的”革命性爱教育:“既吃天父饭,要替天父办事,不要记挂老公。天王打平了江山,一个人有几多的老公。”(注7)意思是讲,等革命成功了,姐妹们想要有几个老公就有几个老公,让你一次爱个够,现在猴急什么男欢女爱呢。

其次是制定条律,严惩“奸邪淫乱”。太平天国法定出版的宗教文献《天条书》,共有十大天条,规定了十大不赦之罪,用来约束拜上帝教会员。其中第七条规定“不好奸邪淫乱”,成为指导天国男女关系的“总方针”,即“天堂子女,男有男行,女有女行,不得混杂。凡男人女人奸淫者名为变怪,最大犯天条。”(注8)

太平军《定营规条十要》第五条也规定:“要别男营女营,不得授受相亲。”(同上,p66)为了确保这条军规落到实处,洪秀全在永安时专门下诏强调:“务宜时时严查军中有犯第七天条否,如有犯第七天条者,一经查出,立即严拿斩首示众,决无宽赦。”(注9)

太平军《禁律》则规定,“凡夫妻私犯天条者,男女皆斩”。“凡强奸经妇女喊冤,定即斩首示众,妇女释放;如系和奸,即属同犯天条,男女皆斩”。(注10)甚至可以“点天灯”——从头至捆扎起来倒挂着活活烧死。

而这才是荒唐的开始,它不光规定男女不能发生性关系,就是男人想去探访身在“女馆”的妻子、母亲也不允许。时人记载说,“不准男子入探,母子、夫妻止于馆外遥相语。”(注11)“女馆”俨然成了“男士止步”的禁区。男人确需探视母亲、妻子,“只宜在门首问答,相离数武之地,声音务要响亮。”(同上)当时没有电话传呼,这种数武之外的交流想必基本靠吼,毫无隐私可言,其情其景连现在的探监都不如。  1/3    1 2 3 下一页 尾页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